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黄医生,我牙疼

甜到牙疼!

苏苏苏陌子:

写手丞×牙医昊


甜到牙疼的速打小甜饼


谢谢你能喜欢我的文字


00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会让人无法自拔,一个是牙疼,另一个是爱上一个人。


01


一月初,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范丞丞被助理扯着耳朵踩在雪地上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很快,不远处的马路上停下一辆出租车。


坐上车拉上车门范丞丞就被助理怼着耳朵训话。


明明是交稿的一天刚准备同助理去大吃大喝,刚吃了口火锅范丞丞倒吸一口凉气。


完了,牙疼。


往车门缩了缩范丞丞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撇了撇助理,那人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从他的大衣口袋里掏出他藏着的棒棒糖。


奇了怪了,名气洋洋的言情小说写手范丞丞有一项怪癖。


码字时嘴里一定要叼着什么。


这对范丞丞来好说,本就嗜甜如命,干脆随身都会携带几根棒棒糖。倒是没料到会得了蛀牙。


“你委屈什么啊?我以为你早就来看牙医了,结果拖了那么多天。”助理在一旁喋喋不休,把他的思路吵了回来。


“现在疼成这样,怪谁?烦死了!”


范丞丞隔着大衣摸着裤兜里藏着的一颗硬糖愉悦的眯了眯眼。


出租车稳稳的停在路边,助理掏了钱硬生生把范丞丞推下了车。打开车门凉气扑面而来范丞丞不由哆嗦了一下。


“就这家?”


诊所的招牌是白底棕色楷体,潇洒飞扬的写着“乐华口腔诊所”六个字。


“还能是哪家,快给我走!”


一走前,玻璃门自动打开,迎面扑来一股双氧水的味道。


范丞丞皱皱鼻子。


前台的其中一位护士小姐抬了抬眼,弯唇温和的问:“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有,约了王医生。”


护士小姐听了点点头,手在键盘上敲击几下,然后指了指一旁沙发。


范丞丞点了点头说了句谢谢,说话的时候口里像是含了一口水,缓慢又口齿不清。


助理看他白了脸,安抚道:“不用怕呀,你的脸都肿了,里面估计发炎了,今天肯定拔不了。而且不一定要拔,说不定不算严重。”


听到这句话,范丞丞不满的瞪了她一眼,腮帮子微微了鼓了起来。


“又不是你拔牙你当然不怕。”


坐了一会范丞丞左瞟几眼右瞟几眼,一位护士小姐就来了,把他们带到一间诊疗室。


王医生是一位微胖的中年男子,虽然带着口罩看不到全脸,但是弯弯的眼角显得十分面善。


范丞丞很自觉的躺到牙科床上,很紧张的看着王医生的一举一动。


王医生笑容和蔼的打开手术灯,小助理给予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范丞丞的蛀牙坏的较深,触及到牙神经,引起牙髓发炎,也因此伴有剧烈的疼痛。


王医生用器材将她的牙齿影射到眼前的屏幕上,慢条斯理的给他解释:“你这颗蛀牙已经坏的比较厉害了,这种情况一般是用根管治疗。治疗后,为了防止牙齿折裂,还有延长牙齿的寿命,建议是戴个牙冠加以保护。”


小助理在一旁替他问:“意思是可以不用拔牙吗?”


“不用拔也可以的。”


谈好价钱之后,门外一个护士拿着手术盘走了进来,王医生开始治疗。


麻药劲渐渐上来,范丞丞嘴唇麻了一圈。冲医生点点头后王医生拿起用具。


小助理听着一阵阵滋滋的声音不由得退出房门打了颤。


反正打了麻药,应该不会很疼吧……


02


范丞丞嘴里咬着棉球出来,捂着一旁的脸呲溜呲溜的吸气。


小助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范丞丞只得一件一件的找他。


正好路过一间诊疗室,门开着,范丞丞一眼就看到里面的场景。


牙科床旁边站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一头栗色的小卷发倒像极了高中生。


手术灯的光照在他的脸上,口罩遮去了大半个脸,只露出眼睛和半截鼻梁。


皮肤白皙,像是在发光。


他的眼瞳里像有细碎的光,亮晶晶的。


范丞丞就站在门口,看他将仪器伸入病人口中,仔细的查看。


范丞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注意这个医生,耸了耸肩转身准备走,却听到那人软软的声音,带着安抚的意味。


“不要怕,不会疼得。”


语气温柔的好像是要冒出水。


仅仅一个瞬间,就讲范丞丞笼罩在内。


黄明昊把仪器放到手术盘上。


“外面那个是你男朋友?”


余光看门口的那个人,黄明昊带着笑意和病患开玩笑。


病患被搞得一脸不知所措:“哪有人?没人呀,何况我也没有男朋友……”


闻言,黄明昊又往那边看了一眼。


确实没有了人影。


黄明昊扯了扯嘴角:“可能是我看错了。”


范丞丞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他为什么要跑?他又凭什么偷看一位医生?


习惯性想要叼颗糖范丞丞掏过裤兜手最终还是停了下来。愣愣的看助理风风火火的从玻璃门出来。


“丞丞你别乱跑我怎么找不到你。”


“你给我拿一张这家诊所的名片。”


助理一脸迷茫眨了眨眼:“你要这个干什么?”


“听说他这里有洗牙,我过几天来试试。”范丞丞冲他笑了笑,露出一嘴大白牙。


助理仿佛被光亮刺到眼睛猛地向后退几步:“那你这周不要拖稿!”蹭蹭蹭跑去店里拿来名片。


坐在客厅范丞丞对着面前的名片发呆,咬咬牙还是打过了电话。


“您好,我叫范丞丞,想在你们诊所预约洗牙。”


听见对方说要不要指定医生,范丞丞愣了愣,飞快的想到那铜牌上的字。


“黄明……”第三个字是什么来着?


“黄医生对吗,应该给您预约好了。”


“那您看时间给您排到什么时候。”


范丞丞舌头顶了顶还在发痛的牙齿:“一周后吧。”


03


去诊所那天,范丞丞起了个大早。更新文章之后愉悦的给助理发过去微信。


最爱吃橙子:我去洗牙了你看我更文了不要催稿了!


大概是唐僧的助理:你快点去吧我不烦你。


范丞丞直直在洗漱间刷了五分钟牙才面对着衣柜发了愁。他又抓去手机点开微信。


最爱吃橙子:你说我穿什么好看?


大概是唐僧的助理:您是洗牙又不是相亲随便穿一件就好了呀。


最爱吃橙子:说!!!


大概是唐僧的助理:大冬天的一定要穿红色,多喜气对不对!


范丞丞看了看那件红色的大衣叹了口气。


最爱吃橙子:告辞。


范丞丞仔细想了想自己如果打扮的花枝招展,这不就分明把我想要泡你这几个字写在脸上。甩甩头丢掉心里的想法范丞丞看向衣柜。


他选了一件白色毛衣,外搭了一件棕色羊毛呢子。


清晨八点的诊所刚开门不久,里面没有一个病患。望眼只看到一位护士在前台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范丞丞清清嗓子:“我一周前预约了黄医生。”


护士指了指最近的房间:“您去那间就可以了,黄医生在里面等你。”


他刚入门就看到了黄医生,不同于上次,今天的黄医生没有带上口罩。


肉嘟嘟的嘴唇和圆润的下颚暴露在空气中,似乎注意到范丞丞的视线抬起头对他微微一笑。


“预约了洗牙是吗?”


“嗯。”心跳扑通扑通的怎么停不下来。


他悄悄看了眼医生白大褂上的铜牌,终于是记住了第三个字,昊。


黄明昊。


黄医生摆好牙科床:“你先坐好,我检查一下你的牙齿。”


范丞丞乖乖张开嘴,羞耻感慢慢上来了。


他忽然想到前几天看到的一句话。


“想和牙医做朋友,你要有一口好牙。”


范丞丞想自己的牙应该还算整齐吧。


黄明昊带上口罩打开手术灯,拿着口镜伸入他的嘴里。范丞丞盯着他的眉眼,表情很认真。


突然有点后悔来洗牙。


他现在一定很丑,大张着嘴,脸都扭曲了。


而且等会儿洗牙的时候,嘴巴要一直张着,并且会不受控制的分泌唾液,还会有洗掉下的牙结石。


他为什么要来受罪。


黄明昊似乎注意到他生无可恋的表情,操着一口南方软软的声音笑了笑:“第一次洗牙吗?”


“不是,以前洗过一次。”


“那开始了哦。”


外面又走来一个女护士,手上拿着个手术盘。


这个意思是他现在要被他未来的男朋友和一个陌生的女人一起看他的丑态。


范丞丞差点没忍住给自己一巴掌。


范丞丞张着嘴感受黄医生用超声波洗牙器挨个清洗自己的牙齿,旁边的护士拿着吸管吸走洗牙器喷出的水。


黄医生边帮他洗着牙边跟他说着关于牙齿的话题,语气格外柔和。


这样一来还不亏。黄医生温温的气息打在他的脸上,范丞丞发现自己不自觉起了反应。


范丞丞翻了个白眼。幸好呢子挺长的不然今天完蛋了。


最后一个步骤是抛光,在每颗牙上涂上抛光膏,味道和薄荷膏有点像,然后用机器打磨光滑。


黄医生的语气有点漫不经心,但神态依旧十分认真:“抛光可以让减缓菌斑和色素的附着和牙石的生成,还可以减小洗牙后的牙齿的敏感度。”


随后,黄医生拿起一旁的镜子,放在他面前。


“诺,完成了,你自己看看吧。”


范丞丞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张开嘴。


哦真的好丑。


范丞丞垂下眼叹了口气。旁边的护士听闻笑了笑。


“黄医生你是不是洗崩了人家一颗牙哈哈哈哈哈你看他多难过呀。”


“你说我的牙好看吗?”范丞丞突然开口,“你敢说不好看就是你洗的不干净。”


黄明昊摘了口罩仔仔细细看了他,过会才给予回复:“好看的。”


“你大牙有颗智齿,我劝你最好拔一下不然之后受罪会很疼。”


范丞丞舔了舔后牙槽。


“那我能找黄医生您给我拔牙吗?”


“当然。”


人精范丞丞要到了黄医生的微信。


并且在一天后开门发现两人是对门。


我的马鸭天助我也。


范丞丞朝天长啸。


04


在拔智齿和黄医生之间考虑了一下范丞丞三秒得到答案。


有黄医生怕什么拔智齿。


两人约好了三天后下午的时间,范丞丞迫不及待要和智齿说再见。


坐上牙科椅看到手术盘后范丞丞成功软了腿。


“我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来得及你也跑不掉。”两人熟识之后黄明昊的本性就展现了出来,掐了一把范丞丞大腿。


“你准备好。”


麻药的感觉过了一阵子上来。


“嘴麻了没?”


范丞丞张嘴要说话却发现动动嘴唇都麻的要命呜咽着嗯了一声。


后面他记不太清。就听见牙齿碰撞金属盘子的叮当一声黄医生就拍了拍他迷迷糊糊的脸。


“好了。”


范丞丞又一次咬住了棉花,看着盘离的智齿呲溜一口口水。


我的娘姨真疼。


两人家是对门,范丞丞干脆捂着半边脸坐在外面的沙发等黄医生下班。


他稍微瞌睡一会,被柔软的嗓音叫起来。


“丞丞我下班了。”


“辣窝门走叭。”还是有点口齿不清。


黄明昊没绷住笑出了声,牵着范丞丞的手往外走。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范丞丞感觉不到牙齿的疼痛,他伸去舌头轻轻舔了下棉球旁边。


呸呸呸,爱情使人盲目。


两人牵着手肩并肩走过满是落雪的大街,人潮从他们身边涌过也没有人注意他们。


范丞丞觉得这个意境十分美好,所以他也十分美好的深情地望向黄明昊。


“黄医生我牙疼好疼呜呜呜。”他吐掉了嘴里的棉球,棉球上带着斑斑血迹滚在了洁白一片地雪地。


“那能怎么办。”砍范丞丞真是痛急了黄明昊没办法也只能干着急。


“你亲我一下就不疼了。”范丞丞直冲黄明昊笑,耳廓缺镀上了一层红晕。


黄明昊左右为难,最后红了脸垫脚轻轻吻上他的侧脸。


“好了不疼了你好好走路!”窘迫的缩回头又被范丞丞按住。


“黄医生,我教你什么才叫亲一下。”


他步子既快又稳,然后一丝反应的机会都没留给黄明昊,站在他面前后直接俯下了身。


起初只是双唇简单的触碰,轻柔而炙热。他们的鼻息交缠在一起,暧昧不已。


后来范丞丞的唇齿包括湿滑的舌头开始不老实,起初他只是用舌尖描绘黄明昊厚厚的双唇,渐渐的他带着麻药味的舌探进他的口腔,带着热烈和迫切。


黄明昊急着推开他,可他像不知满足似的,舌头胡乱搅着他的嘴巴,霸道又不容拒绝的占据他口腔的每一寸。


分开后两人气喘吁吁。黄明昊甚至有些神志不清脑子嗡嗡作响,丝毫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


接着他听到范丞丞的声音。


“黄医生,我的牙不疼了呢!”


黄明昊捂住羞红的脸给了范丞丞一巴掌。


范丞丞笑得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


05


牙疼也可以忍住,但忍不住的是从眼神里流露出的爱意。

评论

热度(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