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权贵】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可以做你的浮木”

FragileMonsoon:

*4k+,ooc*




01


 


黄明昊大四申请奖学金的时候,被学校告知少了十小时志愿时间,补齐了才能申请。正好学姐那有一个活动缺志愿者,黄明昊就去了。


 




阳光橙橙福利院。


 


这个福利院是全市最靠谱的福利院,据说是一个大集团投资的。设施很好,从院长到员工都接受过专业的培训。黄明昊跟其他两三个志愿者一起,连着一周每天下午都要到这里来陪孩子们做游戏,聊聊天什么的。


 


整个城市刚刚脱夏,福利院有一棵怀抱粗的柳树,躲在树上的蚂蚱都不叫得那么起劲了。福利院刚好新来了一批物资,黄明昊他们到了之后就帮着发发衣服,孩子们都穿的体面极了,暖和和地迎接秋天。


 


黄明昊第一次见到小佳的时候,小佳站在人群外边。拎着一只很旧很旧的玩具熊。叫到她的名字也不过来拿衣服,最后还是老师送过去给她的。


 


黄明昊长了一张娃娃脸,身上还有一种奇妙的亲和力。几乎所有的小朋友一上来就抱住他,能搂住他的腰的就霸着不放,搂不到腰的就挂在他手臂上,争先恐后地“哥哥哥哥”地叫。就连那只高冷的三花猫都常常走过来蹭他的脚踝。


唯独小佳。


 


小佳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孩,老师给她梳了双马尾,衬在两边,显得圆圆的苹果脸又小又可爱。小佳的眼睛是好看的杏仁眼,眼角下垂而眼尾上翘,看人的时候总带着几分无辜。


 


黄明昊来了三天,都没有看到小佳开口说过话。小朋友们扑上来搂着他围着他的时候她就抱着她的娃娃站在外围,脸上没什么表情,没有渴望,也看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一招呼她她立马扭头跑开。


 


趁着其他孩子在吃下午的点心,黄明昊抱着小三花来到小佳的房间。小佳不跟其他孩子一起吃。“佳佳,听说这只小猫咪是你的呀。”黄明昊把小猫咪轻轻地抱起来举到小佳面前,小佳正用签子吃着水果,看到三花立刻抱了过去,一只臂弯躺着猫咪,一只臂弯躺着玩具熊。


 


“那我喂你吃吧,”黄明昊试探性地去拿那个小碟子,一边睨着女孩的反应,见小佳没推拒才完完全全捧了起来。他插了一块甜瓜递给小佳,小佳盯了一会儿,又抬眼看了黄明昊好一会儿,微微张开口。黄明昊看她吃掉之后开心得眼睛都眯缝起来:“真乖。”


 


黄明昊喂她吃完点心收拾收拾要走,却发现衣角被一只小手揪住了,他垂下头一看,小佳的小肉手捏着一张彩色纸,正极力地想要塞到黄明昊的手里。黄明昊接过来一看,上面写了四个歪歪扭扭的字:丞丞哥哥。


 


“小佳有轻微儿童忧郁症。范先生当时把小佳从几个老畜生手里救出来的时候,送到我们这里她就不说话了,只跟范先生更亲近些,别人靠近她她就跑开,也不愿意跟小朋友玩。她今天接受你喂她吃东西,我还是挺惊讶的。”


 


黄明昊想起了自己那段阴翳的日子。小佳还这么小,没有人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起来。他正听院长说着话,门口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是范先生来了。”


 


黄明昊看向那个方向,车上下来了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个子高高长得挺帅,戴着副金边眼睛,朝院长这边点了下头。小佳一听到汽车的声音就趴在窗子口,男人快步走进去,蹲下来,小佳亲昵地依上他的脖子。


 


“也就是小佳给你看的丞丞哥哥。”


 


 


02


 


范丞丞从福利院出来上了车让助理开车回去。


小佳还是放在福利院比较好,他一个大男人工作忙,还要照顾一个小女孩肯定照顾不周到。医生已经在找了,小佳智力没有任何问题,就是心理障碍。可是最难处理的也是心理障碍,那是一种应激反应,不可能你勒令她叫她别害怕她就不害怕,叫她变得乐观开朗她就乐观开朗。就算是要接受治疗也得在她敞开心扉的基础上,她得从内恢复。


 


下车之前助理问了一声,范总,那个Justin还用继续找吗?


 


范丞丞关门的手顿了一下:“找。”


 


西装、领带都被扔在沙发上,衬衫解了两颗扣子,范丞丞靠在沙发上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Justin是范丞丞大四的时候遇到的小孩。当时学校跟某高中合办了一个树洞活动,给范丞丞写信的就是Justin。


他有抑郁症。


 


两人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Justin有一次寄信来说,哥哥你寄一张照片来吧,然后我再寄一张给你。范丞丞那段时间忙着忘了,再写信过去的时候却被邮局退回来,说是这个人搬家了。范丞丞接管了公司,自己也换了个住址,想着这次写信告诉他新的。


没想到一切就这么断了。


 


很长一段时间,范丞丞都被愧疚裹挟着。不安就像藤蔓时不时地紧紧缠绕住他,他常常会控制不住地想,Justin怎么样了,有没有人再欺负他,会不会捏着一张挑了很久的照片怪哥哥没了音讯……


 


所以他看到小佳那样的时候心像被剜了一刀。成年人的抑郁症会比孩子更难熬。


他也想抱抱Justin。


 


 


剩下的四天,黄明昊都抽出了一点时间单独陪小佳。他给佳佳喂点心,跟佳佳一起撸三花,还学会了给佳佳扎头发。佳佳对别人会表现出明显的抗拒,但是对黄明昊不那样。黄明昊觉得她应该是有点喜欢自己的。佳佳喜欢那只玩具熊,那是范丞丞送给她的。佳佳还喜欢画画,画的很多都是简笔版范丞丞。


 


最后一天,黄明昊正陪着小佳做游戏,范丞丞突然来了。范丞丞把小佳抱起来,轻声问她:“小佳快要过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


 


小佳脸上浮现出特别柔和特别可爱的笑,她环住范丞丞的脖子小声地在他耳边说,游乐园。


 


黄明昊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自己和小佳还都挺幸运的,虽然因为一些污浊的事情把自己关在封闭的玻璃瓶子里,但是幸好都有一棵大树,给予氧气,给予依靠。


 


范丞丞用额头碰碰她的额头:“要带其他小朋友去吗?”


 


小佳低头绞了绞黄明昊给她扎的辫子,摇摇头。倏尔眼睛一亮,指着黄明昊。


 


两个大人都是一愣。范丞丞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漂亮男孩子,他一头卷卷的头发,脸蛋还有些肉乎,轮廓深而不凌厉,听院长说很关心小佳,刚刚他也看到了。


现在看来小佳也很喜欢他,难得。


 


“你可以吗?”


 


黄明昊对上小佳亮晶晶的眼睛,他头一次从她眼睛里看到一些渴望,之前除了平静就是抗拒。跟之前的自己一模一样。


他没法拒绝。


 


 


03


小佳不仅智力没问题,体力也没有问题。人多的地方她不愿意去,其他地方她能玩的全都搜刮了一遍。排队的时候范丞丞站在前面,小佳在中间,黄明昊在后面,尽量把佳佳与人群隔开来。可是黄明昊虽然个子高但体格小,范丞丞回头看他发现他好几次被后面的人挤得站不稳。


 


范丞丞不声不响地挪到后面,让黄明昊揽着小佳,而他虚扶着黄明昊的胳膊。乍一看就是小佳窝在黄明昊怀里,黄明昊窝在范丞丞怀里。


 


旋转木马坐了十几趟,小佳终于累了。她今天露出了好几次笑容,她的小兔牙跟黄明昊的很像,一笑起来就像微微咬住了嘴唇。“我来抱吧,你也累了。”黄明昊说着就把小女孩抱了起来,


 


他听到佳佳悄悄在他耳边说,哥哥,我今天很开心。


 


 


夜幕降临之后有一场游行表演,人挺多,范丞丞又把小佳抱了回来,让黄明昊走在道路里侧,两大一小边走边看热闹。小的是真的累了睡得挺熟,黄明昊倒像个小孩儿似的探头探脑地看着,好几次都快撞到前面的人了,范丞丞腾出手提着他的衣领给拽回来。


 


游行表演的队伍旁边有一些卡通人物助演,加热气氛,突然窜出来几个小丑,直窜到黄明昊面前。黄明昊被猛地激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头往范丞丞怀里钻。他紧紧攥住范丞丞肘弯处的衣服,把脸都埋在范丞丞的左肩,整个人都在发着颤地抖。


 


范丞丞还没清楚发生了什么,空出一只手把黄明昊拢住,一边用手掌拍着他的背,一边用哄小佳的语气说,没事没事。


 


 


 


范丞丞开车把睡得熟透的小佳送回了福利院。


黄明昊在车上呆了一会,还是没缓过神。


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又有些不对,仿佛回到了深渊似的梦魇,他身上一阵一阵地出冷汗。


 


范丞丞打开门上了车,黄明昊头上的汗珠在车载灯光的映衬下密得吓人。


“一起吃个饭?”小孩还是愣怔着,没有意识地点点头。


 


 


 


夜有些深了,城市有灯光就不孤独,高档的西餐厅里还是有温暖的烛火和摇晃的红酒杯。


 


黄明昊几杯红酒下肚觉得好多了,身上也暖和起来。还没等范丞丞问他刚刚怎么回事,他倒是自己先开了话匣子。


 


“范总,我也得过抑郁症。”


 


范丞丞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高三的时候有几个男生想要侵犯我……你可能不信……就是肉体上的侵犯。他们戴着小丑的面具,把我摁在杂物间……但是我死都没屈服。”


“他们没得逞又在学校造谣,说我是那种任谁都可以胡来的人……论坛上铺天盖地都是在骂我。”


 


他又喝了一杯。小脸上两坨潮红,跟熟透的桃子似的。他手托着腮,看似无关痛痒地说着这些阴郁的事情。


 


范丞丞隐在桌下的手死死抓着桌布。


 


 


“后来我就抑郁了。可是我爸妈,还有那些同学,他们根本就不懂。


 


他们只会想,心情不好啊,过段时间就好了,出去放松放松,很快就忘记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根本不是这样的。”


 


“但我遇到一个人,他跟您一样好。他每次写信来,都会问我今天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快乐的事情要分享。虽然现在联系断了,可是我还是觉得,我真幸运。”


 


 


桌布被范丞丞抓湿了一大块。


 


这是Justin的故事。


 


 


 


助理的短信发来的时候惊得他手一抖:“找到了,这是Justin的住址。”


 


 


范丞丞深呼一口气,他听到自己颤抖地开口:“黄明昊,'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可以做你的浮木'这句话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嘿嘿嘿,树洞哥哥写给我的信里有这句话。”黄明昊意识已经有些不清明了但眼睛亮的吓人。


 


“是我写的。”


 


黄明昊头一歪,像是听懂了呆住了,又像是没听懂。


 


范丞丞起身,一把揽起喝多了的黄明昊:“Justin,树洞哥哥送你回家去。”


 


 


04


 


范丞丞顺风顺水地把黄明昊推到自己的温情港湾。


 


他把黄明昊送回家的那天,黄明昊在家门口像小佳那样搂住了他的脖子,甜腻腻地开口说,范先生,那我以后可不可以也像小佳那样喊你丞丞哥哥。说着还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他的脖子。


 


范丞丞那一瞬觉得把他的心捧出来都可以。


 


他知道黄明昊有多敏感。人对待陌生人会很容易说出心里话,说出那些对熟人难以启齿的话。范丞丞一开始对于他来说是陌生人,他吐露出了那些痛苦,他希望被抚慰、被爱、被很肯定地告诉,坏的是他们,不是你。不知道在失联之后他是怎么度过的,或是吃药,或是自我排解,或是换一种宣泄方式,不管怎么样他都熬过来了。范丞丞看到了在最黑暗的那段日子里黄明昊最脆弱的灵魂,他再看到如今的黄明昊这么温暖这么美好,他只觉得这个小孩真是个天使。


 


两人顺其自然地牵手拥抱接吻,虽然大部分是由范丞丞主导,但黄明昊脸上幸福的笑让他知道,他是喜欢的。


 


晚上,黄明昊第一次在范丞丞家里住。范丞丞把他摁在床上,剥开他的浴袍,小孩刚洗完澡身上还泛着粉红。范丞丞语气冷冽地问:


“那帮畜生当时碰你哪了?”


 


黄明昊并不是那么想回忆,还有些抗拒,胡乱指了几个地方,伸出小手想推开面前这个带着低气压的人。


范丞丞摁住他的手腕,倾身一一吻过,他的嘴唇化作两片羽毛,从那些地方柔柔地划过,吻得黄明昊的大脑失去了思考能力。


 


 


“没有了。”


 


“唔?”黄明昊眼神迷蒙地看着身上的人。


 


”你的那些不开心不快乐,你的那些恐惧害怕抑郁,都没有了。”


 


 


 


 


有一对研究儿童心理的华裔夫妇想要尝试帮助一下小佳。这对夫妇人很好也很专业,范丞丞和黄明昊带着小佳跟他们相处了几天,小佳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好。


 


再次见面的时候,小佳竟然主动扑向那位太太,她先生在一旁说:


 


“抑郁症说难治也难治,说不难也不难。如果她能获得足够的爱让她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疼她护她,那她也就会对这个世界有渴望了。”


 


“社会上有很多人都吝啬的,他们更倾向给人恶意,而不是关怀。”


 


“但是你们俩做的很好,你们给了她爱,让她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很澄澈的爱。”


 


 


 


05


 


入冬了,范丞丞和黄明昊牵着手在公园里散步。


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小佳打来的视频电话。她被那对夫妇养得很好,苹果脸越发红润。她举着下午刚画的画对着摄像头,奶声奶气地说:“这个是丞丞哥哥,这个是昊昊哥哥。”


 


突然又想起来什么,懊悔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低下头补了几笔,再竖起来的时候两个人的中间多了一颗爱心。


 


“我爱你们,你们也爱我对吗?”


 


“小佳,我们都很爱你。”


 


“你们也要爱彼此。要听小佳的话哦。”


 


好的。


 


他们对小佳说,对自己说,也对彼此说。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当海水涨上来的时候,我可以做你的浮木。


 


每个人往那海水里加一滴爱,


 


没有人会被深渊吞噬。










//抽空写的。很粗糙


我好朋友的朋友上了大学之后患了很严重的抑郁症


幸运的是她遇到了她的男朋友,现在好多了。




你要相信神爱世人也爱你


还有好多好多人爱你。



评论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