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权贵】Fragilemonsoon

祝fm【?】小甜球【??】生日快乐鸭!文也和人一样甜甜的鸭!

FragileMonsoon:

*架空,瞎搞的,ooc*


*粗糙,一定好好改*


/


 


今年的monsoon将在10月20日登陆天占星。


 


范丞丞很早就开始为那一天准备了。


 


地球与天占星达成友好邦交之后,每一场季风将会传送来一批人类小孩,和天占星的小孩成为朋友,一起度过18岁这一年。有地球的孩子来,也有天占星的小孩去。范丞丞很幸运,接到通知说在家等着就可以。


 


范丞丞期待这一天很久了。他真的很喜欢地球,也真的想要一个人类朋友。他是星球的科学家,生下来就被贴上标签的。天占星的婴儿一出生就会被检测基因,精确探测出你的特长与兴趣所在,然后穷极一生,成为这个行业的佼佼者。


 


当科学家没什么不好,吃得饱穿得暖工薪还多,比起那些贴着无能者标志的孩子,范丞丞觉得自己要幸运很多。


 


只有一点不好,太孤独了。


 


他自有意识,就待在了这个星球最偏僻的一隅。天占星没有像地球一样的商场、电影院、学校,人们所有的时间都呆在自己的领地里,无需社交。平时缺什么,只要发送信息给总服务台就会有飞龙队给你送过来。


 


范丞丞当时被信息中心感知到产生了 “孤独”这一情绪的时候还被拉过去检查了一番,因为从未发现过别的居民有。所有人都各司其职,有光的时候工作,无光的时候休息,一天就算过去了。


 


可是检查了半天各项指标都正常,还是一名小护士发现了不对劲,她用天占语大喊了一声,你们看!他的血是蓝紫色的!


 


天占星人的血都是纯蓝色的,但体表看不出,皮肤都是偏白。范丞丞作为一个科学家并不觉得自己的血是蓝紫色有什么问题,活还是一样活着,帅气还是一样的帅气。


 


其他专家也暂时拿不出什么解释,只在范丞丞身上安了一个监测器就放他回去了。


 


 


对了,飞龙。范丞丞还忘了给即将到来的小朋友买一个坐骑,要待一年呢,没有交通工具可不行。


 


小飞龙得自己去买,飞龙队无法将自己的同伴当做商品运输。范丞丞只得骑着也刚刚成年的飞龙小橙去了市场。去的路上就已经有些风暴在天际打转,范丞丞不免着急,把小橙的鬃毛揪得生疼。


 


Monsoon在天边越来越明显,已经有几个胶囊开始掉落。范丞丞来不及多挑,看到自己的小飞龙盯着一只编号为0219的纯种花色龙不停地吐口水表示喜欢,还一个劲儿地想挣脱开范丞丞的禁锢去蹭它的脖子。范丞丞看了看价格,一咬牙买下了。


 


刚到家门口,就有一颗胶囊砸下来,吓得两只龙往后一缩。风暴已经渐渐停息范丞丞屏住了呼吸,不敢眨眼。他看到胶囊一点一点地绽开缝,然后破裂,最后走出来一个赤着脚的漂亮男孩。


 


男孩用人类的语言问他,你好,你是范丞丞吗?


 


/


 


范丞丞发现自己傻了,准备再多久在看到这个男孩的这一瞬间所有的系统都紊乱了。他找了好久,才调出了自己之前恶补过得人类语的程序,回复他,我是。


 


我叫黄明昊。


 


说着,黄明昊露出了一个眯眯眼的微笑,走上前给了范丞丞一个暖呼呼的拥抱,很高兴遇见你,丞丞。


 


范丞丞双手莫名有些颤抖,他学着黄明昊的样子,把手掌覆在他背上摩挲了两下,觉得这具身躯的体温要比自己的高好几度。声音也有些发抖,Nice to meet you, too.


 


小橙在一旁从鼻子里喷出一团气泡,发送了一条电波给主人:喂,你的语言系统又紊乱了。


 


 


纯种小花龙踱着步走到僵持着的两人中间,挺有眼力见地歪着脑袋在黄明昊脖子上蹭了蹭,还舔了一口黄明昊的脸颊。黄明昊被这个比自己大上两倍的家伙吓了一大跳,梗着脖子站在原地跑又不敢跑。范丞丞倒是挺惊讶一只天占星的飞龙会这么快向一个地球人示好:“别怕,这是我给你挑的坐骑。它这是想要你做它的主人。”


 


黄明昊一听高兴了起来,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在靠在自己肩上撒娇的庞然大物身上摸了两把,乐得笑了两声。


 


范丞丞第一次听见笑声。他自己没笑过,也没有听到过别人笑。他们的生活里仿佛全是工作,其他情绪一概没有产生过。黄明昊的笑声很好听,有点像天占山的溪水刚融化时冰块和冰块碰撞的声音,又清脆又干净。


 


“对了,你要亲一下它的耳朵,这样才能缔结契约。它还没有名字呢。”范丞丞一拍脑袋想起了这茬。


 


“噢好的。它就叫若芽吧。”


 


小花龙被亲了之后格外开心,在家门口的空地上打了几个滚。


 


“我要亲你一下吗?”黄明昊扑闪着眼睛问,嘴巴撅起来,好似在等着送下一个吻。


 


“不用不用,我又不是小花龙……”范丞丞摆着手,说着就要把两只飞龙牵到后院去。


 


“但是我还是想亲亲你,”黄明昊往前跨了一大步,拢住范丞丞的脖子亲了一下他的耳朵,喃喃道,“我们人类的亲吻,可不是缔结的意思哦。”


 


 


Monsoon一过,天占星的冬天就要来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利刃似的风呼呼地往皮肤上刮,范丞丞这又是在星球的边边角角,风里面还糊着粗粝的沙子,黄明昊的脸蛋看着就嫩,可不能刮疼了。


 


范丞丞早就准备好了人类用的褥子棉被什么的,铺在自己的床的另一边。黄明昊溜进了厨房,想做个晚饭,小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扫视了一圈,什么电器都没看到,食材也没有,地上只有几根藤条一样的东西。


 


“丞丞,晚上吃什么?”


 


“地上有面包藤,它的果实吃起来像你们地球的面包,藤汁的味道像奇异果。”范丞丞撅着屁股把最后一个被角压平。关于地球的功课他做了不少,这个东西估摸着黄明昊不会排斥。


 


他走到厨房,掰了一颗面包果给黄明昊,黄明昊将信将疑地咬了一口,还不错,味道很像北海道。


 


“丞丞,明天可以买炉灶和冰箱回来吗?我想做饭。”


 


范丞丞想了想,这些东西人类生活用品中心应该都有,厨房的确还挺空的,就算以后黄明昊走了,留着做摆设也行。


 


“你还会做饭啊?”范丞丞用刀在藤条上划了一道小口子,递了个杯子给黄明昊,让他接着汁水。


 


“嗯!我会做满城尽带黄金甲!”


 


“那是什么……?”


 


“是一道颜值很高的菜,我自创的!”


 


“颜值……又是什么?”


 


 


小橙和若芽靠在一起睡了,晚上气温格外低,两个小家伙的鬃毛被吹得簌簌飘起。黄明昊穿着范丞丞备好的氅子,光着脚就跑到外面看星星了。范丞丞发现他不在屋里的时候,黄明昊已经在外面站了快十分钟了。


他两只小脚丫叠在一起,减少了散热面积。突然被人拦腰抱了起来,腿被分开,架在来人腰间。


 


紧接着自己的脚丫子就被捂住了。其实那手掌的温度并不高到哪儿去,但是捂着总归好一些。


 


“明天给你买鞋。”


 


“还有煤气灶和冰箱和食材!”黄明昊怕掉下去,用手圈住了范丞丞的颈子,“诶,这里看得到地球吗?”


 


“这儿看不到,到我实验室用望远镜能看到。”范丞丞觉得手心里的脚丫子也软乎乎的,比小橙的大脚掌好摸多了,“你想家了?”


 


“有点……但是我觉得你人很好,我这一年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


Nice to meet you


 


 


/


 


范丞丞觉得有了黄明昊之后,自己的生活习惯完全被改变了。


 


他原来不爱吃早饭,在实验室里有了饿意就垫吧垫吧,现在不行,黄明昊每天逼着他吃。


他原来没有时间概念,累了就睡,睡饱就工作,现在不行,黄明昊带了个小闹钟来,居然还能用,规定两个人必须在十一点前入睡。


他原来不爱走动,出门也是骑着小橙,现在不行,吃了饭要到处走走,黄明昊上次还在灌木堆里发现了一株黑墨花,天占星的稀有植物,抚摸它的时候它会流泪,流出来的汁水像黑色墨汁一样。他还没玩两天就被范丞丞拿去解剖掉了。黄明昊生了两天闷气,饭也不做了,直到范丞丞研究出了一堆黑墨花、蓝墨花、黄墨花的种子来种在后院,黄明昊才跟他讲话。


 


范丞丞还吃到了传说中的满城尽带黄金甲,虽然吃不出是用什么原料做的,但怪好吃的。


小橙和若芽也长胖了,可能是全星球最胖的两只小胖龙。自己也可能是全星球最胖的科学家。


 


 


“哇丞丞!外面下雪了!”


 


“!!鞋穿上再出去!!!”范丞丞一边喊着一边穿上自己的靴子,天占星人不怕冷,他们连氅子都不用穿,黄明昊就不一样,他的靴子里都是毛毛。


 


下雪有什么好稀奇的呢,地球也有雪啊,范丞丞想不通。


 


一出门就看到黄明昊跟两只小胖龙玩得不亦乐乎,帽子手套全掉了,只有围巾还在脖子上做最后的抗争。小橙和若芽也莫名地特别开心,把黄明昊扑在雪地里,大脑袋使劲拱他。黄明昊闷得不行了,大喊了一声,丞丞救我!


 


范丞丞跑上去把两只扒开,就看到黄明昊躺在雪地里咯咯咯地笑。门口的灯把雪地映得亮堂堂,但都不如黄明昊的眼睛亮。


 


灯是黄明昊来了之后才安的,天占星人的夜视能力特别好,范丞丞黑暗里看东西跟白天没差,一开始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让黄明昊半夜起床上厕所撞了好几块淤青。


 


范丞丞最近也学会笑了,但他笑起来是鹅鹅鹅。他头一回像这样躺在雪地里,两只交通工具边打闹边跑远,而自己身边躺着一个小火炉似的肉团子。


 


“我们堆雪人吧!”黄明昊叫起来。


 


“没堆过,不会堆。”


 


在黄明昊的指令下,范丞丞满院子跑,要滚一个大雪球,黄明昊比他跑的圈子小一些,滚一个小雪球。


 


“现在我要把雪人的脑袋放上来咯!……完工!”


 


黄明昊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给雪人围上,有折了两根灌木枝给雪人当手臂,他用手指在雪人的肚子上写上,fcc❤hmh。


 


范丞丞不明白中间那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但他只要看着黄明昊就开心,黄明昊做任何事情在他眼里都是新鲜的,好玩的,可爱的。


 


可是明年冬天他们就不在一起了。


 


 


天占星人有肌肤依赖症,晚上睡觉必须抱着点什么东西睡。之前范丞丞都是把小橙扯到床上来,现在改成抱着黄明昊睡了。


 


刚刚玩得太投入,黄明昊洗过澡舒缓了一下神经之后很快就睡着了。小脸红扑扑地露在被窝外面,范丞丞支起胳膊看了他好一会,突然凑上去亲了一下他的额角。


 


他想起第一天认识黄明昊的时候,他说,我们人类的亲吻,可不是缔结契约的意思哦。


 


那是因为什么呢?范丞丞好想知道。


是不是就可以解释他这一瞬间奇妙的感觉呢。


 


 


/


 


当晚,信息中心连着范丞丞身上的监测器发出了数据不正常的警告声。


但无人在意。


 


 


/


 


雪人到夏天就化掉了。范丞丞拼命地想留住这个小家伙,打开防护罩把整个院子罩了起来,又把冷气打开,春天过得跟冬天似的。


 


黄明昊后来劝了几句,该走的你就让他走吧。


 


范丞丞盯着他良久,没说话,默默把所有设备撤掉了。


 


天占星的夏天比地球好很多,黄明昊做了几次雪糕,纯冰块和奶油的两种,范丞丞还挺爱吃的。黄明昊还拿给了小花龙吃,结果小花龙萎靡不振了两天,吐了好几次。


 


黄明昊急得直哭,范丞丞揽着他坐在飞龙急救中心门口的长椅上,另一只手成碗状给小泪人接着金豆豆。范丞丞也是第一次看别人哭,但他希望不要再看到第二次了,他不能看黄明昊哭,一看就觉得心脏难受。


 


小花龙吃坏肚子了,原定在秋天的旅行要他们俩自己走过去了。


 


 


 


范丞丞在暮夏那几天老是窝在实验室。黄明昊偷偷猫进来打探过几次 ,范丞丞说,自己是在研究天占星人寿命长的原因。想提前结束研究,秋天就不用想工作的事情了。


 


“你能活很久哦?”黄明昊假装不在意地问。


 


“目前也不知道上限是多少,有人活到了一千多岁。”


 


“那岂不是很孤独?”


 


“天占星人很少有那些情绪……但是我有。”


 


“那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黄明昊屏住呼吸凑近他,含了一下他的耳垂。


 


范丞丞感觉自己浑身都有电流划过,他莽莽撞撞地捧住黄明昊的脸,在他的樱桃唇上印了一下 。


 


我现在好像知道了。


 


 


 


两人临行前双双睡不着觉。十一点早就过了。


旅行回来,就得迎接今年的monsoon,是黄明昊的归期。


 


黄明昊把玩着范丞丞的手,他的肌肤冰凉凉的,特别舒适。他把自己的五指张开,一根一根插到范丞丞的指缝里,指尖紧紧地扣着他的手背。


 


有些奇怪,范丞丞的手心温度几乎跟自己的差不多,原来都要低个好几度的。


 


“丞丞,你会做梦吗?”


 


他们俩很少在夜晚闲聊,今天却兴致不错,范丞丞也乐意陪他瞎扯。


 


“不会,那是什么?”


 


“我们人类,白天过着真实的生活,晚上会在梦里有另一种体验。”


 


“那你都梦到过什么?”


 


“头两天我老是梦到爸爸妈妈,后来,我每天梦见你。”


 


范丞丞睁开眼睛,恰好黄明昊也转过头来看着他。他把本来就圈在怀里的小孩抱得更紧了些。


 


“我们那有句话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以后每天多想想我,看看会不会做梦。”


 


 


/


 


天占山的景色很漂亮,还是个看星星的好地方,两人出来没带什么其他东西,帐篷和望远镜是大头。小橙飞着帮他们把东西全都放到了山顶,范丞丞和黄明昊自己爬上山。


 


山间的小溪流在夏天叮叮咚咚地流得特别欢快,只有初春刚好冰水混合的时候,才像黄明昊的笑声。不过春天已经过去了。


 


是个大晴天,晚上星星特别多。范大科学家把望远镜架好,调试了一会,然后把黄明昊拢到怀里看星星,他轻声告诉他这是木星,那是北斗七星,


 


蓝色的那颗是地球。


 


黄明昊用头顶的软发蹭范丞丞的下巴,刚想说些什么,就听见范丞丞说:“我最近,越来越不想让你回去。”


 


下巴下面的小东西微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小声回道:“你知道吗,这种感觉叫不舍。”


“我也有。”


 


在帐篷里亲吻了好一会才睡着,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范丞丞一摸身旁的被褥是凉的。他心下一惊,披了件衣服就漫山遍野地找人,找了好久他急得快要收拾东西回去,却在营地看到黄明昊正蹲着生火,小小的一团缩在那儿。他想也没想就冲上去抱了个满怀。


 


“你去哪儿了?”


 


“我去给你洗短裤啦,你短裤黏糊糊的。”


 


范丞丞扣紧了他的脑袋,宝贝似的按在怀里:“我以为……我以为你提前回去,丢下我了。”


 


黄明昊细声安慰着“怎么会呢,我多舍不得你啊”,同时感觉到肩膀上湿乎乎的,还在一点一点蔓延开。


 


 


天占星人居然有眼泪了。


 


 


/


 


范丞丞一回去就被信息中心的人带走了。


 


他在短短一年里产生了喜欢、不舍之类的情感,居然还有了做梦和梦遗这两项人类活动。


 


可是专家前前后后检查了半天,并没有发现各项指标的异常,除了体温略有升高,其他如常。


还是一名小护士发现了不对劲,她拿着一管范丞丞的血大喊了一句,天呐!他的血变红了!


 


 


 


再度清醒,今年的monsoon已经过去,他的小院子里不再有黄明昊。


若芽看到他回来,亲昵地蹭了蹭他。不过已经蜕变成人类的范丞丞的触感跟主人很相像,小花龙的情绪有好很多。


 


范丞丞想要去地球,只能等待下一场monsoon。


他又开始期待那一天。 


他把两只小飞龙都放走了,它俩在空中嗷嗷叫,盘旋了好久才离开。


他在后院种了好多黑墨花、蓝墨花、绿墨花,一片一片的,特别好看。


他学会了自己做饭,满城尽带黄金甲没学会,得去地球找黄明昊教他。


 


他还老是做梦,梦到黄明昊,梦里面跟黄明昊堆了一个又一个雪人,爬了一座又一座山,相拥着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


 


 


下一场monsoon之后,


所有的季风都是fragilemonsoon。


再没有什么可以拆散他们。


 


/


天占星人活得久的秘密不过是蓝色基因。


食不知味也是一生,幸福快乐也是一生。


百年不短,相守就是永恒。


 


 


 //嘿嘿嘿,祝俺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