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权贵】危险马格丽

黑帮强强大发 ! ! !

芝士咸:

*强强 黑白通吃大佬头子们之间的双向暗恋
*高冷冰山目中无人犯傻耍宝只对昊的山东人
*软软甜甜下一秒举枪爆头就转身走的温州人
*全文6k 一发完 名字乱取的



01

范丞丞今天踏进会议室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妙。

手底下几个部门经理垂着头畏畏缩缩的坐在位置上,见是他来了一个个的喊了声范总好就再没有第二句。


范氏明面上作为本市最大的金融公司之一,其实暗里接触的生意也颇为广泛,军火走私什么的灰色地带均根基不浅,范丞丞年仅二十出头就能坐上集团主位,除了面对利益和危险时的敏锐判断力和精准的专业知识,直觉也是相当灵敏。


他当即在心里有了判断,微微沉了脸,长腿一迈坐下拉好的椅子,声音开口倒是没什么冷意,“怎么?让我猜猜,西区那块地出了岔子?”


“范…范总,还有北区码头的那批货。”


开口的是手里负责灰色地带的经理人,哆哆嗦嗦讲完,见范丞丞很久没再开口,在空调适宜的会议室冷汗直下。


西区最近在谈的那块地预备着做楼盘开发,从投标到接洽都是正正经经在太阳底下运作的,而北区那批军火新货则掩在地下,二者出了问题的性质截然不同。


范丞丞这下脸全冷了下来,他生的好,眼睛又有些细长,嘴唇薄,抿起来的时候线条硬朗让人畏缩尽显冷意,笑起来的时候又线条柔和弯成恰到好处的形状再配上染了笑意细弯的月牙眼睛令看到的都想直夸可爱。


当然,没什么人能看到高冷本冷范丞丞真正的笑意全开就是了。


“来,说说是哪位饿极了的,一口想吞那么多也不怕撑死?”


“是南区姓黄那位。”


“哦?”


范丞丞这下颇为意外的挑起了眉,下一秒竟然笑出了声,笑意从嘴角爬到了眼底,手下人一时看愣了没人敢接话。


“行,那就都给他吧。”



02

黄明昊今天走进公司的时候,雄赳赳气昂昂觉得自己是顶天立地小霸王。


其实也真的是位小霸王。
要说南区有几位爷,其实往大了说也就这一位。

黄明昊生的倒是可爱,见谁都挂着笑脸,笑开的时候鼻翼都见些小褶,眼睛更是弯成轮新月,露出的嫩白齿贝配上咧开的嘴,能让一切生物迸发爱意,让谁都想直揽进怀里喊心肝。


但这样一个人,下一秒就能冷下脸掏出枪正中对手额心,从南区原来的老大手下到一层层爬至二当家又再取而代之,将剩下管理层该动手的该请留的,安排的明明白白。

再安插心腹收买人心直到完全坐稳自己的地位,只用了两年时间。


倒真是刀尖上舔着血过来的。


他今天心情很好,喷上最喜欢的古龙水,走路仔细看都带着些一蹦一跳的,挂着笑快快乐乐欢欢喜喜的甚至和楼下每一位保洁阿姨都打了招呼。


果然,推开门坐在办公室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放着两份文件了。


一份西区地皮竞标成功送来的签字批款决策书。


黄明昊勾起嘴角,带了三分痞气,看了看签下了名。
这块地他势在必得,早在之前就做了充足的准备,能夺下来自然是理所应当。


打开另一份,倒是真真切切的愣住了。


北区码头那块也算是范氏军火交易的重头,本就是故意挑挑事惹对方个不太痛快就行,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拱手直接给了他。


下一秒嘴角笑意越扩越大,摇了摇头无端还带出些无奈。

范大少爷追起人来,还真是头脑发热。


03

想着想着电话就打过来了,收了两份大礼倒是难得的有了些羞涩,黄明昊接起电话先开了口。


“范总,你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黄明昊生的可爱说话也奶气,平时处理事件外交面议时都故意压低嗓子塑造些威严,完全放下用自己的声音,奶味儿顺着电话线都飘到了范丞丞耳边。


他低低的笑了声,反而故意压了声线,富有磁性极具蛊惑人心的声音顺着电流到达那头,黄明昊只觉得浑身像躺在冬天的草地上晒太阳,草有些长了,暖洋洋又让人心头发痒。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范丞丞这样说。



04

范丞丞第一次见到黄明昊的时候是在好友王琳凯的酒会上。


彼时王琳凯升至西区掌权二把手,邀请了四区大大小小各层主位百十余位,浩浩荡荡一屋子人在王家别墅里,好在占地广面积大再加上顶级的餐饮布置和乐队表演,倒也是一派和谐奢靡。


范丞丞举着香槟和王琳凯站在二楼,他的身份地位已经不需要再去做过多的交涉应酬,远远的站在人群边缘随意的打量着,突然眼前一亮。


大厅的西南角,一身Valentino定制白西装,看得出打理过的头发被散散的梳到脑后,压了三分稚气,五官精致在巴掌大的脸上哪哪儿都恰到好处,举起酒杯和前来搭话的人轻轻碰杯,微抿一口,又笑着和对方继续说话。


范丞丞从没见过黄明昊本人,但他从所听到的事迹和描述中,几乎是下意识的确认了,这就是黄明昊。


面具戴太久了,再扒下来都要沾着血带着皮,他是真的想看看,黄明昊这副无害皮囊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光景。

开怀的笑,放肆的哭,因为不合心意就皱起的眉头,因为太过专注而微微晃神的眼睛。

他统统都想见一遍。


身旁好友见他愣神太久,实在没忍住的轻轻碰了碰,“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王琳凯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见是黄明昊,突然低下头发出了一声轻轻的低笑。

范丞丞已经被自己对刚见第一面的人产生那样偏执的想法吓一跳了,又见王琳凯奇怪的表情,有些纳闷了,“他怎么了?”


王琳凯没有搭话,抬手指了指黄明昊所在方向,示意他自己去看。


05

变故就是发生在一瞬间的。

只见黄明昊突然收起笑容一个闪身,离前来敬酒的人三步之远,将手里的杯子扔了出去,打在那人的手上,对方半掩在袖子里的手枪被这突然的袭击打到跌落在地上。

黄明昊骤然向前,准备俯身拾枪,右臂又被不知何时赶来的对方增援扯住,他一个回旋踹上那人的腹部,紧接着猛地冲向前一个勾拳打上准备拾枪那人的下巴,下一秒竟活活劈手夺过枪来。

再抬眼,砰砰两声枪响,子弹穿过空气,割破人群的眼神,刺破所有暗藏杀机的沼泽,分别打在了两个杀手的眉心中央。

二人和黄明昊随手扔掉的枪一起应声倒地。

一切发生的太快又太突然,别墅安保人员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一番,连忙将尸体拖离了现场。


范丞丞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黄明昊,也不藏着眼神,就那样直接望过去。



黄明昊倒是又笑了,只见他在人群沉默的目光中斯条慢里的抽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衣服上不小心溅上的血迹,然后抬起头望向二楼的主位方向。


没先对上王琳凯的目光,倒是和范丞丞确认了一下眼神,黄明昊愣了愣,很快撇开视线。
他缓缓的走了两步,将手帕扔进了垃圾桶,紧接着对着人群微微欠身,行了一个绅士礼。

“抱歉,扰了诸位雅兴。”

再准确的找到了王琳凯所在的方向,脸上浮现出非常真诚又饱含歉意的表情,“王总,那我就先行一步了,改日再来赔罪。”


说完不再停留,了然一身迈着步走向大门口。


也好像一步一步走进了什么人的世界里。



06

“怎么样,有意思吧?”王琳凯目送人走出去,又瞧楼下收拾完毕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重新觥筹交错,戳戳范丞丞的胳膊开口问道。


“嗯?”范丞丞盯的太久,内心活动又太丰富,笑意一下子没收住,猝不及防被好友一戳,僵了两秒,举起香槟喝了口掩饰情绪,面上又恢复如常。


“这人不简单吧,你之前认识他吗?”

“听说过,不是今年才登上南区主位吗?”


“是啊”王琳凯得意的挑起眉,嘴一咧笑成大嘴猴,“今天这一出,我可赚了两台顶配保时捷Macan S外加南区半年的码头免费使用权。”


“不然我请这么多人做什么?”


“又或者说你以为我手下还真的都在打瞌睡?”


范丞丞在王琳凯笑开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

明明知道刚登主位立敌颇多,还特意大摇大摆来参加这类人员称得上混杂的聚会,故意在各怀心思的人面前展露了一番,快准狠在众人反应过来前就解决了两个杀手。


两台新车于他们而言不过图一乐,半年码头供西区使用不从中获利一分着实算大出血,但这样换来一段时间内无人再敢觊觎位置,就太划算了。



有意思,实在太有意思了。


范丞丞微微眯起了眼睛,略有所思的看向了黄明昊离开时的方向。


07

从那一天之后,城里有些地位的人之间都开始流行起了一句话。


「天要下雨,范丞丞要追人」


也不知道做给谁看,真真切切的收起了自己玩闹的性子,声色场所也不去了,交际应酬都开始越来越少了,甚至有一天在朋友圈破天荒的发了第一条动态跌破众人眼球。


『戒掉了烟,抛弃了酒,早睡早起勤锻炼,拥抱了健康,收获了快乐,听说这样的人更有魅力呢!』



后来的后来,王琳凯才知道,那是范丞丞终于加上黄明昊微信的第二天。


『转发文章:会疼老婆的男人才是社会主义好老公!』


『今天也想你了。』


『你看天边那朵云,像不像我们初次见面你用的那块手帕?』


『昨天的拍卖会你为什么没去,看见一款袖口,很衬你。』

『……』


这类动态层出不穷,看的黄明昊满脸黑线一度以为北区主位微信账号背后其实另有其人。


也是后来的后来,二人在一起之后的某一天,范丞丞偷偷摸摸拿出一副袖口,扭扭捏捏的送给他,黄明昊才知道,那之后的一天三条朋友圈动态,全部都只是仅他一人可见罢了。


08

今天范氏集团秘书办的微信群里非常热闹,大家一个个都活跃满分,互相传递着今天估计可以早点下班的坚定信念。

毕竟谁都看得出来今天范总心情很好。

有知情人偷偷传递军情,“听说是南区那位答应了今天和boss吃晚饭呢”
“真的假的?我说今天送咖啡进去忘记加奶,范总居然没骂我!”
“我刚刚拿错文件,他居然笑着和我说下次注意!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没睡醒!”
“我也是我也是!”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还没讨论完,这边范丞丞就走出办公室笑眯眯的宣布下班。


确实是好心情,黄明昊已经好几天没好好搭理他了,今天好不容易答应和他一起吃晚饭。

范丞丞美滋滋的盘算着是不是前两天让出去的地和军火起了作用,准备把接下来的项目管它重不重要也统统给南区送过去。


好嘛,一个活生生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昏君罢了。


范丞丞兴致盎然的提车,准备回家洗个澡再精心挑选一套搭配,时间充裕还可以再去做个发型,他一路笑着走到地下车库,一路上的人光顾着盯着看这难得一见的场景居然一个都没敢打招呼。



09

那头的黄明昊就没这么轻松了。

他本来也打算提前溜号,然后被手下提醒才想起来今天是南区刚接手拿批军火交接送货的日子。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南区发展到现在面对这样数量的军火已经能充分消化,偏偏十分钟前才收到情报,今晚的对接,可能有变动。


手下负责的经理人有些踌躇的补充看法,“爷,可能是条子。”


黄明昊笑意未敛,颇不在意的哦了一声,收拾起自己随身带的武器,一幅今晚要去坐镇的样子。


“爷,这批货经我们手也是这两天的事,摆明了这次早就先有备而来,估计着压根不是冲我们来的,您看要不?”


“那就是冲着北区去的咯?”


黄明昊一语点破,也不接着废话了,把用惯的枪收进怀里,又拿出一把军刀插进鞋缝里再用裤腿盖住,接着起身边往外走边轻飘飘的撂下话。


“那我就更得去了。”



10

黄明昊迟到四十分钟了。


范丞丞坐在已经包场的顶层餐厅,在熠熠灯光里第十七次解锁手机,看着和黄明昊聊天界面停留的最后一句话。

“等我。”


眉头皱起又深呼吸压平,范丞丞总觉得有些不安,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他有些焦躁的喝了口倒好的气泡水,手指在桌上哒哒哒的敲着,下一秒电话打来。


“范总,今天原来进的那批军火出了事被条子盯上了。南区头儿去坐镇了,听说还交起火了……”


手下的话还没说完,范丞丞猛的站起身,拿起车钥匙急匆匆的准备往外赶。


“不是说了让你等我的嘛。”

来人尾音转了个弯,无端带了些撒娇意味,范丞丞抬头望过去。


黄明昊头发有些乱了,衣服上倒是没什么脏乱痕迹,脸色却惨白,白着张脸还笑嘻嘻的看着他。


范丞丞长腿迈两步跨过去把人揽近些,刚刚猛烈跳动的心此刻仿佛才落地,太过心急甚至说不出什么完整的句子,想问的太多开口就剩了一句,“伤着哪里没?”


明明是自己刚从码头过来,反倒这人像经历了什么劫难,黄明昊看着对方紧张兮兮的可怜样子,心有些软,抬起手摸摸他的头。

“哪儿都没有。”


范丞丞听到这话终于松了口气,拉近了想拥抱又犹豫,这一犹豫就发现了不对。

他分明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黄明昊看到他脸色沉下来的一瞬间就意识到可能被抓包,看惯了那人耍宝赖笑的样子,生气起来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


黄明昊能走到今天,自然极有眼力见,他见势不好立刻卖乖,乖乖掀起衣服下摆,纱布包着的伤口隐隐还能见些血迹,不宽但有些长,看着就疼得厉害。


范丞丞心疼的要死又气这人隐瞒,抬起头想努力深呼吸几次压下隐约的暴虐情绪,突然感觉手臂被人扯住,他低下头,看黄明昊垂着眼睛,伸出两根手指拉住他的袖口晃了晃,软软糯糯的开口道歉,“对不起嘛,我知道错了。”



“你错哪儿了?”范丞丞还是没忍住,伸手把人拉进怀里。


浑身被对方清冽的味道包围,专属于范丞丞的安全领域,温柔陷阱,他不想逃,也无处可逃。


黄明昊伸手慢慢回抱,感受到范丞丞僵了僵,反应过来之后用力抱紧了他,又担心勒到伤口放松了力度。


黄明昊卸力般的把脸放在了那人的肩上,音线有些低,一字一句开了口。

“一点儿也不疼。”

“枪在对峙的时候交了,近战的时候被刀不小心划了个小口而已。对方伤的可比我重呢!”

怀里的人明明受了伤还得意洋洋,小尾巴翘上天想向心上人讨个表扬,完全一个活宝本宝,可爱本爱。
范丞丞忍不住破功笑出了声,伸手轻轻弹了弹对方脑门,又把人头发揉乱。


“别转移话题,还没说你错在哪儿?”


不想再行差踏错,不想再于世间孑然而立,于是世界都被抽离,时间统统停止,灯光星火再闪耀于对方眼里风华也黯淡下来。

黄明昊叹了口气,开了口声音低又轻,偏一个字一个字如千斤重砸到范丞丞心上。

“错在,没告诉你,我喜欢你。”


所以拥抱,所以接吻,听彼此心跳如雷。



11

“王总,西区那地范氏撤标了”
“王总,黄氏宣布了今年的合作对象,只有范氏集团一家”
“王总……”

“还要轮到你说?出去出去别来烦我。”


王琳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打断手底下人的话,看着手机里先后两个人发的朋友圈。

一前一后用的都是同一张合照,冰山本山范丞丞破天荒的比了个耶,为了离黄明昊更近微微向后倾着,黄明昊倒是难得没有笑的见牙不见眼,嘴角微微勾起弧度,眼底都是笑意。


哪里是两个叱姹风云黑白通吃打个喷嚏市里都要抖一抖的大佬头子,分明就是两个谈了恋爱就要告诉全世界幼稚的不得了的毛头小子!


范丞丞一见钟情轰轰烈烈大有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壮志豪情,他是知道的。
王琳凯没由来的想起第一次和黄明昊打交道的场景。对方年纪不大却见识过人,表情神态完美无瑕无懈可击,和他谈好宴会行事的条件之后,沉默了一会,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之后问了一句。

“王总,后天的宴会,北区范总会来吗?”

在他点头之后,眼里迅速浮现出笑意又很快压下,王琳凯捕捉到这抹笑意,才恍然觉得对面人有了些生气。


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不仅仅只是些生气,是提到那人遇到那人触及那人黄明昊才有了笑,有了七情六欲,有了爱恨情仇,可以撕破面具,可以撒娇,可以喊疼,可以真正活成他那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哪里是范丞丞一腔孤勇,恐怕分明是一方苦心经营才最终得以双方暗恋成真。


王琳凯一边想一边愤恨的给两个人都点了赞。
转念一想他俩这下两家并一家,合起伙来要抢走他多少生意,又气呼呼的再一个人一个人一个字一个字的拉过去评论。

“妈的死给!”



————
写的时候想开车担心全文字数太多所以搁置了。大家想看吗?想看的话就写出来当番外。

评论

热度(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