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许你晴空

呜呜呜呜

断花若:

“黄明昊!别喝了!”范丞丞阴着脸,快步走到已经喝的烂醉如泥的黄明昊身边叫着。




“你干嘛?!”黄明昊朦胧中感受到了一阵拉扯,强睁着眼睛,看到了自己这13年来一直记恨的人,顿时火大。






“黄明昊,你怎么又来这种地方?还喝这么多?!”范丞丞无视他对自己的怒吼,瞟了一眼桌子上散落的七七八八的酒,说了句。






范丞丞向来不喜欢这种地方,人多吵杂,灯红酒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相反自己安静的性格只能适合在家里看书。






“我怎么又来?哈哈哈”黄明昊一下子挣脱开了范丞丞的手,由于惯性自己往后连退了好几步,才缓了过来,抬起了头,正视着眼前这个欲扶住他的人:“范丞丞,你为什么还不死!你到底要害我到什么时候!现在我全家都死了!就剩我一个了,你是不是要等到把我克死了,你才罢休?!”






情绪崩溃于一旦,一发不可收拾,范丞丞望着眼前对着自己怒吼的小孩,漆黑的眼睛淡了淡。






范丞丞五岁是被接到黄家来住,成为了黄明昊名正言顺的哥哥,不知道什么原因,三岁的黄明昊总感觉自己的父母亲总爱偏袒这个来路不明的哥哥,因此他干了许多坏事,比如:将他的书撕坏,把他的卧室弄的一团糟,把他文具盒里的笔芯全部换掉……然而尽管这样,范丞丞总是对这个小弟弟一笑而过。







从范丞丞来到这个家里的第一年,黄明昊得到的爱被分走了一半,第二年,黄明昊生了一场大病,成功将一个看起来胖乎乎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受的不成样子的人,第八年,黄明昊的爸爸患上癌症,第12年,黄明昊的妈妈因为车祸与黄明昊的爸爸埋葬在一起。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范丞丞来到这个家之后造成的,在黄明昊的世界观里就是:范丞丞是一个克星,自从他来了,家里就开始噩运连连。






本来就贫困的家庭,现在变得潦倒,将黄明昊彻底变成了一个落魄的,颓废的,毫无灵魂的一个人,唯一可以激起他情绪波动的,大概就是这个让他恨了13年的范丞丞了吧。






范丞丞18岁,是一个即将步入清华大学的准大学生,然而在高考志愿里,却放弃了一切,老师问他,“为什么那样做,以你的成绩是会有更好的未来!”范丞丞也只是仅仅回答一句:“家里还有个人,我不放心。”







于是范丞丞每天都会瞒着黄明昊,到处找工作,打工,同时还要每天去夜店里抓人,对于黄明昊,范丞丞的心里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愧疚。





到最后,黄明昊晕了过去,范丞丞熟练的将他抱了起来,径直走回家,家里已经备好了每天都需要的醒酒汤,连忙给黄明昊喂了下去,让他舒舒服服的睡个安稳觉。







黑暗中,是数不尽的孤独和愧疚,它们连成线,一点点,一点点穿透范丞丞的心脏。







第二天,黄明昊头昏脑胀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了,他随手拿了一杯凉水灌进了肚子里,就准备下楼,冰凉的液体顺着他的喉咙滑倒了底部,激起黄明昊一阵抖。








拿起书包就往外跑,是去学校吗?不一定,自从父母双亡,黄明昊就再也不是老师口中的好孩子了,变成了一个会逃课,会打架,会抽烟喝酒的“三会”男孩了。







天气阴沉的可怕,这是要下雨的意思。







黄明昊赶在放学前来到了学校,这是他的一味习惯,不管逃课还是怎样,每次到点都必须从学校出来,而不是从别的地方。







雨下的滴滴答答,如此庞博的大雨,也没有引起黄明昊的注意,看着旁边的同学都陆续拿着伞回了家,自己却两手空空满是一愣。







刚准备踏入雨里,却瞥见了角落里那把毫不起眼的黑伞,黄明昊的眼神定了一下,随后拿起了那把伞就走了,而在他走到十字路口转弯的时候,范丞丞才在教学楼后面拿着一把伞,看着他上了公交车。







待到范丞丞回到家后,罕见的看到黄明昊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雨,范丞丞了然,只有在下雨的时候,黄明昊才会乖乖待在家里不乱跑,因为他喜欢听雨声。







范丞丞不是没有管过黄明昊喝酒的问题,而是发现根本管不了,只要自己一开口说话,那人就会火冒三丈,所以到最后,范丞丞只好去酒吧,跟调酒师请求“以后可不可以把他的酒的酒精度数调少一点。”调酒师也欣然答应。范丞丞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范丞丞看着黄明昊的背影,并没有想去搭话,而是选择随意拿起一本书就坐在沙发上,空气凝固,呈现出死一般的宁静,只有外面的雨声滴滴答答穿透整个房屋。






这就是他们平时相处的方式,没有相对的热闹,只有死一般的宁静,互不打扰,两不相望。







“你什么时候滚?”坐在窗台上的黄明昊冷不丁的开口。



“等你成年,有了自己家的时候。”



“……”


两人无言。






黄明昊今天晚上又出去疯了,被自己的兄弟拉出去,打着他生日的幌子,灌了他几瓶酒,黄明昊也欣然接受。





对于他来说,生日和平常日没什么两样,不过是身边人跟他说话时多了句毫不走心的“生日快乐”。






范丞丞今晚草草结束了工作,宁愿少拿一份工钱,也把生日蛋糕和礼物买回了家,打开了门,依旧是范丞丞熟悉的黑暗,心中已然知道黄明昊还没有回家。






在桌子上摆好蛋糕,插上蜡烛,点上火,在贺卡上写了一句话,就回了房间。范丞丞只有在他生日这一天不会外出找他,因为他知道他会和他的朋友庆祝,并且不希望看到他……





黄明昊微醉的回到家时,一眼看见桌子上摆放的蛋糕,蜡烛的火焰恍恍惚惚的燃烧着,就怕有一阵风吹过……灭了。






黄明昊面无表情的走到蛋糕的旁边,看到了蛋糕旁边的贺卡,上面写着温暖的字眼:“昊昊,祝你生日快乐,许下你的生日愿望吧,哥尽量帮你实现。”






在烛光的照耀下,那一行字显得多么的温暖,但是却温暖不了黄明昊那颗冰封的心。






黄明昊看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讽刺的意味,内心的欲望开始强烈,拿起旁边的笔,就在贺卡上写下了一行清秀的字:






我希望你死。





黄明昊瞟了一眼凳子上的礼物,顺手拿起,走向卧室,“砰”的一声礼物掉进了垃圾桶里,蜡烛的火焰终于撑不住了,17根蜡烛全部熄灭,房间陷入黑暗,而那系着若芽色礼绳的礼物盒也将永远沉睡在垃圾桶里。






第二天,范丞丞看到字条时,黄明昊已经走了,字条里的内容如同针一样,一下一下扎着范丞丞的内心,一滴液体滴在了贺卡上,字体开始变得模糊。





他笑了,哭了。






会的。






然而令黄明昊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分别的日子竟然来的这么快。






当黄明昊和范丞丞因为喝酒伤胃这个问题大吵一架后,黄明昊负气开门要出走,却在开门的那一刹那,迎面走上了两位长者,站在客厅的范丞丞呆住了。







连同站在门口的黄明昊。






两位长者无视黄明昊,直往范丞丞那里走,两眼汪汪的摸着范丞丞的脸说:“儿子啊,你想好了没有,跟我们回家吧。”







黄明昊惊鄂抬头,直直装上范丞丞充满愧疚的眼睛,情绪崩溃那一刹那,留给范丞丞的则是仓皇而逃的背影和剧烈的关门声。






思绪飘向上周。







“丞丞,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啊!”范妈妈泪容满面拽着对面淡漠的范丞丞。







“丞丞啊,跟我们回家吧。”范父擦了擦眼眶里的眼泪哽咽道。






“怎么找到我的?”一直沉默不语的范丞丞开了口。






“我们是通过人口搜索加上地区寻找,才千辛万苦的找到你的啊!”






“为什么抛弃?”面对对面两位长者喜极而泣的情绪,范丞丞没有做任何反应。继续发问。







意料之中对方的停顿。






“因为当时实在范世破产,漏洞不堪,所以当时情急之下……”






“情急之下连一个小孩都不能照顾吗?!”范丞丞终于忍不住了,小时候的委屈发泄于一旦。





三岁就到黄家的范丞丞,孤独,害怕,没有依靠,陌生,造就了他现在内向,话说的少事做的多的性格。






“我们……我们也是有难言之隐的……”范母吞吞吐吐的说。






范丞丞气极无语,难言之隐?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让你们狠心到抛弃一个小孩?!他强行压住自己想走的心理,说了句让二老破涕为笑的话:






“我可以回去。”





“但是。”






“我要带着一个人回”






“谁?”二老表情僵住。






范丞丞突然抬起头来,正视着二老的眼睛,漆黑的眼睛充满坚定,薄唇轻启“黄明昊。”






范丞丞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当然不想回到那个已经抛弃了他15年的家,但是……黄明昊明天就要高考了,以范丞丞的经济水平,就算他倾尽所有,也供给不了黄明昊上大学。








自己可以不上,但是他必须要给黄明昊最好的,眼前也就只能这一个办法了。







“不行!”范父突然脸色大变。







“为什么?”






“因为……”







“如果想让我回,那么就必须带着黄明昊,否则一切免谈。”范丞丞显然不想继续废话下去,甩下一句话便转头就走。







其实,范丞丞自己都调查好了,当初抛弃他的原因,的确是因为是负担,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范丞丞是个定时炸弹,随时可以把黄家炸的支离破碎,就像现在这样。范家和黄家是世交,但是范家却在背地里一直打压着黄家,想将其一下击垮,现在目的达到了,自己一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接儿子回家,却不料,被这个抛弃在外十多年的儿子倒打一耙。






如今只好上门来接人。






思绪戛然而止,范丞丞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条件考虑的怎么样了?”







“儿子……这……能不能换一个,除了这个,我们什么都可以答应你。”范母接着话,范父在后面连忙点头。






“不行。”范丞丞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没有黄明昊,这辈子都别想让我踏入范家的大门。”说着就要转身出去找黄明昊,却在跑到门口的那一刹那被范父叫住。







“他是一个累赘!丞丞,你不能如此执迷不悟啊!”







范丞丞的身形顿了顿,随后他的声音从门口见传来,低沉的声音却透露着坚定。






“他不是累赘,他是我的亲人,是我爱的人。”






范丞丞一路小跑,穿过了许多的步行街,可是形形色色的人从他身边路过却唯独没有黄明昊,第一次的心脏漏停出现了。






范丞丞开始迷失方向,无厘头的去寻找那个穿白色卫衣的男孩,一直沉着冷静的他在此刻却显得六神无主,失去了魂魄。






然而……内心忽然平静,失而复得的喜悦逐渐涌了上来,因为他看到缩到小巷子角落时那个看起来孤独无助的白色小兔子。






黄明昊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却执着的不抬头,范丞丞慢慢的蹲了下来,温柔的拍打着他的背,轻声道





“怎么了?”






内心的委屈,崩溃,此刻爆发于表面。







范丞丞一下子被黄明昊暴力的推倒了,黄明昊站了起来,眼角还有泪,很明显刚才哭过,随之带来的则是黄明昊对他的怒吼。








“怎么了?范丞丞,现在好了,你的亲生父母来了,你终于可以回去做你的富家公子哥了,我也不用在看见你了,你还回来找我干什么?”








范丞丞看着眼前这个怒吼的小兔子,心中不由一抽,刚想出口解释,却被打断。








“范丞丞,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你不知道,因为你,我父母双亡,因为你,我家破产,因为你,我变成了一个老师口中的坏小孩!全都是因为你!!”黄明昊边哭边说,泪水充斥眼眶,满的发红,惹人心疼。







那是……范丞丞不能提起的痛,他所有的愧疚都来自于这个名家黄明昊的男孩







“然而呢?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抛弃我,嫌弃我是一个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东西,呵,连你也是……”黄明昊开始喃喃低语,自嘲的笑了几声,就作势转身要离开。







眼泪止住,声音颤抖,心脏漏停。






范丞丞看着面前这个向前缓慢走去的黄明昊,终究忍不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黄明昊抱在怀里,说






“我不会丢下你的。”







背对着范丞丞的黄明昊开始无声息的大哭,范丞丞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怀里受伤小白兔的身体开始慢慢软下来,最后范丞丞干脆坐在地上,将他抱在怀里,温柔的安抚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黄明昊慢慢变小的哭声。








黄明昊也没有想到自己看到他的亲生父母来时,会是这样的感受,内心的慌张,害怕,失落,无助,交织在一起,化成泪水流了下来。





他是想让范丞丞走,以至于想让他去死,可是当看到范丞丞与他的父母面对时,心里的不开心还是显露了出来,他不想让他走,因为他走了,身边就真的没有亲人了,没有每天去夜店抓他的人了,没有给他过生日的人了,没有每天管着他的人了……什么都没了……








两种心理矛盾开始冲突,惹得黄明昊只能抱头痛哭。








他是不想让他走的不是吗?








“走,哥带你回家。”








黄明昊想,可能他们之间冷到冰山熔点的关系应该是从那一刻巧妙变化的吧。








至于后面,范丞丞带着眼睛红肿的黄明昊郑重其事的跟他的父母说了一句“不带黄明昊,此生不踏范家大门!”拒绝的如此果断,连黄明昊都很惊诧,原来范丞丞不肯回家的原因,竟是因为他。







往后的日子里,黄明昊肉眼可见的改变了许多,比如……很少再出去疯,出去浪了,自己的学习开始步入正轨,兄弟俩人之间的交谈从什么话都不说变成了两三句。







这是范丞丞最值得高兴的,虽然黄明昊并没有表现多少,但是他仍旧相信黄明昊是一个好孩子。






即使家里贫寒又怎样?只要兄弟俩人关系不再是那么冷冰冰的,那么什么都可以挺过来。






今天是黄明昊学校的篮球运动会,一大早,范丞丞便忙着给他做营养早餐,补充体力,从小到大,黄明昊的打球技术一向很好,当然这跟范丞丞也脱不了干系。








黄明昊看着一桌子的早餐,嘴角不由微微一抽,但还是听话的开始动筷,看着对面那个每天比自己晚走的范丞丞,黄明昊问出了他一直以来很想问的问题。







“你大一不上课吗?”






刚开始黄明昊是没怎么留意的,但是到最后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大一的课程,难道就这么少吗?






范丞丞听到这句话,不着痕迹的顿了顿,随后笑着抬头说:“大一感觉很轻松啊,所以昊昊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好的大学,这要你就不会很累了。”






“嗯。”黄明昊低着头吃着早餐,没有再说话。






范丞丞也收起假笑,两人的氛围又开始寂静了。







黄明昊自认自己打球时还是很帅的,这不能说明他自恋,而是事实,每次他打球的时候,来观看的女生简直数不胜数,以至于在打完球后台休息的时候,队友也来打趣:“行啊,黄明昊,迷妹挺多的啊!”






黄明昊也就是一笑而过,不知道从何时,黄明昊变得爱笑了,不再是那个冷冰冰的了。






“一会儿我们出去搓一顿?”







“不了,我回家。”






黄明昊走在路上,一搭没一搭的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感觉很不舒服,在球场也有点走神但也没有影响赛绩。






“您要的咖啡,请享用。”






熟悉的声音从左边传来,黄明昊迅速的转过头看向了隔着一层玻璃咖啡厅里正在给别人端咖啡的范丞丞。






心中的弦断了。






然而屋子里的人并没有发现他,而是继续服务别的客户。






“你大一不上课吗?”







“大一挺闲的啊。”






眼眶熟悉的酸楚感随之而来,黄明昊拨通了电话






看着咖啡厅里的人儿听到电话后,慌忙的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柜台上,接起电话时,黄明昊才说






“你在哪?”






“昊昊啊,我在学校吃午饭啊,你有没有好好吃饭?不许再吃……”





范丞丞后面说了些什么,黄明昊也不知道,他没有听进去,缓缓的推开咖啡厅的门,连带着门上的风铃开始发出响声,范丞丞下意识的抬头却看见了,红了眼眶的黄明昊。







周围的一切好像停住了,只剩下范丞丞和黄明昊。






黄明昊不是傻子,他知道范丞丞出现在咖啡厅的原因,他根本没有去上学!






范丞丞看这个样子,想出口解释,突然被一个拥抱吓了一跳,手臂顺势收紧,只听到怀里的人,带着哭腔说了声






“哥。”







范丞丞愣住了,这个称呼是范丞丞长那么大以来,从未听过的,心中的柔软被触碰到。这是第一次黄明昊主动抱着他喊了第一声的“哥。”







“好了,没事了。哥快要下班了,要不然你坐在那边等着我一会儿?”






黄明昊这才红着眼眶,坐在了角落里,看着范丞丞给别人服务,有时范丞丞下意识的往那个角落看去,就会看到一个红着眼眶,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的可怜小兔子。







范丞丞不由的有些想笑,却还是忍住了。






回家的时候,范丞丞都托盘而出了,惹的黄明昊又是一阵大哭,范丞丞一边哄着一边笑着说“我们家昊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了?”






黄明昊从来不知道范丞丞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以前却还是不懂事的一遍一遍伤害着范丞丞,黄明昊简直感觉自己跟混蛋差不多。






往后的日子,黄明昊彻底改变了,在课余时间,总会不顾范丞丞的阻拦,义无反顾的到范丞丞所在的咖啡厅去打工。






由于两个男孩相貌出众,所以被咖啡厅里的员工及顾客都说真的是咖啡厅里一道靓丽的风景,因此也招来了不少的女学生。






七年后,黄明昊第一次跟范丞丞提起“我有女朋友了。”的时候,范丞丞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慌张?失落?总之都不是对这个弟弟正确的情绪。






“那很好啊,改天领回家看看。”







“好。”看见自己的弟弟答应的那么爽朗,范丞丞的心却像针扎一样。






当确确实实看到那位女孩的时候,范丞丞确实不由的感叹黄明昊的眼光真的很好,看着对面俩人犹如初恋般的甜蜜,范丞丞也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情绪埋葬在心底。






大婚订在正月初,家里前前后后开始筹办事物,范丞丞一早就看见楚熙然在厨房里忙活,凑近一看原来她在做早餐。







范丞丞接过刀,一边做一边说“他喜欢把鸡蛋摆成各种各样的图案,他讨厌吃蛋黄,但一定要让他吃早餐要记住热牛奶,不要太烫,要让他一拿就能喝的。”






看着熙然按照自己的要求,将所有的事情做好时,范丞丞才意识到,他好像真的要把这个弟弟交出去了。






却不料,大婚前几天,黄明昊被发现在厕所里,当时已经疼到晕厥过去。






通知书下来了,上面的内容像针扎一样一次次扎着他的心







“他是不是年少总爱喝酒?”








“是的”






“那应该就没错了,因为年少喝酒,气管还没有发育好,到了长大后全部体现出来,它已经严重损坏心脏,需要……心脏移植!”






最后四个字沉重打击了范丞丞,以至于,范丞丞怎么走出来的都不知道,看着今年第一年的初雪。






眼前好像回荡着去年一起打雪球的场面。







“哥,你来打我啊。”






“啊,你个小兔崽子!”






“哈哈哈,你就是打不着。”






“别跑!”






“需要在短时间内匹配到合适的心脏,否则将会有生命危险。”






当范丞丞伸出手时接下了第一片雪时,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匹配成功。”







当黄明昊出院的时候,正疑惑着身边为什么只有熙然,范丞丞不知道到哪里去时,医生转交给了他一封信。






昊昊,我走了,不要担心哥,哥只是去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地方,以后要跟熙然过的好好的,知道吗?不可以再耍小孩子脾气了,冰箱里有你爱吃的,一定要记住好好吃饭,不要在吃垃圾食品,更不要再喝酒了,知道了吗?有些话,哥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对不起,是因为哥的到来,让你的家庭变成这样,真的对不起。现在好了,你也终于有人陪了,再也不用孤单一个人了,原谅哥,好吗?有了熙然,我也放心了。还有啊,你的17岁生日愿望,哥帮你实现了,记住,哥是爱你的,一定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没有正规的格式,没有署名,黄明昊却深知那封信是谁写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心里的想念开始发泄,医院回荡着黄明昊的哭声,惹人心疼。






哥!






哥!






“在贺卡上写上你的生日愿望吧”






“我希望你死。”






“昊昊,我终于完成了你17岁的生日愿望了。”






然而黄明昊最终不知道的是,在装信纸的信笺里还写着一行字:






昊昊,我爱了你21年。愿你一生喜平安乐。

评论

热度(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