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皇权富贵】百年温暖

返程太温柔了!

稚姩:

/吸血僵尸丞×人类警察昊


/一发完,全文1w4+


@梦游学妹 我u生日快乐!永远可(sha)爱(diao)!


 


 


 






 


监控屏幕里正坐在询问室里的男人一脸平静,看起来没有任何情绪,可狭长的眼眸却显得格外的倨傲凌厉,周身环绕着一股清寒的冷冽,他不知道在看向何处,食指指节弯曲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木桌发出了一阵阵的‘笃笃’声。


 


“Justin,你去。”


 


一直盯着屏幕的重案组高级督察忽然开口,被点到名的新丁小警察一下从沉浸的情绪里收了回来,反应过来后惊讶的赶紧应话:“啊?好。”


 


监控室里坐着的那个男人是最近突然横空崛起的一个新社团的话事人范丞丞,作为警察的黄明昊当然非常的不陌生。


 


于公,对方在两个月内就收服了几个老社团,变成了他们的重点关注对象,于私……黄明昊又回想起了之前自己第一天来重案组上班,跟着参与扫荡时被那个可恶的男人戏弄的情景,对方最后还一脸无辜的说只是跟他开个善意的玩笑。


 


善意你个大头鬼!


 


黄明昊一想到门内坐着的男人的那张脸气就不打一处来,控制住表情又用力的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推开了询问室的门。


 


原本一脸沉静的人看到推门进来的小警察嘴角就扬起了一丝笑意,还散漫的翘上了二郎腿。


 


“我说黄sir,我怎么也算是为警方抓到了追击的犯人,你们这样像审犯人一样的把我关在这里不太合适吧?”


 


直接无视紧盯着他的人,黄明昊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翻开了手中的记录簿:“警方有几个问题要问你,问完自然会放你离开。”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并且开车撞上犯罪嫌疑人?”


 


范丞丞把手交叠放在了膝盖上,漫不经心的回答对面小警察的问话,“我刚好路过,看到警察在追犯人,我作为一个热血的良好市民,自然要全力帮助警方咯。”


 


“刚好路过这么巧?”


 


“不然呢——”范丞丞抬眼看到黄明昊一脸怀疑的表情,嘴角扯出一个戏谑的微笑,转而又说道:“其实我是为了追求黄sir,所以才跟在你们附近,本来想着等你门收工就请黄sir你喝咖啡然后共进晚餐——”


 


小猫咪果然立刻就炸毛了,看着他瞪圆了眼。


 


“你!你少油嘴滑舌,我看你根本就是幕后主使,为了掩盖罪证所以在警方抓到人之前先杀人灭口!”


 


面对黄明昊的指控,范丞丞一点也不慌张,轻笑一声后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丝毫不管对面已经快要冒火的小警察,慢悠悠的开口:“黄sir你有证据吗?”


 


“我——”


 


“Justin。”


 


黄明昊的话被推门而进的重案组的领头儿打断,进来的人看了他一眼就转头对范丞丞说道:“范先生你可以走了,感谢你今天的配合。”


 


“李sir!”黄明昊看到他们的头儿直接放范丞丞离开,他有些着急,却直接被对方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范丞丞看了一眼正带着一脸的不甘心瞪着他的黄明昊,慢条斯理的起身,在离开之前还不忘把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口中啧了一声。


 


“这警局的咖啡还真是不太好喝,黄sir真的不考虑一下收工之后陪我去喝咖啡吗?”


 


小警察已经是一副想要冲上来吃了他的表情,恨恨的瞪了范丞丞两眼后,头一偏就逃离了他的视线,气愤的表情像是再盯着范丞丞就会忍不住打他的感觉。


 


范丞丞在进入电梯之前听到还没走远的小警察问他的上级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放自己走了,声音里带着满满的不甘,范丞丞低头一笑跨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之前,‘尸检报告’几个字蹿进了他的耳朵。


 


范丞丞顿时沉下了脸,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笑容,变得满脸肃杀。


 


刚才喝进的咖啡如同泥水卡在了范丞丞的嘴里胃里,他又有些不适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经过法医解剖,我们昨天从现场带回的犯罪嫌疑人尸首的胸腔内部有两千克新型毒品‘蓝水晶’。”


 


黄明昊本来正还为着轻易放走范丞丞这事不甘心的堵着气,但一听到他们的头儿说出了关于昨天那具尸首的尸检报告瞬间就惊讶的抬起了头。


 


反应巨大的不止黄明昊这种新丁小警察,还有缉毒多年调来重案组资历算得上老前辈的一些人,一时间,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的说着一个活人的体内怎么可能藏得了两千克的毒品,却在听到头儿的下一句话后,原本纷闹的办公室顿时陷入了短时间如同死寂般的一片安静。


 


“一个活人的体内的确不可能藏的了两千克的毒品,所以经过法医检测,证实我们昨天从案发现场带回来的犯罪嫌疑人尸首……”


 


重案组的高级督察说到一半顿了一下,扫了一眼众人才又开口道。


 


“在七天前就已经死亡。”


 


 


 


其实这个案件本来就已经足够匪夷所思,黄明昊不禁又想起了昨天他们试图抓获那个犯罪嫌疑人时的情景,那个人完全不顾他们的喝止,一直往前走,他们组里八个警察都没能拖住一个人,全部被扔得东倒西歪。


 


还有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竟然连开枪都没用,子弹分明是打进了那个人身体里,人却没有一丝一毫反应,依旧脚步不停的一直往前走,直到最后被开车忽然出现的范丞丞撞飞到了十米外,才没了动作。


 


办公室里不乏一些办案多年的老警察,可谁也没见过这种人死了一周还能走能动的怪事,都觉得既是震惊又是新奇,都想快点找出真相和背后的主谋之人,尤其又查到了资料证实了那个人还是上杉一社的员工。


 


上杉一社是一个日本社团,负责人是个年轻的日本女人,名叫樱井千雪,这个社团表面上只是开着高级日式餐厅的一个普通日本社团,但其实背后势力极大,已经被他们盯了很久了,却一直苦无突破点。


 


而这个突破点一出来,瞬间就点燃了大家的激情,都摩拳擦掌的说着要去把樱井千雪抓回来审问。


 


难道这件事真的跟范丞丞没关系?


 


黄明昊在一片喧闹中有些发神,他原本是以为范丞丞这么巧的出现在了现场,肯定是害怕事情败露好及时杀人灭口消灭罪证,他本来认为范丞丞跟这件事定然是脱不了关系的。


 


可又据线人所说,范丞丞和樱井千雪的社团是完全水火不容的,他帮樱井千雪的可能性非常的小,近乎为零。


 


那范丞丞又是为什么会刚好出现在现场呢。


 


黄明昊想的太过认真,都没注意到他们被叫去开会的的头儿回来了,难得冷面督察的脸上都流露出几丝无奈。


 


“我们不用再去调查那件人尸运毒案了。”


 


这话音一落又惹起了众人疑惑又不满的呼声,他摆摆手让大家冷静下来后才继续开口:“上面交代下来,由于案件太匪夷所思,未免引起市民恐慌,既然已经缴获了毒品,现在立即停止对这个案件的追查。”


 


 


 


难得今天早早地就下了班,众人却都是满脸的丧气,原本闻所未闻的一件奇案本来就让大家兴奋不已,更何况还跟他们盯了已久的对象有关系,谁都不想就这么罢手,奈何上级下的死命令又不能违抗。


 


黄明昊心里自然也是不甘心的,这是他入职以来的第一件大案子,结果却这么不了了之,他心里就像是堵着一团棉花,怎么都不顺畅。


 


街边等红灯的间隙里,黄明昊的眼睛随便一撇,没想到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一眼就可以看到坐在对面那辆黑色宾利后排的范丞丞,旁边似乎还坐着一个女人,隐约露出了红色的裙边,黄明昊弯下了腰,使劲眨了两下眼才大概看清楚。


 


樱井千雪!


 


红灯过去,两人的身影瞬间离了黄明昊的视线,眼看着车辆渐行渐远,他愣了两秒钟,当即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麻烦跟着前面那辆黑色宾利,谢谢!”


 


出租车不远不近的跟着前面的车一路开出了市区,路上车辆越来越稀少,黄明昊正担心着会不会被前面的车发现,就看到前面的黑色宾利转弯开进了一栋别墅内。


 


黄明昊借着树荫的躲避观察着这栋别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别墅的大门旁有人守着,从正门进是不可能了,不过好歹他在警校的时候拿了银笛奖,爬个两米高的墙也不是什么问题,直到最后一缕天光消失,黄明昊终于决定翻墙进去。


 


 


 


这栋别墅很奇怪。


 


黄明昊一进到别墅里就有这种感觉,说不清哪里奇怪,可就是让人很不舒服,偌大的花园里没有一盏灯,没有一朵花,甚至一棵草,漆黑又空旷的一大片。


 


不对,也不能说是漆黑一片,他脚下踩着的包括一望不尽的都是在月光下的一大片灰白,仔细一看还微微闪着亮光,他蹲下抓了一些白色的砂沫才发现是全是熟石灰,里面还混着一些玻璃碎渣。


 


黄明昊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把熟石灰混着玻璃铺满整个花园,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生出了两分阴森恐惧感,他甩了甩头想要丢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拍了拍手上的石灰粉站了起来。


 


别墅外的花园没有一盏灯,连别墅里远看着都一片漆黑,完全没有一丝有人的气息,可他刚才分明看到乘着范丞丞和樱井千雪的那辆车开了进来,两人此刻肯定在别墅内。


 


绕到了别墅的后面黄明昊才终于看到了正坐在水台之边的范丞丞和樱井千雪,两人相对而坐,从远处看不清两人的表情,只能隐约看到在交谈,桌上只摆着两杯红色的酒与一小方昏暗的熏香烛。


 


一男一女,此情此景,谁看到都会往那一方面想。


 


什么水火不容,我看根本就是狼狈为奸!


 


黄明昊生出了莫名的气恼,想着那个线人提供的是什么鬼情报,根本一点都靠不住,然后下一刻就看到樱井千雪站起来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那杯酒放到了范丞丞的唇边,他当即就转身不想再看那对狗男女。


 


压不住的火气让黄明昊的脚步越来越快,他本来准备离开这栋别墅了,却在路过一个房间的外墙的时候忽然生出了一阵寒冷,他顿了一下,试探的伸手贴上了墙壁,果然感觉到了一片冷寒。


 


又是一阵纠结后,黄明昊还是选择了顺从自己的好奇心进去看看,此时他才发现这栋别墅竟然连一扇窗户都没有,而想要进入房间必定要进入别墅内部,黄明昊沿着墙边走了小半圈都没找到进去的方法。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黄明昊忽然看到了斜面的天窗,他难掩兴奋的差一点跳了起来。


 


 


 


别墅内部是完全的日式装修结构,而渗人的程度丝毫不比外面的那片石灰玻璃地差,所有的墙上都是阴森诡异的图腾,黄明昊向来胆大,心里却还是止不住的一阵阵发着麻,这种感觉几乎让他想要落荒而逃。


 


不过是一堆装神弄鬼的东西罢了,没什么可怕的,黄明昊暗自给自己打着气,再加上又不甘心费了千辛万苦却这么一无所获的出去,他还是小心翼翼继续往前走,循着方向感想要找到刚才的传出一阵阵冷寒之气的房间。


 


就是这里了。


 


周围的温度明显骤减,而不同于其他房间的木门,面前是一道铁门,隔着一米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其中传出来的寒冷,因为找到了目标的房间,黄明昊顿时连一路而来的恐惧都忘了,有些兴奋了起来,却又在看到紧闭的铁门时又叹了一口气。


 


任他再有本事也不可能穿过铁门而入,有些气恼的捶打了一下铁门,却意外地打门推开了一条缝,黄明昊惊讶推了一下,铁门又开了一点。


 


这居然是没有安装任何锁,一推即开的一道门,黄明昊一边惊疑的向房内望去一边小心的推开门,里面一片空旷,贴着墙边摆满了一圈人形高的柜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房间内没有任何东西。


 


黄明昊放松了警惕,走了进去,进到房间里面这阵冷寒之气更加明显,仅穿着一件卫衣的他立刻就有些受不住了。


 


全密闭的一个房间顶上却开了一扇天窗,月光照下来显得更加的阴冷,黄明昊忍着寒冷随意打开了一个柜门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却在下一秒就差点惊叫出声。


 


黄明昊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惊疑不定的看着柜子里立着的人,准确来说,应该是立着的尸体,尸体全身布满了寒霜,眼睛却睁着看着他,黄明昊又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柜子,至少有二十几个柜子,看来里面应该都是如同这个柜子里一样,都装着一具尸体。


 


作为一个警察,黄明昊是从来不害怕尸体的,可现下的情景却让他毛骨悚然,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黄明昊转头开始数起了柜子的数量,数到一半时却忽然被一只手伸出来掐住了脖子。


 


就像是被一块寒冰掐住了脖子,黄明昊瞬间就变得难以呼吸,转头看到掐着他的竟然是被他打开的那个柜子里的那具尸体。


 


黄明昊手脚并用的挣扎,却怎么也撼动不了对方,掐着他的人就像是一块刀枪不入的寒铁,黄明昊觉得开始头昏脑涨,挣扎的动作逐渐小了下来,原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却在下一刻就落入了一个怀抱。


 


黄明昊垂着头大口大口的呼吸,没注意到怀抱着他的人空出了一只手,直接把刚才力大无穷掐着他怪物轻易的就扔到了对面墙上,尸体撞开了对面的几个柜子,又引发了更多的尸体开始动了起来,向他们围了过来。


 


终于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缺氧的大脑也开始运作了起来,黄明昊喘着气抬头一看,范丞丞轮廓分明的侧脸在月光下尤为清晰,他眉目冷冽的望着对面,全身充满了肃杀之气,抱着自己的手臂那么紧,几乎勒得自己生疼。


 


黄明昊开始有些不合时宜的发起了呆,可能也没有过多久,原本他一直呆望着的人突然转头对他说了两个字。


 


“闭气。”


 


余光这才看到一堆行尸向他们走了过来,黄明昊赶紧照范丞丞的话做憋住了气,果然方法是有效的,原本朝他们走过来的行尸开始彷徨的到处乱走,一个接一个的快要走出了门外。


 


本来黄明昊还没有彻底的缓过来,这又是一通憋气,自然顶不了太多时间,不到片刻就已经憋的是满脸通红,紧闭着眼,看着还没有彻底走出门口的行尸,黄明昊几乎要掐自己的大腿来忍住不要呼吸了。


 


下巴忽然被温柔的抬起,下一秒唇上传来的触感让黄明昊猛然睁开了眼,范丞丞正看着他,眼神淡漠而沉静,他似乎从没有见过范丞丞的这种眼神。


 


黄明昊见到的范丞丞要么是冰冷桀骜的,要么就总是挂着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让人看着就讨厌,而此刻的黄明昊开始有些醉倒沉溺于这片静默却温柔的海里。


 


两个人就这么近在咫尺的相望着,黄明昊只觉得范丞丞为什么这么冷,渡给他的气息这么冷,他的怀抱也这么冷,似乎冷过了这个房间的冷寒的空气,分明之前的他是炙热的,就像快要燃烧的烙铁。


 


像是烙铁投入了冰块之中,瞬间就把冰块烧出一个洞,融化了冰块的寒,抱着他的人开始温暖了起来,黄明昊瞬间更加惧怕周围冷寒的空气,尽力的把自己往已经变得足够温暖的人怀里靠去。


 


 


 


什么时候单纯的渡气转变为了一个亲密而浓烈的吻的,没人记得清楚,黄明昊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是范丞丞身上那清寒却极好闻的气息包裹,他迷迷糊糊的想着一个人怎么能做到如此冷冽却又温暖。


 


黄明昊又开始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却依赖于对方的气息一直不愿放手,他死死抓握着范丞丞的衣服,只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沉溺而亡。


 


被猛地推开的时候,黄明昊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周围被放出来的行尸早已经离开了这间房,房间内又只余冷寂一片。


 


黄明昊又开始像刚才一样大喘着气,不同的是刚才他是被掐到难以呼吸,而这次是被吻到难以呼吸,还是被他一直都看不惯的人。


 


想到了这里,黄明昊觉得又是气恼又是难言的羞赧,还是忍不住向范丞丞看去,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看自己,反而皱着眉满脸的不耐和隐忍。


 


以为范丞丞是因为吻了自己而后悔,黄明昊原本烧红的脸颊瞬间冷却了下来,莫名的失落感和委屈感让他眼眶都涌上了热意。


 


分明是你先亲我的,现在又做出这样的表情,像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一样。


 


黄明昊有些赌气站起来,转身就要走,却被人拉住了手。


 


“这里很危险,我带你出去。”


 


 


 


黄明昊又一次的开始走神了,手上握着的笔开始无意识敲击着桌子,脑子里全是昨晚上的画面。


 


范丞丞带着他出了别墅还把他送回了家,在一路上不管他怎么问坐在旁边的人就是一言不发,只说让他离樱井千雪远一点,不要再管这件事,一脸冷漠的表情,完全不像他所见过的任何一面的范丞丞。


 


黄明昊每次见到范丞丞,总免不了被这人在言语上戏弄一番,不管是在酒吧还是询问室,对方总是带着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盯着他,黄明昊还是第一次见到范丞丞用这么冷冽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心中的气恼瞬间又涌上了来。


 


‘范丞丞!大猪头!’


 


忍不住用力的在纸上写出这几个大字,黄明昊的气才消了一点。


 


哼,你不让我管,我偏偏要管!


 


“Justin,李sir找你。”被一道声音拉回了神,黄明昊赶紧把这本被他摧残的本子塞到一堆文件最底下,应了一声就起身走向了督察办公室。


 


 


 


“李sir,为什么?!”


 


黄明昊被对面坐着的长官一句话打蒙了,他在重案组才待一个月居然就要把他调走,还是被调去巡街,这让他怎么接受?


 


“这是上级的命令,说是因为PTU缺人手,所以暂时把你调去。”


 


又是上级的命令,到底是哪个上级这么讨厌,把重案组的人调去巡街这种事应该还是闻所未闻,而且就算缺人,又为什么非得是我。


 


看着坐在对面的长官也面带惋惜,黄明昊也明白他的头儿是个嘴硬心软的人,一直以来对他一个新丁小警察也是足够的照顾重用,他反而安慰了一下对面的长官,认真的道了谢才出了办公室。


 


巡街就巡街吧,照样能把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小警察安慰是这么安慰自己,可一堆鸡毛蒜皮的琐事让巡街不到一周的黄明昊就已经厌倦不已,今天去处理王叔家被偷了的腊肉,明天去处理张嫂家被踢了的小狗,原本整天都是满满激情的小警察现在只盼着快点下班。


 


其实厌烦了这些琐事也是其次,主要是还是因为他心里总是想着范丞丞和樱井千雪还有那天晚上的事。


 


黄明昊鬼使神差的听了范丞丞的话,没有把在樱井千雪别墅看到的事告诉别人,可当时范丞丞怎么也不肯告诉他为什么那些冻僵的尸体会动会伤人,原本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人经过了再三纠结,最后还是抱着试探的心态去找了那些传闻中有茅山术的道士。


 


“铺满石灰是用来防腐养尸,而玻璃则是凝聚雾气,结集日月精华,而达到操纵行尸的目的,那些冻僵却能走能动的尸体就叫行尸,他们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只由他们的操控者来控制他们的所有行为。”


 


“而一般能养行尸的人也都不是普通人,只有不老不死的一代吸血僵尸的血才能喂养出行尸。”


 


对面穿着道袍的道士摸着自己的胡子向黄明昊悠悠道来,说完后忽然特别激动地就抓着他问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行尸和一代僵尸,还说自己这辈子的愿望就是收服一代僵尸,还好最后自己跑的快。


 


道士的话未免过于匪夷所思,可无论是死了七天却还能走能动的体内藏毒的那具尸首,亦或是他那晚遇见的那些被冻僵却又忽然动起来攻击他的那些尸首,都让黄明昊不得不相信这个道士说的话。


 


那么是樱井千雪在养尸吗,然后利用行尸运毒,那樱井千雪会是那个道士口中说的不老不死的一代吸血僵尸吗?


 


范丞丞又明显是清楚知道这些事的,那他那天晚上又是在和樱井千雪商量什么事,他们之间到底是对立的还是其实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黄明昊脑子里满满的全是疑问,连巡逻车停了下来都没意识到,直到大家吵嚷着要什么口味的盒饭他才醒过神来。


 


因为想要下车走走,黄明昊主动包了买盒饭的事,在记好全车人的口味后,他向卖盒饭的地方走去,一路上脑海里却还是不停萦绕着那些疑问。


 


咦?好像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黄明昊猛地回头,这里是比较偏僻的地方,车影人声并不多,从来不怀疑自己耳朵的敏感程度,黄明昊循着声音往打斗的地方走去。


 


 


 


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场景,现场只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范丞丞,另一个似乎也很眼熟,黄明昊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只是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件事了,因为范丞丞一手抓着那个男人的衣领一手拿着一个尖刀的东西就要插入对方的脑袋。


 


“警察!我现在命令你立即住手放下武器!否则我就开枪了!”


 


黄明昊的手有些发抖,范丞丞听到他的话顿了一下似乎还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他掌下的人趁着这个间隙就要逃走,却又立刻被范丞丞抓了回去,他另一只手不再犹豫举起手上的银刀直接刺向了男人的脑袋。


 


枪声响起几乎是瞬间的事,黄明昊开枪后已经看不清面前的场景如何,他的眼睛被一层厚厚的水雾蒙住,握着枪的姿势仍然没有变动,只是手抖得厉害,他仿佛瞬间就彻底虚脱了,下一秒黄明昊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黄明昊醒过来的时候完全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晕倒,记忆停留在了他去买盒饭的途中忽然看到范丞丞和一个男人打架的时候。


 


他当时做了什么?


 


对,他当时举起了枪。


 


然后呢?


 


他开枪了吗?


 


怎么也想不起接下来发生的事,自己又是为什么晕倒,黄明昊觉得有些头疼,直到旁边的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范丞丞死了社团也瓦解了,现在就只有上杉一社一家独大了。


 


范丞丞死了?他怎么死的?


 


“耶?你醒啦,不就是被你开的那一枪打死的吗,真没看出来你年纪小,枪法这么准,不愧是在警校得了银笛奖的人啊,简直后生可畏……”


 


周围的人在说什么,黄明昊已经听不进去了,他低头看着自己双手,原本一片白的掌心好像忽然沾满了一片的血红。


 


他开枪了吗?


 


是,他开枪了。


 


他的枪法准吗?


 


不,一点都不准,他分明是没有朝着他的要害开枪的。


 


 


 


黄明昊现在是彻底一身松了,他完全无法再拿起枪来,他一看到枪就浑身发抖,心理医生说他得了PTSD,中文叫什么创伤后应激障碍,大家都以为他是因为第一次开枪杀了人精神承受不了,上级也给他放了长假,让他好好治疗。


 


可是治疗什么呢?


 


能治疗他这满是鲜红的一双手吗,能治疗那些不停在脑海中回放的画面吗,能消除掉眼前那双望着他淡漠而温柔的双眼吗?


 


对面的心理医生声音非常的轻柔,敦敦善诱,可黄明昊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开始望着桌上的咖啡发起了呆。


 


‘黄sir真的不考虑一下收工之后陪我去喝咖啡吗?’


 


好啊,我陪你去喝咖啡。


 


 


 


黄明昊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冒进脑海里的第一句话是,怎么自己最近总是晕倒,只是这次他却能记住晕倒前的场景,他记得樱井千雪从停在他身边的车上下来对着自己诡异的笑,然后自己后脑一痛就失去了意识。


 


晕前醒来对着的都是同一个人,美艳的女人穿着和服正在泡茶,她的面上画着细致的妆容,眼角有一颗痣,显得双眼万般风情,一双细白纤手握着茶壶,清澈碧绿的液体倒进了青瓷杯中,然后装着茶水的青瓷杯被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对方不开口,黄明昊也不开口,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或许他糟蹋了一杯好茶,可他从来都不喜欢喝苦的东西,比如茶,比如……


 


咖啡。


 


“你猜他多久会到呢?”


 


眼前的女人终于开了口,黄明昊第一反应是这个日本人的中文竟然这么标准,然后他又开始开始认真的思考她口中的‘他’是谁,却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黄明昊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


 


“‘他’是谁?”


 


眼前的女人轻笑一声,脸庞更加的明艳动人,“等他到了你就知道了。”


 


 


 


“比想象中还要快呢,看来你在他眼里比我想象中还要重要的多。”


 


一个人推门进来对樱井千雪说了一句日语,黄明昊听不懂是什么,却眼看着樱井千雪的嘴角笑容更大,但看着他的眼神中却是满满的冰冷和愤恨,黄明昊忽然觉得自己像是正在和一条冰冷的蛇对视。


 


黄明昊终于知道了‘他’是谁,黄明昊又开始颤抖了起来,不同于每天或出现在他眼前或出现在他梦里的那样,他望着他的眼神是那么坚定,那么的真实。


 


几乎是瞬间黄明昊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可他连发酸发胀的眼睛都不敢眨。


 


樱井千雪看着从一进门就开始难舍难分对视的两人,自己完全被那个人彻底忽视,心中愤恨更甚,脸上的假面彻底破裂,她直接伸手掐住了黄明昊的脖子把他拽到了自己身前。


 


“他闻着可真香,难怪你会喜欢他,我想他的血液一定很甜。”


 


黄明昊感觉自己的脖子仿佛正被一只野兽的利爪抓着,长长的指甲几乎能圈绕他的整个脖颈,冰凉诡异的触感比起那晚被行尸掐住脖子的感觉更让人不寒而栗。


 


樱井千雪一边说着话一边靠近了黄明昊的修长漂亮的脖子,还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脖颈上的浅青经络,果然看到范丞丞的脸色更加难看,双目几乎就快要喷出火来。


 


很好,我有多久没看到你这么生气了呢,大概都快一百年了吧。


 


“你的目标是我,我来了,放了他。”


 


范丞丞的眼中像是压抑了一头兽的暴戾,黑色的瞳孔闪着隐隐的火光,距离彻底燃烧起来只差片刻。


 


“呵。”樱井千雪冷笑一声,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内,显得特别的诡异,她长长的指甲缓慢抚过黄明昊的脖子。


 


“放了他,可以,可你得先喝了桌上这杯鲜血。”


 


旁边的侍从托盘上托着一杯鲜红色的液体,他走到了范丞丞面前,范丞丞毫不犹疑的伸手端起这杯鲜红的液体就要喝下,正被掐住脖子的人忽然大声喊了出来。


 


“范丞丞,不要喝!”


 


范丞丞的动作顿了一下,樱井千雪手上瞬间使力,掐住了黄明昊的气管,她低头威胁已经不能呼吸的人,冰冷的气息就像蛇信子一样在黄明昊的脸上游走。


 


“乖乖闭上你的嘴。”


 


“放开他!”看到黄明昊难受的样子,范丞丞捏的手上的软玻璃杯都变了形,杯里的红色血液几乎要满溢了出来,他向前冲了几步,几乎想要直接把人夺过来,却又不敢轻易动作,火焰瞬间燃烧了整个眼球,范丞丞的眼睛变得比杯中的鲜血更加猩红。


 


“放心,我的目标不是他。”


 


看到在几乎在变身边缘的范丞丞,樱井千雪也明白不能鱼死网破,她下一秒就立刻松开了黄明昊的脖子,转而勾起了一抹微笑,她的眼眼落到了范丞丞手上的一杯鲜血之上。


 


“相信我,它很美味的。”


 


 


 


眼看着范丞丞把杯中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不到三秒就开始粗重的喘息,还难以忍受的直接半跪在了地上,再抬起头时张开的嘴里已经长出尖长的獠牙,眼里燃烧的烈火燃尽了范丞丞全部的理智,樱井千雪兴奋的几乎开始颤抖。


 


黄明昊愣愣的僵望着眼前这一幕,直到身后的女人原本掐在他脖子上的手忽然抓住了他的头发,扯得他猛地向后一仰。


 


樱井千雪抓着黄明昊的头发把他扯到了正在发狂嘶吼的范丞丞面前,她颤抖的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兴奋:“范丞丞,你很难受是吗?”


 


“咬住他的脖子吸干他的血吧,这样你就能解脱了。”


 


黄明昊被不停的扯着头发向范丞丞靠近,头皮的痛意让他的眼泪流个不停,他在一片模糊中望着范丞丞,那双原本墨黑的双瞳此时变得血红,他正在痛苦的忍耐嘶吼着,尖利的獠牙离自己近在咫尺,可黄明昊一点也不怕,他只想要再离他近一点。


 


眼看着范丞丞已经这么的痛苦了,可还是不愿意吸食黄明昊的血,樱井千雪伸出尖长的指甲在黄明昊的脖子上划出一道细长的血痕,鲜红的血珠瞬间开始争先恐后的涌出,在柔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更加诱惑。


 


扯着黄明昊的头发把他冒着血珠的颈部露到范丞丞的面前,樱井千雪放轻了声音,就像是在蛊惑已经失去理智发狂的人。


 


“你闻闻他的血多么的香甜,闻起来比你以往喝的那些过期血包香甜多了吧。”


 


“来吧,来吸食人类新鲜的血液,我们不该永远躲在黑暗之中,我愿意帮你变成这个世界的王!”


 


看到范丞丞几乎快忍不住了,几次凑近了正冒着血珠的伤口,最后却又挣扎着远离,樱井千雪语气越来越激动。


 


“人类是多么低贱的生物,在这个世上就只有你配得上我!也只有我配的上你!”


 


范丞丞终于忍不住凑近了黄明昊的脖子,张大嘴露出了可怖的獠牙,仿若下一秒就要彻底咬断他嘴下那脆弱的脖颈,吸食那流动在淡青色血管中温暖的血液。


 


“对!就是这样!咬下去吧!吸干他的血!”樱井千雪死死盯着黄明昊的脖颈处,不自觉的放松了手上的禁锢。


 


颈间被冰冷的气息喷薄,就像寒霜打在了皮肤上,黄明昊在闭上双眼的时候恍恍惚惚的想着,为什么你能那么温暖却又能那么冰冷呢?


 


能在我生命的最后一秒钟给予我温暖而不是如同寒霜的冰冷吗?


 


 


 


原本以为尖牙咬穿脖子的痛苦并没有到来,黄明昊忽然被一只手一揽,下一秒就贴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听到了樱井千雪尖叫着撞上墙的声音。


 


“啊——你居然自伤也要对付我!范丞丞!我不会饶了你的——啊啊啊——”


 


樱井千雪被范丞丞手上的符咒水拍到了脸上,原本美艳的面孔被符咒水烧的面目全非,她通卡的尖叫着。


 


黄明昊发愣的看了两眼在墙边几乎快站不起来的樱井千雪,然后立刻就转头仰着看向了范丞丞,眼前人没有了刚才那种发狂失智的样子,尽管他的双目仍然血红,尖利的獠牙也仍然存在,可黄明昊却安心了下来。


 


他的心里莫名的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只要有范丞丞在身边,自己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不用害怕。


 


范丞丞会像那天晚上一样,他会握着自己的手穿过危险与黑暗,不管他变成了什么样,他永远都不会伤害自己。


 


“范丞丞……你的手!”晃眼看到范丞丞的左手已经被灼烧成了一片漆黑,黄明昊发着抖捧起这只手,里面的白骨都几乎隐约可见。


 


看到黄明昊眼神惊惧的望着他手上的手,眼泪又开始摇摇欲坠,范丞丞克制住体内愈发想要喷薄的暴戾,伸出完好的那只手抚去了黄明昊眼角的泪,又生怕长长的指甲会刮伤眼前这张漂亮稚嫩的脸,范丞丞的动作放的特别轻。


 


“没事的、我很快就会好的……”


 


 


 


随着一声巨响,门被撞开后几个便衣警察闯了进来,领头的那个警官一进门就匆忙跑到范丞丞面前蹲下,看到范丞丞紧皱着眉满脸的痛苦忍耐,他急切的问道:“范先生,您没事吧?”


 


樱井千雪看到这么多人进来,受了重伤的她完全没有了再嚣张起来的气焰,他拼尽了最后的力量跳窗逃了出去。


 


范丞丞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发狂的边缘,樱井千雪让他喝下的那杯血液里添加了刺激僵尸发狂的药剂,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强行压制,他已经忍耐到了极限,范丞丞断断续续的开口让面前的警官立刻去追樱井千雪。


 


“我没事、你快去追樱井千雪,免得、她发起狂来伤人。


 


风火而来的警察又风火的离开,房间瞬间没有了吵嚷声,范丞丞几乎已经什么都感知不到了,他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只能闻到因为本能而一直萦绕在鼻间的那股香甜血液的味道。


 


睁开猩红的眼睛,范丞丞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眼前人越凑越近,满脸焦急的不停问自己怎么了。


 


来自新鲜血液的气息几乎让范丞丞彻底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他可能下一秒就会忍不住掐上眼前人那脆弱纤细的脖颈,他猛地一把推开眼前人。


 


“你快走、快点离开这里!离我、越远越好!”


 


黄明昊被猛地推开,力量打到他直接甩出了几米远,无暇顾及全身快要散架的疼痛,他看着范丞丞整个人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伏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阵阵就像野兽的低吼声,脖子上迸发的青筋就像雪地蜿蜒爬行的丑陋巨蟒。


 


“不要……我不走!”黄明昊流着眼泪手脚并用的爬到了范丞丞身边,“你咬我吧,没关系的范丞丞、你咬我吧……”


 


 


 


被颤抖却坚定怀抱拥住,范丞丞觉得竟然觉得熟悉的温暖开始在一点一点的消融掉四肢百骸中不停燃烧的冰冷火焰,翻绞着的嗜血欲望也逐步消磨平息。


 


即便眼前人颤抖的仰着头,如同献祭一般的把修长漂亮的脖颈露在他的面前,范丞丞竟然也失去了那种欲咬穿饮血的残暴欲望。


 


感受到范丞丞逐渐的平静了下来,黄明昊又把头死死地埋在了范丞丞的怀里,他的全身都在颤抖,除了紧紧抱住对方的双臂。


 


“你,一点也不害怕我吗?”


 


范丞丞的声音异常沙哑,刚才几番痛苦的压制让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垂望着在他怀里的人,范丞丞却觉得自己似乎还有无限的力气来抱紧他。


 


黄明昊抬起了头望向已经恢复理智的范丞丞,面前的人双目猩红白面獠牙,还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可怖样子,黄明昊哽咽的开口:“我怕……”


 


几乎是瞬间就绷不住一下就溃塌了的防线,各种复杂的情绪杂糅在了一起,黄明昊眼眶红的几乎快要和范丞丞的双目同色,他的眼泪开始啪嗒啪嗒的掉在范丞丞苍白的脸上。


 


黄明昊微微低头轻吻范丞丞淡色的唇,四唇相触之时那骇人的獠牙忽然消失,只余冰冷的温柔,再抬起眼时,范丞丞的瞳仁已经变回了如墨的漆黑。


 


“我怕你真的死了。”


 


“我以为我亲手开枪杀死了你……”


 


 


 


黄明昊听范丞丞断断续续的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从他和樱井千雪是如何在一百年前被僵尸王咬了之后变了不老不死的怪物,到樱井千雪又是如何心术不正利用自己的异能到处兴风作浪。


 


在二十年多年前,范丞丞刚好从樱井千雪的手下救下了一个警察,然后还重伤了对方,身负重伤的樱井千雪逃回了日本,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大概在两个月前,那范丞丞个救过的警察找到了远在加拿大的他,表示樱井千雪又在中国出现,还建立了一个庞大的黑势力在背后搅乱法纪,此时已经是高级警司的警察请求范丞丞回过帮助收服樱井千雪。


 


范丞丞在高级警司的推波助澜下很快的就建立了一个地下社团与樱井千雪抗衡,准备先全方面瓦解对方所建立的盘根错节的各方黑势力,黄明昊那天巡街看到的情景就是范丞丞拿着银刀杀死了樱井千雪身边的心腹僵尸。


 


而那时樱井千雪的势力在暗地里已经被破的七七八八了,所以范丞丞干脆将计就计的诈死直接瓦解自己的社团。


 


怀里的小朋友一直懵着一张脸听范丞丞讲完了所有的故事,反应了好一会后忽然变得满脸的气愤,眼睛都瞪得圆圆的,却又说不出话来,眼里既是生气又是难过委屈。


 


范丞丞从来不知道在一百年前就停止跳动的心脏竟然还能微酸的疼起来,其实在黄明昊面前,他总不像一个已经活了一百多年的“合格”的僵尸。


 


从第一眼看到那双洒满了漫天星辰的双眸时,范丞丞就觉得是黄明昊眼底的流星全部坠落在了自己冰凉了百年的血液之中,燃起了足以灼烧宇宙的星火。


 


范丞丞发现自己在靠近黄明昊的时候,全身的血液就会奇异的沸腾起来,静淌的血液开始在血管里流动,变得炙热而温暖,他不再是一个冰冷的怪物。


 


范丞丞变得颠覆往常的想要主动靠近一个人类,忍不住想要逗逗他,看看他生气时的鲜活表情,瞪圆了的眼和鼓鼓的双颊都特别可爱,可这双眼里现在装满了难过和委屈,装满了对他的控诉,范丞丞被密密麻麻的后悔包裹。


 


范丞丞是知道黄明昊以为开枪杀了自己而患上了PTSD的,当时他和樱井千雪斗的厉害,他想的就是全力远离黄明昊,以免樱井千雪伤害到他。


 


可他没想到的是樱井千雪还是丧心病狂的抓了黄明昊来威胁他,自己最后还是害他受了伤,怀中人脖子上那道细长的血痕仍在细细的冒着血珠,几缕鲜红流过脖子,已经染到了白色衣领上,在范丞丞眼里尤为刺目。


 


他就该寸步不离他的身边,不该让樱井千雪有一丝的可乘之机。


 


“对不起……”范丞丞轻抚着眼前人的脸颊,眼底装满了愧疚自责。


 


听到他的道歉后小朋友更加的委屈,大大的‘哼’了一声表示不接受他的道歉,可最后还是别别扭扭的把脑袋埋进了自己的怀里。


 


 


 


黄明昊通过心理测试后长假就结束了,还被调回了重案组,他后面才知道把自己调去巡街的上级是他们警署的高级警司林跃峰,也就是范丞丞二十年前救的那个警察,当时就是范丞丞嘱意对方这么做的,以免黄明昊执着的去调查樱井千雪的事。


 


“可我怎么也没料到把你调去巡街了,都还能被你闯上。”范丞丞笑着摇摇头,转过头却发现旁边人盯着电视屏幕发起了呆。


 


“怎么了?”


 


“范丞丞,你咬我吧。”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黄明昊转过头直视着范丞丞,眼神坚决:“咬我吧,把我变成僵尸吧。”


 


范丞丞在愣了一下后立刻就收了笑意,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语气难得的变得严肃了几分:“不可以,我不同意。”


 


“为什么呀?你为什么不愿意咬我啊?”黄明昊有些着急了起来,他扯着范丞丞的衣袖撒娇:“你不想我永远陪着你吗?你就咬我一口嘛~”


 


黄明昊今天复职的时候见到了林跃峰,年近五十的高级警司虽然很少去案发现场,常坐办公室的人也看着依然精神烁烁,只是却难免鬓角的冒出的白发显示着岁月的痕迹。


 


知道黄明昊跟范丞丞认识,面前的警官跟黄明昊讲着讲着就开始说起了二十几年前的事,他说当时他也是一个刚入职的小警察,冲动又热血,差一点就把命丢在了樱井千雪手上,好在范丞丞出现救了他。


 


‘我这次见到范先生,他还是和二十几年前一模一样,我却变老了不止一点点啊!’


 


林跃峰笑着摇头叹息的样子深深的留在了黄明昊的脑海里,二十年对于一个人类的意义是什么呢,足够让青丝染上白霜,也足够让眼角添上褶皱。


 


可对于范丞丞来讲二十年又算什么呢,是弹指的一瞬间?还是是他无尽生命里的渺小的一粟?那自己又能在他的生命里待上几个二十年呢?


 


 


 


眼看着自己怎么说范丞丞都无动于衷,黄明昊生出了极大的委屈和失落,他开始任性又幼稚的试图以言语来刺激对方。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咬我了。”


 


“肯定是因为你想等我变老了之后就甩了我,然后又去找新鲜的小男孩小女孩——唔!”


 


黄明昊的话被一颗塞到嘴里的草莓打断,经过他刚才那些口不择言的话后,范丞丞也一点没有生气,他脸上挂着笑意,语气是明显的温柔:“好吃吗?”


 


看到范丞丞脸上的温柔笑意,黄明昊感觉自己像是一掌打在了棉花上,立刻就生不起气来了,他嚼着嘴里的草莓,闷闷的回了一句,“还行吧。”


 


“当你变成僵尸后,你就再也不能食用除了血液以外的任何食物,你会失去味觉,咀嚼任何东西都会像是在吃泥土,喝咖啡会像泥水流过你的喉咙一样的难受。”


 


范丞丞望着眼前鼓着嘴嚼草莓的人,眼底既温柔也复杂。


 


“你要远离你的朋友和亲人,你不能在一个地方待超过十年,你会失去一切正常的生活,只有永恒的孤寂长伴着你。”


 


“你不该过这种生活,你应该……”你应该娶妻生子生老病死,去过最平凡却温馨的生活,而不是像我一样成为一个不老不死的怪物四处苟活。


 


范丞丞突然就说不下去了,他怎么可能不希望黄明昊永远的陪着自己,他又怎么可能希望他离开自己去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且本来一开始就是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去靠近了他,现在又说这种话,未免显得既苍白又可笑。


 


“……不对。”


 


黄明昊的声音带着不自觉的哽咽,他眼里满满的全是心疼,眼前的范丞丞就像一座孤寂的岛屿,把所有人都远远的隔在了海岸,这座孤岛在海上漂泊了一百多年,他没办法上岸所以也不肯让人接近他。


 


“不会是永恒的孤寂了,因为我有你啊。”


 


黄明昊和范丞丞对视着,他努力的睁大眼望着对方,他想要架起彩虹桥闯进这座孤岛,“我想永远陪着你,我也想你永远陪着我。”


 


“你曾经说过,只有靠近我你的血液才会流动,才会变得炙热温暖,可你知道吗,你的温暖又几次把我从寒冷中拉了出来,我希望你永远温暖,也永远给予我温暖。”


 


“我可以不吃草莓不喝咖啡,我只要你。”


 


黄明昊忍着哽咽说完这段话后终于忍不住抱紧了范丞丞,范丞丞却一直都没做出反应,又忍不住有些委屈了起来,他的侧脸撒娇的蹭了蹭对方的颈窝,小声的吸着鼻子委委屈屈的开口。


 


“好不好嘛?”


 


“好。”


 


直到听到了范丞丞肯定的回答黄明昊才安心下来,闻着范丞丞身上独有的气息,他把脸埋得更深,撒着娇不愿离开。


 


范丞丞的手掌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掌心柔软的发丝,怀抱里的人被暖黄灯光笼罩着,显得更加温暖而柔软,连带着自己从来都是冷白色的手背也增添了几分暖意。


 


冰冻百年的血液已经忘记太阳的灼热,却会永恒拥有你的温暖。


 


 


END.















*部分设定和梗参考于《驱魔警察》和《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可以把这篇当做这个“袭警”的后续篇


当然在当时打出这个小剧场的时候我也没想过用吸血僵尸的设定


勉力完成的一个故事,希望没有太糟糕


顺便再说一句,这篇其实是提前十二个月给myxm的明年生贺:)


我爱我u!


评论

热度(1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