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皇权富贵】耍赖(一发完)

来日方长♡

一块六毛:

*私设,架空练习生时期,编的


*勿上升,ooc归我





——








“这是新来的练习生。”





女经理把黑外套黑长裤黑帽子的男生往前推了推,他抬头看了一圈练习室里十几个差不多年龄的孩子,嘴角绷成一道笔直的线条。



“范丞丞。”





那是黄明昊第一次听他的声音,有些低哑,硬邦邦地听不出什么感情,可又像一把重锤一下一下实实在在地敲在他心坎里。


三个字,一笔一划都足够深刻。





于是他第一个打破练习室里过于安静的氛围,他从面前的大镜子里看见自己笑得眼睛都眯起来,走了几步站定在范丞丞面前,有些傻气地张开双臂,“你好啊,我叫Justin,是这里的练习生。”





可对面的人只是抬起头同他对视了几秒,就在短暂的时间里黄明昊看清了他的五官——线条硬朗、似乎面部肌肉都紧紧绷着,平白添了几分冷漠。范丞丞没有迎合他示好的拥抱,甚至连胳膊都没有抬一下,全身上下只有眼皮子掀了掀。


然后他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好。”




不同于黄明昊写在脸上的喜悦,他面无表情,眼底也看不透是什么情绪。





黄明昊没有过多纠结,他垂下胳膊拍了拍运动裤的口袋,嘴角的笑意敛去大半,唇线刚好抿在对陌生人友好微笑的弧度,一副公事公办的公式化口吻,“以后多多关照。”





范丞丞指尖动了动,到底是没有做什么动作,原本微微张开些的唇再次紧抿得笔直,招呼都没打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是先去收拾宿舍了。





黄明昊摸了摸鼻子,耸耸肩退回几个男孩中间——无论在哪里他一向是颇受欢迎的那个,撒得了娇,卖得了萌,关键时刻又不会掉链子,是同龄人中间的主心骨。



和形单影只、看起来甚至有些抗拒人群的范丞丞截然相反。





“他看起来好凶。”一个练习生吐了吐舌头,哪怕人都走了还是很小声地吐槽道。





“或许吧。”黄明昊似乎不是很在意,答得也漫不经心。那个时候的他的确无所谓范丞丞是什么样的人,他年纪尚小,所以还不明白推着他走过去示好的理由,也不知道第一次看到对方就骤然加速的心跳频率原来就是喜欢。






_





范丞丞从宿舍换了一身运动服重新回到练习教室的时候里面正在跳舞,几个男生跳得还不是很整齐,站在中间的Justin最为突出。他每一个动作都准确地踩在鼓点上,看似跳得自由随意,实则每一分力度都刚刚好达到指尖那一点,不多也不少。面上不同于刚才的明朗,而是换了一副痞气又有些凶巴巴的面孔。




范丞丞下意识捏了捏拳,紧紧抿住唇。




这是他在情绪不稳定时候的习惯性小动作,他不善于应对这群和他同龄的男生,甚至连一个主动示好的拥抱都无法接受。别人不知道,可在他心里始终是过不去的一道坎。



——他是这所经纪公司老板的儿子。





不提他究竟实力如何,能直接加入到这个最接近预备团的集体本来就是走关系得来的机会。即便实力差不了多少,他总是觉得自己和这里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范丞丞就这么单方面地把这个教室里的人划分成了“别人”和“自己”两个派别。






音乐结束的时候黄明昊浮夸地歪歪斜斜走了几步去够墙角的矿泉水瓶引来其他几个男孩一阵大笑,却在仰头喝水的一瞬间对上镜子里反射出的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范丞丞。




他飞快地灌了大半瓶水下去,一边拧上瓶盖一边笑眯眯地转身冲靠着门框不吭声的范丞丞挥了挥手,“你回来了啊?那咱们一起练习呗?”





范丞丞不由自主地向对方所在的方向走,一直到了他面前才停下脚步。黄明昊疑惑地歪了歪头,“怎么啦?”





“我……想喝水。”范丞丞没有直视他的眼睛,有些窘迫地别过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腿脚怎么就不听使唤地走过来了,再加上这句蠢到家的台词,他的练习第一天简直丢尽了面子。





“好像没有多余的了,你喝这个行吗?”黄明昊把自己刚拧好瓶盖的水递过去,“不行的话我帮你去买?”





“不用,这个就可以。”范丞丞劈手夺下黄明昊手里的水瓶,用力过猛导致塑料瓶身发出很大的声响。本来他也不是真的渴,在这样尴尬的氛围里他直接就忽视了同黄明昊共用同一个瓶口喝水这件事。


当然也没注意到对方盯着他的嘴,非常不矜持地“咕嘟”咽了一口唾沫。






“那开始吧?”


重新从范丞丞手里拿回水瓶的时候黄明昊已经运用刚学没多久的表情管理能力收住了不自然的情绪,他将矿泉水瓶放回那个角落里,然后去音响旁边换歌,一边回头对范丞丞说道,“你可以先看我们练习。明天早上才会有舞蹈课,今天下午都是让我们自己练。”





范丞丞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那人微翘的嘴角,默默地在心里重新给这个练习室里的几个人分了个类。





黄明昊和范丞丞……以及其他人。




 _





过了一周范丞丞才知道黄明昊比他还小了两岁,无意间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抱着一盒沙拉嚼菜叶子嚼得起劲,用余光扫了一眼不远处和同伴抢肉抢得正欢的黄明昊,默默腹诽着这人怎么都吃不胖的。


难道是因为年纪小所以新陈代谢快吗?





其实若不是听到其他人提起,范丞丞一直都认为黄明昊比自己还大几个月,或者至少是同年。虽然他平时总是做很孩子气的事情,但在紧要关头却永远是最冷静地想解决办法的那个。大部分时间里范丞丞有些看不透他,在觉得他不过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会被他偶尔的沉默迷惑,可当他开始怀疑对方其实心智很成熟的时候,黄明昊又会用一些幼稚到家的举动把他的这种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就在范丞丞胡思乱想了一通,又塞了一大口生菜皱着眉咀嚼的时候面前忽然“啪”地多出一个餐盘,紧接着就是黄明昊那副平时总是挂在面上的灿烂笑容。





他颇为夸张地瞪着范丞丞面前的饭盒,“哇,你就吃这些啊?这样会低血糖吧?”一般说着他一边夹起一大筷子培根卷,“分你点呗?”





范丞丞垂下头看了一眼自己吃了一大半的蔬菜沙拉,抬眼望向黄明昊筷子中间夹着的那块看起来就鲜香可口的培根卷,却在它上面停留了五秒后不受控制地视线上移,从对面那人的下颔线到柔软的唇线,再到笔挺的鼻梁……最后直直对上他的眼睛。




他不知道要如何形容那双眼睛,带着似乎是独属于他的狡黠和男孩子特有的无辜,却又不会过火,一切都刚刚好,恰到好处地在范丞丞心尖上挠了一下。





从小对商业圈里那套都有所接触的经验无一不提醒着他见好就收,可他却妥协一般扬了扬唇角,就着还举在半空的筷子一口吃掉了那块培根卷。




味道如何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唯一清晰而确信地存在于脑海里的,是黄明昊睁圆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惊喜,以及他第一次没有连名带姓地称呼自己。





——“丞丞,你刚刚是笑了吗?”





范丞丞嘴角的弧度还没来得及压下去——或者他根本没打算压着了。他看见黄明昊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连珠炮似的一遍遍念叨,“你笑起来好可爱啊,你再笑一个嘛,以后多笑才好看啊!”





他点点头,把那一大盒沙拉往旁边一推,身体向前倾了倾,直接把筷子伸向面前的餐盘。





“那我就不客气了!”



“客气啥!以后咱们都要一起的!”





话说得很简单直率,却像一句承诺,激得他鼻头发酸。



一根肉串咬了一半,他听见自己很小声却异常坚定地,甚至带了些哽咽地“嗯”了一声。






只有他自己听到了。


那便足够了。



_





范丞丞和那一帮同龄男生打成一片后就彻底暴露了自己放飞自我的本性,没事损两句,有事相求就耍个赖,也不知道谁给他起了个“老赖”的外号,于是他们几个的微信群名就变成了“今天也是为老赖掉发的一天”。再后来几个人聊天时候扯皮扯到用名字首拼取外号,之后更加为人所知的“福西西”之名就此横空出世。





只是在一大片“福西西”的称呼声中,总有一道声音自始至终都坚持着喊他“丞丞”。



是黄明昊,范丞丞只要听一个字就能辨别出声源是他。





“丞丞,一起吃饭啦!”


“丞丞,我给你带了瓶水,对你好不好!”


“丞丞,我刚刚跳舞是不是超帅——你也超帅的哦!”


“丞丞……”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和黄明昊就忽然成为成天勾肩搭背地混在一起,好到衣服裤衩都混着穿的兄弟。奇怪的是他们俩没有任何一个觉得哪里奇怪,走到一起的过程自然而然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后来他们的舞蹈老师同别人谈起范丞丞时说,“这孩子在旁人面前要么是范丞丞要么是福西西,就算是老赖也带着点佯装出来的深沉,只有在Justin面前才真正像是个无忧无虑、皮天皮地的成天耍赖皮的男孩。他俩挨到一块儿能把屋顶给掀了……但我们作为前辈其实更希望他一直这样,不是被逼着长大去承担责任的艺人,仅仅是个男孩而已。耍赖也没关系,Justin从没和他真的生过气。唔,好像是生过一次气的,只有一次。”






黄明昊对于自己一定要坚持叫范丞丞“丞丞”这件事有着近乎偏执的固执,他无所谓其他人如何称呼,也乐于看他和很多练习生打成一片获得更多外号。




可他只用“丞丞”。





不论是有什么好笑的事情要和他分享,还是吐槽哪个老师又怎么怎么样,或者是……在眼下的情况。






“丞丞?”





从小卖部偷偷溜回来已经接近十二点了,这会儿连草丛里的虫鸣声都全部静音。可三楼练习室的灯还亮着。


黄明昊记得自己离开宿舍的时候就剩范丞丞没回来了,他赶紧往楼里跑。电梯停在十二层,黄明昊干脆一转身冲进楼梯间。



跑到二楼再往外探头一看,练习室的灯已经关了。可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直接下去到门口等人的时候,楼上大概一层左右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黄明昊当即提了速,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上跑,到转角处只能看见昏暗的光线下一个影影绰绰的模糊身影。他一边试探着靠近一边又问了一句,“丞丞?”





回应他的是一声非常轻的抽泣。





黄明昊当下就确信了对方就是范丞丞,他一步跨到人旁边,一手搂上他的肩膀一手把他的一条胳膊绕过自己的后颈打算把人架起来,“你摔到哪了?还能走吗?”




他一边往楼梯间外面挪,一边还摸出一包纸,单手抖出来一张,“你擦擦眼泪,咱们找个亮堂的地方看看严不严重。”





到二楼的走廊里的灯光下时,范丞丞已经把眼泪擦干净了,手心里攥着皱巴巴的一团餐巾纸,眼眶和鼻尖皆是红通通的。




看得黄明昊平时那张利索的嘴这会儿别说怼人了,连一句普通的安慰都说不出来。





“你……”他抿了抿唇,到底还是没能憋出一句什么,只是沉默着把剩下那一包纸巾都递给范丞丞,然后蹲下身去检查对方的脚。




脚踝处已经肿得挺明显了,黄明昊皱起眉,咬牙想了一会儿,“我背你回宿舍,我那里有药。你这脚不能自己走。”





范丞丞说话还有些磕巴,说半句抽一口气,“不、不用…这么点路我还能、走。”





本来黄明昊心里还压着难受,听他来了这么一句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放松了不少,他拍了拍范丞丞的肩膀,“你tin哥很靠谱的,你可别把两只脚都扭了到时候没法练习,得了,再擦擦脸就上来,得早点回去给你上药。”





话说到这份上范丞丞也不再矫情,从善如流地趴上对方的肩膀。





“哎,你还好啊,也不是很重嘛。”






黄明昊稳稳当当把人背到楼下的时候,范丞丞盯着他的耳根想,十几岁的少年的肩膀和宽厚一词压根搭不上边,甚至有些瘦削,可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夜很深了,只剩寥寥几盏路灯亮着,能看见几只飞虫绕着灯光转圈。半轮月亮被一朵云挡去一半,一颗启明星孤零零地在天边闪烁着。




这条路走到一半的时候黄明昊犹犹豫豫地开了口,“丞丞,你…要是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和我说。”



范丞丞没有回答他,他只是紧了紧搂着对方的手臂。





说什么呢?




说他是老板儿子,走了后门才空降来和他们一起练习,说他其实很努力,但似乎总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目标,还是……





说我其实很喜欢你,想和你谈恋爱,想和你拥抱接吻,想得我要发疯。




_





一到宿舍黄明昊就安置好范丞丞去拿药箱给他上药,叮嘱了一堆洗澡时候的注意事项后在他洗漱时又查了不少消肿的方法,就连他自己扭到脚的时候都没这么上过心。





范丞丞出来的时候黄明昊已经在备忘录里罗列了一长串的笔记,看他出来了刚要起身去把人架到床上,就看见对方单腿一蹦精准地跳进被窝。





黄明昊目瞪口呆,比了个大拇指,“少年好功夫。”





他关了大灯只留床头一盏小夜灯,怕范丞丞万一要上厕所摔着,躺了一会儿后忽然听见对面床的人叫了自己一声。





“Justin,你睡了吗?”





黄明昊支棱着脖子看到他似乎是乖乖躺着和自己说话,才又放心地躺回去,“没有,你说。”





“我是不是拖你们的进度了?”他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可黄明昊略一思索就知道他在愁什么了。



无非是空降过来怕自己融入不进去怕自己不如别人,怕自己耽误了谁。





“你想什么呢,你在我们这儿,怎么说我排老大你也能排上个第二。”黄明昊半开玩笑地接了一句,“我说真的,你别有这样的顾虑,我还指望和你一起出道呢。”





一起出道。


范丞丞这会儿十分庆幸自己头埋在被子里,因为他又哭了。只是这次不是因为压力大,而是被这四个字狠狠戳中心窝。



过了半晌,黄明昊听见那边说得极认真的一句,“好。”





他终于是把心搁进肚子里了,“赶紧睡吧,晚安。”



“晚安。”









如果他早点知道范丞丞能干出这种事情,头天晚上怎么说也得给对方灌个八百字心灵鸡汤把人给说通了才行。





第二天的第一节舞蹈课黄明昊去见了经理,对方透露了一点公司有意要从他们之中挑人组合出道的消息,喜滋滋地刚想回去和范丞丞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就看见练习室里那人疼得脸色发白额头冒着虚汗还在练舞的情景。


他只觉得一股火直窜脑门,二话没说把人架到一边去让他坐着,三两句和舞蹈老师解释清了他扭伤脚的事情,然后怒气冲冲地指着对方鼻子就开骂,“范丞丞你当自己铁打的?了不起了啊?脚踝肿成馒头了还在这跳?你怎么不去中心公园去solo一段呢?能耐了你啊?”





范丞丞摆出平时耍赖皮的架势,“我也不是很疼,睡了一觉就好多了,真没事儿……”





“你闭嘴!”黄明昊软硬不吃,一挑眉一瞪眼,“好多了?裤腿卷起来看看多好呢?你是不是缺心眼啊范丞丞?”





“……”范丞丞自知理亏,不吭声了。





以往都是他仗着黄明昊从来不跟自己生气,动不动就撩他两下或者不轻不重地给他几拳,今天头一回被人压着怼居然莫名其妙地有点窝心。





完了。


范丞丞想。


自己该不会是单相思成了个抖M吧。








中午黄明昊还念叨着要盯着范丞丞多吃点,结果找了一圈没找着人,打了几通电话也一直是正在通话中,准备回练习室再看一眼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楼道里有他的声音。拐过去一步,他先看到的是公司老板。





他还奇怪着老板怎么跑下来了还专程找范丞丞,脑补了一半就听见范丞丞在那边喊了句“爸”。





黄明昊在原地直愣愣站了三秒,而后转身就走。




他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_





范丞丞察觉到黄明昊在躲他。





平日里晚上他回来的时候对方都会笑眯眯地说一句“你回来啦?”,然后给自己塞两包小零食,要么就是拿着小音响放他们都喜欢的rap。可最近他回宿舍压根看不见黄明昊的人影,难得碰面也一句话都说不上呢,对方已经掉头就走。


午餐时间黄明昊也不来和他一起了,范丞丞看着他坐在一群练习生中间被拥簇着的场景,赌气般又吃起了大份的蔬菜沙拉,下午把自己饿得眼冒金星的时候也没能博得对方一句关心,不知道究竟在跟谁过不去。


练习结束有什么要溜出去撸串一类的活动黄明昊也不再拉着他一块儿了,如此三番五次下来,就连一同练习的伙伴都觉出不对劲。





“福西西,最近你和Justin怎么啦?闹矛盾啦?”





范丞丞这才猛然发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叫自己“丞丞”了。





他咬牙切齿地把一片不知道什么菜叶子嚼得咔吧咔吧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没有,我们好着呢。”



同伴碰了一鼻子灰,不再往枪口上撞,两人间沉默下来,范丞丞又朝黄明昊的方向瞥了一眼,觉得自己的委屈像瓢泼大雨把整个人里里外外都浇了个透湿。







下午的练习他请假了,哪儿也没去就待在宿舍里思考人生。





范丞丞捧着自己一颗湿漉漉的心却找不到对象可以双手奉上,他想不出黄明昊那么一个纯粹的人怎么能和自己说断就断得这么干净。



就因为自己总是耍赖,总是欺负他吗?





“那我可以改啊……”



他泄愤般坐在黄明昊床上把他平时还挺喜欢的那个玩偶往门口扔过去。





门忽然被打开了。





玩偶砸在了连惊讶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摆出来的黄明昊脑门上。






“我……”范丞丞想解释,但是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黄明昊把玩偶从头上扒拉下来,“你好幼稚。”





范丞丞疑惑地看他,心里有点诡异的激动——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跟自己抬杠了,这意思是脾气闹完了?


之前有多委屈现在都被他抛之脑后了,曾经默默念叨的等以后要把黄明昊打一顿的事情也没有付诸于行动。





“我是来告诉你一声,上面决定咱俩组合出道了。”





“哦。”范丞丞习惯性地应了一声,过了几秒后瞪大眼,下巴都快磕地上了,“等会儿,你再说一遍?”





黄明昊一脸嫌弃地看着他,“我说咱俩组合出道,就咱俩!”



心里却松了口气。




——范丞丞提前不知道这件事,也没有瞒着自己什么。


那就够了呗,他差点忘了,对方也不过就是个刚成年的男生而已。





_





公司官方公告很快下来了,作为这帮人里最早出道的两个,范丞丞和黄明昊商量着请客跟其他人吃顿饭。


他没找什么高级酒店的宴会厅,而是包了一家地方菜的大包间,十几号人吵吵闹闹一顿晚饭从六点多吃到八点半,然后又转场去KTV。




一群小孩大都还是未成年,也没什么可以玩的,到了最后还是没能逃过十几岁聚会的固定项目——真心话大冒险。



大冒险是不大可能了,他们这帮人平时就生活在一起,什么尺度的玩笑都开过了,实在没有险还能冒的,游戏干脆被改成了真心话。





玩了几轮,范丞丞运气好一直没被抽到,反而是黄明昊先他被转到了。旁边一个练习生问了句,“Justin有喜欢的人吗?现在。”





在场的人有看热闹的有好奇的有八卦的,唯独范丞丞格外认真地等着他的答案,他低着头死死盯着手里的一副扑克牌,装作漫不经心实则紧张得要命。





然后他听见那个人用无论是说rap时充满魄力还是叫他“丞丞”时带点亲昵都牢牢抓住他的耳朵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回答道,“有啊。”






范丞丞冲出包厢了都还不知道,在他低头紧张得全身绷紧的时候他生生错过了黄明昊看向他温柔又缱绻的眼神。








黄明昊是在隔着两条街的路边捡到范丞丞的。





那个人就单手插兜靠在电线杆边上,不知道的恐怕以为他在拍街拍画报。黄明昊有些哭笑不得地走近他,“你怎么了?”





范丞丞沉默了一会儿,做了半天的心里斗争,还是深吸一口气决定摊牌。






“Justin,我觉得有些事我们必须要说清楚。


“我姐一直跟我说以后对待感情要认真,不能随随便便就相信什么所谓的一见钟情,因为那不过是单纯看上了对方的外貌而已。以前我笃定自己不可能做出见色起意的事情,但后来打脸了。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哪怕就是外表而已,总之是我的菜。



“可现在我必须澄清,一见钟情没什么不靠谱的。如果从第一眼就足够深刻,那么在那之后的每一次接触都是沉淀的回忆,直到今天,我们要出道了,沉淀下来的喜欢已经足够我鼓起勇气把所有这些都摊开在你面前。你要离开也好,或者觉得我恶心、不可理喻也好,我全盘接受。”





范丞丞攥着拳紧紧抿了抿唇,“还有就是……我姓范,这个公司姓范,我爸的确就是顶楼办公室里坐着的那个人。很抱歉瞒了你们…对不起。”





黄明昊站在原地看着面前这个套着黑色大衣的男生,恍惚间好像回到初见的那天,他也是这么酷地出场,给他一种很不好相处的错觉。





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经历过的事情走马灯一样在眼前哗啦啦地翻过,他们之间就好像隔着层层叠叠的罅隙,氤氲而冗长。





沉默的时间越久,范丞丞的心就越沉。他开始后悔自己凭着一股冲动就把所有事都说出来,也不顾时间地点是否突兀……还有黄明昊究竟能不能接受。





然后他看见对方向前迈了一步,紧跟着又是一步,直到站定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爸是老板的事情了,后来我开始躲着你,但再之后我想通了。



“我发现我没你不行,范丞丞,我有个致命的缺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范丞丞绞尽脑汁也没能想出个多合适的答案,只能求助地望向对方……然后他被黄明昊抱住了。




他下意识地回抱住怀里的男孩,听见他用自己着迷不已的声线在耳边吐着热气,字字在他的左心室掷地有声,





“缺点你。




范丞丞一个没绷住差点笑出声,温馨散了些进夜晚微凉的空气里。黄明昊紧跟着又开口问他,





“能补上吗?”





脱口而出的吐槽在舌尖打了个弯被范丞丞咽了回去,



“补得上,今天不够就明天,今年不足就加上明年。一辈子还长,我们慢慢来。”





“你这是耍赖,怎么还能分期付款的?”黄明昊在他肩膀出闷闷地笑。





“对,我就是耍赖。”范丞丞承认得坦然,“只对你耍赖,没有反驳的余地。”






那天的那条街很静,暖黄色的路灯在他们头顶上就像一束光聚在他们身上,替他们定格相拥的一刹那。






那两个十几岁的男孩,他们来日方长,前路可期。










Fin.

评论

热度(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