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皇权富贵9.24 双节双庆贺文】塘桥风月

我们昊昊超级可爱了!

稚姩:



/又名《三逃奇缘》




/民国架空AU,富少×神偷




/全文1w4+,含女装含R18














 


1925年,上海。


 


此处虽算得是上海滩顶繁盛的街道,可也从未聚集这么多人,汽车的鸣笛声都盖不住人们的喧闹声,从二楼的茗茶馆望下去,一片黑压压的全是人头。


 


“我看这上海利业证券交易所一开啊,上海的金融风向怕是要翻几番了。”一位年逾半百的老者手中端着清茶望着下面这片繁闹景象口中啧啧有词。


 


“谁说不是呢,这范家的华商银行本就是上海四大行之一,如今又开了这证券交易所,我看啊……”


 


茗茶馆里大多的人都对于这家今日要新开张的上海利业证券交易所讨论的一派兴致勃勃,唯独一个靠窗独坐的人却似乎对这些事毫无兴趣,只是专注的看着手中的报纸,过大的报纸完全遮挡住了整个人。


 


“这范家为了庆祝交易所开张今晚还要在白林公馆举办一场舞会,那可是只有这上海滩的最有钱最有势才能进得去的。”


 


似乎对邻桌的话产生了兴趣,拿着报纸的人微动了一下,终于露出了戴着一副金丝圆框眼镜的半张脸,还垂着长长的眼镜线,光看那清亮的双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个极好看的少年,鼻梁间的眼镜则是给少年的稚软添了一分内敛清逸。


 


少年的目光转到了楼下对面街道新开张的交易所内,隔着距离他只能看到大门处黑压压的人头,顿觉无趣的就要移开目光,却突然看到了让他感兴趣的人,嘴角终于勾起了弧度。


 


把手中的报纸往桌上一放,少年单手拿起搁在一旁的黑帽动作利落的一下就扣在了头上,走出了茗茶馆。


 


 


 


“范少爷,你说是不是啊?”


 


“啊?是是是。”被娇俏的女声唤回了神来,范丞丞赶紧应是,也不在意对方究竟说了什么。


 


“看吧,我就说云胭阁怎么比得上衣香鬓影阁的洋装,范少爷都说我这件更好看。”穿着精致洋装的女孩面上有着明显的得意,气得另一个女孩直接蹬了蹬脚转身走了。


 


“范少爷……你选好舞伴了没有?”原本一脸得意的女孩转过头来就变成了内敛害羞的样子,垂着眼似乎连看也不好意思看范丞丞一眼。


 


“还没有,不知陆小姐等会可愿与我共舞?”


 


看着女孩面带欣喜的走了,范丞丞绅士得体的微笑顿时消失殆尽,无趣的拿起一杯旁边桌上的鸡尾酒起身,打算走到阳台吹吹风。


 


范丞丞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已经站在了阳台,这种舞会不论男人或是名媛千金都是怀抱目的来的人,它充斥着脸面,权利,金钱的交融争锋,没有人会浪费时间待在这么一个僻静的角落。


 


背影看来是一个穿着浅棕格子洋装连衣裙的女孩,不同于那些名媛小姐穿着的各色繁杂洋装,眼前的素色看起来舒服很多,一头漂亮柔顺的长发上没有带任何累赘的帽子,只是夹了一个珍珠边夹在一边的耳侧,在月光下泛着柔润的微光。


 


似乎听到了范丞丞的脚步声,女孩转过了头,不同于想象中清丽温婉的相貌,反而是一张既纯真又漂亮的脸,尤其是那双波光涟涟的眼眸,配着长发和耳边的珍珠发夹,范丞丞竟想到了以清纯之貌惑人的水妖。


 


范丞丞怔了片刻下一秒就挂上了绅士的微笑,又走上前两步说道:“抱歉,我好像打扰到你了。”


 


对方只是摇了摇头,对着他微微颔首示意,看着对方似乎无意交谈想要转身离开,范丞丞看了一眼天上的圆月又言道:“今晚月色如此好,比起进去看那些刺目的灯光,不如在窗边赏月好。”


 


女孩听了他的话后抿唇一笑,又站回了窗前,从头到尾未发出一言一语。


 


范丞丞心下奇怪,尤其是在他在礼貌的做了自我介绍后,对方也只是点了点头,只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范丞丞心里忽然有了一个猜想。


 


“你……不会说话吗?”


 


那双眼睛忽然黯淡了几分,只见对方点了点头,范丞丞莫名觉得心里一堵,竟然生出了几分心疼的感觉。


 


我大概是真的被水妖惑住了,范丞丞想。


 


 


 


“那你写在这里。”


 


范丞丞拉起眼前人手,放在了自己另一只手的掌心。


 


像是羽毛划过手心带来的痒意,范丞丞看着专心在他手上写字人,微垂着头,睫翼忽闪忽闪的,就像两只月光蝴蝶。


 


春丽。


 


范丞丞正想开口说话,就听到大厅传来了音乐声,当即就握住写完名字就想拿开的那只柔软的手,也不待那人反应就直接把人拉到了大厅。


 


大多人已经成双的跳起了舞,范丞丞松开了紧握的手,一只手背在身后微微弯腰颔首,另一只手摊在了面前女孩前,眼睛则是含着笑一直看着对方。


 


如愿的又握到了柔软的手,范丞丞背到身后的手轻轻的揽在了穿着洋装裙的腰间,随着音乐迈动了步子,谁也没空去注意一个站在一旁的女孩子已经气得直蹬脚。


 


眼前人一点不像那些矫揉扭捏的名媛千金,反而一直看着他,眉眼像是会说话似的,格外的明朗动人。


 


范丞丞近来心情还没有这么大好过,没想到眼前人却突然不经意的崴了脚,直接倒在了他身上,范丞丞急忙把手臂揽紧。


 


“怎么了?扭到脚了吗?”


 


不过两秒,对方就直起了身,看着他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无碍,范丞丞却不想松开紧揽在对方腰间的手了,他下一刻就做了一个决定。


 


“不跳了,我们走。”


 


直接又拉起人的手穿过跳舞的人群离开了公馆大厅,又在拉着人月色下的长街上跑了起来,范丞丞本来还有点担心自己的动作太突兀会吓到对方,回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绽开的笑容,漂亮的双眼都弯成了月牙。


 


 


 


夜晚的上海滩街上也是极热闹的,甚至更甚于白日,到处都多了许多叫卖着小玩意儿的小摊子,突然被身后人摇了一下手,范丞丞止了脚步,回头就看到身后人的眼神已经定睛在了卖桂花糖糕的摊子上。


 


原来还是个馋嘴小猫。


 


范丞丞一笑,拉着人走过去买了一份,却在婆婆已经把糖糕包好之后,范丞丞才发现了一个尴尬的事,那就是他没带钱包,转过头就看到水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更是觉得有些窘迫,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手上,他这才松下一口气。


 


把手上的手表扒拉下来,范丞丞就要递给卖糖糕的婆婆,婆婆即便再不识货也能看出这是至少可以买下百个糖糕铺还不止的手表,哪里敢收。


 


一只手伸了出来把范丞丞的手表按了回去,又拿出铜币付了钱,范丞丞眼看着婆婆收了铜币,旁边人接过了桂花糖糕,只觉得丢了面子,心里有些懊恼。


 


嘴边被猝不及防的抵了一块糖糕过来,范丞丞望了过去,就看到对面人笑盈盈的看着他,不由自主的也扬起笑意咬下了嘴边的糖糕。


 


嗯,果然很甜。


 


 


 


站在夜晚的桥上吹风是一件很惬意的事,静谧的流水因为河边姑娘小姐放的莲灯也添了几分人气,范丞丞时而望望涟涟河水,时而望望旁边的人,因为嘴里嚼着东西,显得脸鼓鼓的,特别可爱,双眼也满意愉悦的微微眯了起来,活像一只小猫。


 


在拥挤的人来人往发生碰撞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比如此刻,范丞丞被人撞得直接扑向了旁边人,距离瞬间拉近到了咫尺之间,小猫也被吓到了,双眼立刻睁的圆圆的,嘴角还残留着糕点糖渣。


 


微微往前一伸头,范丞丞舔走了那嘴角的糖渣,红唇上也粘了不少白色粉末,范丞丞的嘴唇下一刻就轻轻的触在了微张的双唇上,甜美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加重了呼吸。


 


猛地被推开,眼前人转身就要跑,却又被范丞丞拉了回来紧紧的拥住了。


 


“别走。”


 


范丞丞怕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正想为自己刚才的逾矩的举动道歉,就突然感觉到后颈传来了一下微小的刺痛。


 


像是突然的失了力,范丞丞松开了手,甚至有些难以支撑的想要倒下,撑住了身后的桥杆,范丞丞甩了甩头,看到眼前人有些气鼓鼓的看着他,触到他的眼神后气恼的表情又添了几分小得意,头往前一伸向他调皮的皱了皱鼻子然后转身就走。


 


范丞丞想要抓住人,却没有丝毫的力气,倒坐在了桥杆旁,一旁的路人看到三三两两的围了过来,范丞丞最后看到的是已经走下桥的人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扬起的眉眼带满了戏谑挑衅的笑意,再然后就彻底的消失在了人影的遮挡之中。


 


 


 


“哟,终于回来了,我差点要以为你被人抓去游街了。”


 


黄明昊一回到旅店就扯下了头戴的假发,像是卸下负担的呼了一口气,也懒得管坐在沙发上悠然吃着东西听着小曲儿的人。


 


“我有失过手吗?”


 


“那你是拿到了?快给我看看!”沙发上的人也明显兴奋了几分,拍了拍手上的糖渣就要站起来。


 


“拿到什么呀,他今天根本就没带!”


 


黄明昊想到这里心里还有点郁结,白弄了一顿不说,还被……


 


手指不自禁的抚上了嘴唇,黄明昊还感觉上面一片发着烫,尤其是被那人舔过的嘴角,似乎现在还残留着那人舌尖湿滑的暖意。


 


登徒子!


 


“没到手就算了嘛,范家也不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商贾,你——”


 


“不行,我非要拿到不可。”


 


劝解的话被人忿忿打断,黄新淳看到面上一片绯红的人总觉得应该还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正想问就被人用话堵了回去。


 


“你吃的什么,桂花糖糕啊,这么腻你也吃得下去!”


 


黄新淳被噎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谁前两日一定让我在街上给他买回来,然后一个人吃了整整一份的。


 


你不吃我吃,黄新淳又拿起一块塞进嘴里,这不是挺好吃的吗。


 


 


 


“春丽?是昨晚跟你跳舞那个女孩?你昨晚倒在大街上就是跟她有关啊?”


 


无视好友越来越八卦的眼神,范丞丞看了对方一眼,带着凉意的眼神一望过去,立刻就让不成正型的纨绔公子哥做坐回了原位,轻咳了一声。


 


“咳,我敢拍着胸脯跟你保证,这上海滩啊没有我不认识的名媛千金,可这春丽啊,我是真的从来也没听说,更是从来也没见过。”


 


“……我猜……她多半不是个女间谍就是个女飞贼!”对面的好友忽然激动了起来,像是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对面人得意的打了一个响指继续不断的推理起来。


 


“你才回国不久,你家老头也没把商行的事交给你打理,所以啊你身上也没什么可偷的情报,我看多半就是个女飞贼了!”


 


“不过这小丫头挺厉害啊,直接把范家二少爷撂倒在大街上了,今天这上海滩可都传遍了,范家二少爷醉卧塘桥——”


 


又收到了一个眼神警告,对面人立刻缩了缩脖子悻悻的止了话,转而拿起桌上的葡萄往嘴里一扔嚼了起来。


 


女飞贼?


 


有意思。


 


范丞丞嘴角勾起笑意,他现在的脑海里全是最后那个带着戏谑挑衅的笑容,原以为只是一个特别一点的千金小姐,谁曾想真是一个惑人的水妖。


 


“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那块怀表!”对面人又开始咋呼起来。


 


怀表?


 


范丞丞拿出了放在口袋里的怀表,这是他半月前从拍卖行以一个天价拍得的铜镀金黑皮套珐琅画表。


 


一块英国的怀表,表套是黑鲨鱼皮嵌的金花,表盘绘有一华装女子,后壳绘有一女神手抚五弦琴一小天使拨动琴弦的画面,画表的处处都透露着它的奢华精致。


 


范丞丞当时看到就十分喜欢,拍下后几乎也是天天戴着,可昨日因为衣服被仆人不小心洒上了汤汁而换了一件外套,就刚巧落在房间里没有戴。


 


“对!一定就是为了这块表!她这次没得手很有可能会再来的,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我怕她不来了。”


 


范丞丞大拇指抚着表套上镶嵌精细的花纹,微微一笑。


 


 


 


范丞丞洗过手后扯出西装口袋里的绸巾擦了擦手上的水珠,思考着要不要装醉提前下场,今天他代替老头儿跑了老远来参加一个无趣的宴席,那些奉承虚伪的话听得他直犯困,将绸巾放回口袋,范丞丞走出了卫生间的门。


 


刚走到拐角时,范丞丞一眼就看到前面一个推着餐车的女侍者推门进了包间,他猛地退后一步,退回了拐角后,不止心跳的剧烈,嘴角的笑意也止不住。


 


她今天和这家饭店的其他女侍者穿着一样艳丽的红色短旗袍,头上的红色发绳扎着两个可爱的丸子头,与那日完全不同的造型,今日这身娇丽可爱的造型似乎更加的适合她。


 


直到听到包间门打开又一阵车轮的轻声响起范丞丞才凑出了头,看到的就是那人推着车离去的背影,旗袍不仅勾勒出了细致的腰身,白嫩的一双长腿在走路间若隐若现,在红色衣物的衬托下,尤其的好看。


 


拿出放在口袋中的怀表,范丞丞眼底的笑意渐渐加深。


 


你终于来了。


 


 


 


黄明昊推着餐车走在大饭店供人住宿的上层走廊之上,看到前方有一男一女正讲着话,他本来并未留心在意,却因为男人的一句话放缓了脚步。


 


“你等会可要好好伺候范家二少爷,他要高兴了少不得你的好处。”


 


“是,我明白,易先生。”


 


“就这房间,你进去吧。”穿着艳丽的女人一进入房间,男人随后就离开了。


 


哼!艳福不浅啊。


 


莫名的气恼让黄明昊加快了推着餐车的脚步,走过一个负责打扫清洁的妇人的时候可能不小心擦到了她的衣服,惹得妇人对着他一通说教。


 


原本黄明昊也不在意的听着,对方却越骂越过分,“像你们这种不懂洁身自爱的姑娘,整天想着爬上金枝,就差把骚字写在脸上……”


 


看着妇人对着他一脸瞧不起的表情,黄明昊突然计从心来。


 


 


 


把前一秒还在扑粉下一秒就倒在镜子前的明艳美人搬到了床底,又把刚才喋喋不休的大妈搬到床上还盖上了被子,黄明昊看着自己的作品几乎要捂着嘴偷笑出声。


 


本来呢,上次因为他在范丞丞面前暴露了,所以这次他就打算就在暗处进行,潜在对方的房间趁他睡觉的时候偷走怀表,不过现在就不知道范丞丞在收到这么一个‘惊喜’后,今晚还睡得着觉吗。


 


 


 


范丞丞重新坐回饭桌上就一直显得十分的心不在焉,他是在想着不知道这次那人会以什么方式出现呢,越想越觉得既好奇又兴奋,旁边的商贾还以为范丞丞是累了,就忙让人招呼他去楼上休息。


 


在范丞丞离桌时,看到商贾带着促狭的眼神和笑意说让他好好休息,范丞丞立刻就反应过来他一向风流之名在外,这次这个商贾多半自作聪明的给他做了特殊的安排。


 


而他现在脑海里全是那个穿着红色旗袍的身影,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哪里还有别的心思,揉了揉眉心只想着回到房间就让人哪来的回哪里去。


 


推开屏门就看到床上起伏的身影,范丞丞不由得皱起了眉,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直接躺在床上等他的,略有洁癖的人顿时生出了几分厌恶,本来想直接换个房间,想想又不好直接拂了人老板的脸,于是就开口说他今日累了让人快点离开,却没想到床上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


 


原以为是个死皮赖脸的,范丞丞心里厌恶更甚,直到走过去才惊了一大跳,床上睡着的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妇人,什么场面都遇到过的范家二少爷也不由得有点看傻了眼。


 


躲在窗帘后面的人早就捂着嘴笑出了泪花,偏偏又不能发出一点声响,憋的双颊绯红,差一点就要咬住自己的手来克制发出笑声了。


 


又看着方才那个门口的易老板进来也是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连忙让侍者进来搬走了床上的妇人,终于平息的时候从床底爬出的还晕乎乎着的明艳美人又吓了他们一大跳。


 


这一场乱七八糟的闹剧可让全程躲在窗帘后的黄明昊笑得不行,眼看着范丞丞出了屏门重新换房间休息,黄明昊也赶紧趁着服务生打扫房间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


 


 


 


走到门口时黄明昊听到里面隐隐传来了水声,似乎里面人已经开始洗澡了,传来一阵阵的水声,屏门未曾关紧,留下了一条缝隙,黄明昊小心的推门看看了,空无一人的房间并未有什么异常,顿时松了心防走了进去。


 


一跨进门就被一股大力扯进了一个怀抱,黄明昊差点大叫出声,下一秒就被人捂着嘴抵在了已经关上的门上。


 


看到水亮亮的双眸瞪圆了惊疑未定的看着他,范丞丞心情愉悦的不行,本来他刚才开始还没想到为什么他房间的美人会变成了四十岁的妇人,直到商贾原本安排的女人从床底爬出来,还一副晕乎乎的样子,范丞丞才想起了多半是眼前这个漂亮又精灵古怪的人搞的鬼,前几日那副调皮得意的笑脸还印在他的脑海里。


 


范丞丞当时就环顾了周围,想着这人一定躲在哪里看着这一场他主导的闹剧笑的正开心,当即也没再找人,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心下拿了主意,果不其然人就自投罗网来了。


 


“好久不见,春丽小姐。”


 


范丞丞笑着凑近眼前人,而对方也已经从当下的情境中反应过来了,原本因为惊吓而瞪大的双眼慢慢有些心虚的开始眨巴着,乌黑的眼珠也转动着,似乎在想着逃离之法,范丞丞当然是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突然悬空的感觉让黄明昊下意识的就揪紧了把他扛起来的人背后的衣物,他几乎想要大骂出声了,双腿不安分的踢动着,却突然被人在光裸的小腿肚捏了一把,第一次被人这么亲密的对待,黄明昊的耳根瞬间红了个彻底。


 


 


 


把扛着的人放倒在了床上,眼看着对方立刻就要挣着爬起来,范丞丞马上附身压住,一条腿卡在了身下人的两腿之间,对方却突然变得安分乖巧起来。


 


一把抓住对方伸到自己后颈的手,指尖处的细小银针闪着尖利的光,范丞丞一笑,手上用力一扭单手抓住身下人两只手腕按在对方的头顶处。


 


“同样的招数还想在我身上用两遍吗?”


 


范丞丞扯下领带快速的缠绕在身下人不安挣动的腕上。


 


“我的美人被你迷晕了,怎么办呢?”范丞丞抬起人精巧的下巴,漂亮的眼一直不服输的瞪着自己。


 


这么漂亮倔强的眼神如果被揉碎了化成雾气滴出泪来一定会更加迷人,范丞丞想。


 


“那只能你来代替她了。”说话的热气呼在了对方绯红的双唇上,惹得人立刻就偏过了头。


 


在对方躲避的偏过头时,范丞丞却突然看到了让他十分惊讶的东西,手指划过因为侧着头喉间明显的突出,范丞丞突然轻笑出声。


 


“原来是一个‘假’女贼。”


 


敏感的喉结被人轻轻划过,黄明昊顿时僵直了全身,心里却松下了一口气。


 


“……既然你知道了我不是女人,那可以放开我了吧?”


 


第一次听到眼前人的声音,让范丞丞想起了他曾在法国吃的一种甜品,加了薰衣草和野薄荷的焦糖炖奶,香甜清润中带着醇香的奶意,范丞丞喜欢极了。


 


原来是个少年啊,难怪如此与众不同,如此——纯净却又乖张。


 


 


 




“只要是美人,我来者不拒。”




 


 


 




又被人给逃跑了。


 


醒过来没在枕侧看到预想中熟睡的少年,范丞丞觉得有些怅然,揉了揉头坐了起来,不过两秒嘴角又挑起了笑意。


 


真是一个美味可口的小家伙。


 


红艳的旗袍和俏丽可爱的假发被随意的丢弃在了地板之上,而自己的衬衫和裤子则被人穿走了,范丞丞随便在柜子里扯了一件浴衣穿上,意外的看到了落在地上的西装外套口袋露出了一截铜色的链子。


 


范丞丞有些惊讶的扯了出来,正是那块珐琅画怀表,他原以为一定已经被那个小家伙拿走了,没想到……


 


握着手中的怀表,范丞丞仿佛都能看到全身都是爱欲痕迹的少年慌乱的扯着地上的衬衫和裤子穿上就慌不择路的逃跑了。范丞丞心情大好,本来他刚才还有点担心小家伙得手之后,他能怎么再把人引出来,现在看来不用担心了。


 


听到送早餐的人敲门,范丞丞走过去随意的推开了门也没看门外的人,说了句放在桌上后就转身往卫生间走,走了几步却发现没听到人走进来的脚步声,回头一看,门外推着餐车的人正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范丞丞皱眉正想发作,就听到对方磕磕巴巴的开了口。


 


“这位先生……您……您的脸上……”


 


范丞丞愣了一下,立刻走到了梳妆台的镜子前,只见自己的脸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不能人道。


 


范丞丞撑着梳妆台又气又想笑,脸上表情几番变换堪称精彩,最后还是笑了。


 


这只小野猫。


 


 


 


摩挲着手中的怀表,范丞丞望着窗外快速划过的景致一派心不在焉的样子,已经一个月了,他参加各种宴席舞会都不见那只会挠人的小野猫,也派各种人都去找了,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却还是一无所获,范丞丞原本还信心满满对方一定还会主动出现,现在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


 


从一进门后两家长辈就开始热络的说话,范丞丞在礼貌的喊了伯父伯母后就无聊的坐在沙发上吃着桌上放着的无花果,也懒得交谈参与旁边同辈人的话题,却在听到从二楼传来的说话声后猛然地抬起了头。


 


范丞丞这一个日思夜想的那张脸突然出现在了这杨家二楼的楼梯上,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少年穿着男装的样子,不同于女装的俏丽,少年今天穿着一身休闲格子装,踩着小马靴,尤其的清爽净朗,而头戴的一顶格子画家帽又显得人稚嫩又可爱。


 


他此时正微微低着头对一旁的小女孩说着话,言笑晏晏的样子特别的温柔好看。


 


“要记得练习这首曲子哦,我明天会检查的。”


 


“静瑜知道,静瑜一定乖乖听黄老师的话!”


 


“静瑜乖~”


 


黄明昊笑着揉了揉旁边小女孩的头,两人还没走下楼梯,旁边的小女孩就被下面的人唤了一声。


 


“静瑜快下来,看看是谁来了。”


 


黄明昊也随着声音望了过去,只是一眼,笑容就瞬间僵在了脸上,旁边的小女孩一边兴奋的叫着伯伯阿姨哥哥姐姐一边拉着他的手跑下了楼梯。


 


不去直视那个一直紧盯着自己的人,黄明昊在杨家老爷介绍他的时候扯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就匆匆忙忙的告辞了。


 


眼看着人跑得飞快,范丞丞随意落下一句话也不管身后人的呼喊声就跑了出去。


 


一直紧盯着前面人奔跑的身影,本来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了,却眼见那个人跳上了街上将行的电轨车,电轨车很快的就驶了起来。


 


范丞丞撑住膝盖喘着气,眼看那人得意的站在窗边冲他做着鬼脸,末了还朝他挥了挥手,笑的一脸开怀,直到电车的影子彻底消失不见,范丞丞都没有收回目光。


 


怎么每次遇到他都让人又想生气又想笑,可到最后还是生不了气,每次都止不住唇角的上扬,范丞丞放弃般的失笑摇头。


 


 


 


“你今天心情很好?”


 


看着从一回到旅馆房间就翘着腿跟着一旁的留声机哼曲的人,黄新淳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还行。”黄明昊随口应答一句,其实不只是还行,他现在只要一想到被他甩掉后范丞丞那张脸上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想要笑出声。


 


这时一阵敲门声突然的响起,以为是旅馆的人,黄新淳也懒得再理这个正在傻乐的人,走过去开了门,却见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站在门口。


 


“我找黄明昊哥哥。”


 


“小朋友你找有哥哥什么事呀?”黄明昊听见自己的名字,走到了门口蹲在了小男孩的面前。


 


“这个给你。”


 


“哎——”一个盒子被塞到了黄明昊的怀里,他正想开口问是什么,小男孩却飞快的转身一溜烟跑了。


 


看样子倒是一个精巧名贵的盒子,黄明昊认真的思考着里面是炸弹或者毒气的可能性有多大,直到一旁的黄新淳实在看不过去了,一把抢过来就直接打开了盒子。


 


看到黄新淳目瞪口呆的表情,黄明昊又把盒子抢了回来,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瞬间也愣在了那里。


 


翻转把弄着手上的怀表,黄明昊都不知道自己脸上早就挂满了笑意,满面笑容看的黄新淳都泛起了牙酸,不由得打趣起来。


 


“被偷的倒霉鬼还眼巴巴的把宝物送到小贼手上,这还真是千古未闻的奇观啊。”


 


“什么小贼!请叫我侠盗好吗!还有……他这样做是对一个神偷的侮辱好吗?”


 


说侮辱之前能先收收你脸上的笑容吗?


 


 


 


分明昨天还宝贝的不行,连碰都不给自己碰一下,怎么今天出了趟门一回来就直接往沙发上扔了,黄新淳心惊胆战的堪堪接住了黄明昊随手一扔的怀表,看了一眼从进门就开始生气的人。


 


“这是怎么了,你就是不看在送的人的面子上,也该看在钱的面子上吧,这一摔可就是上海滩最繁华地带的一幢楼啊。”


 


“一个破表,谁稀罕!”听了他的话,黄明昊似乎更生气了,冲着他喊了一句就怒冲冲走了。


 


原本黄新淳正奇怪着黄明昊究竟是因为什么发了这么大的火,街上突然传来报童叫卖报纸的声音让他顿时明白了几分。


 


“卖报了卖报了!今日头条!华商银行的范少爷和永安药业的杨小姐将于三日后在白林公馆举办订婚宴!”


 


 


 


第一次见到这人如此正式的一身造型,头发都尽数梳向了脑后,还带了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更像衣冠禽兽斯文败类,黄明昊冷哼。


 


突然感觉自己的衣摆被人拉了拉,黄明昊回头一看,就看到杨静瑜轻轻扯着他的衣服下摆仰着头看着他。


 


“黄老师也是来参加我姐姐的订婚宴的吗?”


 


黄明昊蹲下身来,揉了揉小女孩的头,抿了抿唇说道:“是啊,我也是来参加静雅小姐的订婚宴的。”


 


“那我带黄老师去看我姐姐,她今天可漂亮了。”


 


小女孩说着就要拉着黄明昊走,本来打算随着小女孩走的人另一只手却忽然被拉住了,黄明昊回头一看,不就是那个道貌岸然的讨厌鬼。


 


黄明昊直接的就要甩开这只手,却被人越握越紧,还一言不发的直接把他拉着跑了,留下突然空了掌心的小女孩在身后大哭。


 


 


 


“范丞丞你疯了吗!你放手!”


 


“你要拉我去哪?!”


 


“你快停下来!我不想跑了!”


 


丝毫不管自己在后面说什么,怎么破口大骂他,前面的人就是充耳不闻的一直拽着他跑,黄明昊也完全挣不脱那只握着他的手。


 


停下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好好的大喘气了一番,仍然紧握的双手连都掌心烧的发烫,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掌心的温度,烫的黄明昊原本就因为奔跑而烧红的脸颊更显一片绯色。


 


瞪向那个始作俑者,却发现那人一边喘着气还一边笑着看着自己,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垂了一缕在眼角,给原本利落正式的造型增添了几分洒脱不羁。


 


眼神的相接顿时让黄明昊冒起来的火焰焉儿了不少,他立刻就移开了眼神,又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气恼的甩了甩手。


 


“放手!”


 


对面人完全不睬他的话,反而笑了笑:“你看看这里眼熟吗?”


 


黄明昊抬眼环顾了一下,他们此时正站在塘桥之上,日间的塘桥与夜晚不同,夜晚多是游玩之人,喧闹不已,而此时过路的人皆是形色匆匆,无人留意驻足在桥上的两人。


 


“一个半月前我也是这么拉着你从白林公馆跑了出来,一路跑到了这里,只是那天你还是穿着一身小洋装的漂亮可爱的大小姐,今天却变成了穿着小西装的小公子。”


 


不过依然是那么的漂亮可爱。


 


范丞丞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倔强偏着头不肯看他的人,这句话还是没说出来,只怕是说出了口眼前人会更加恼他了。


 


“你放手。”


 


眼前人依然不愿看他,只说让他放手,范丞丞反而握得更紧,还左右的晃了一晃,语气带着一点埋怨的说道:“不放,放了你又跑了,每次你都能从我身边逃跑。”


 


哪里每次都逃跑了,黄明昊心想,分明那次就没逃掉,还……


 


想到这里,黄明昊只觉得越发难堪恼怒,“你不好好的待在公馆等着当你的准未婚夫婿,拉着我跑这里来到底想干嘛?!”


 


看到黄明昊生气的样子,眼睛都瞪圆了,就活像一只怒气冲冲的猫咪,仿佛下一刻就要直接伸出小利爪来挠他,范丞丞反而笑了:“我怕我不把你拉出来,等会美丽的未婚新娘又要被你换成黄脸老妇了。”


 


“我——”黄明昊瞬间被堵了话,心里涌上了一阵说不清的滋味,他难以自控的在口袋里握紧了那个冰凉的物件,掌心被上面的花纹硌得他疼到眼眶都开始发热。


 


“我是来把这块破表还给你的。”黄明昊掏出口袋中的怀表,一下砸在了范丞丞身上,“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就走,你可以放手了吧。”


 


 


 


原本被紧握的生疼一直想要挣脱的手,此时真的被放开了,黄明昊却感觉自己的心也仿佛忽然空了一般,手背上被勒出的白印久久未消散,就像是雕刻在上面的烙印。


 


眼看着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背影走下了桥,离他越来越远,黄明昊忽然想起了那日自己也是将这人迷晕了扔在了桥头,那人也是这样看着自己背影渐行渐远吧。


 


世家豪门的公子哥果真是狠心又绝情,一句话也不说的就直接转身就走,自己算是什么,大概是对方贪图一时新鲜的小玩物吧,还是自己送上门的,觉着腻了就随手丢弃。


 


黄明昊现在竟想着自己能晕了就好了,好过心底生出的这种被丢弃的委屈和难受,立刻就不愿再看那个背影了,黄明昊转身就往桥的另一边走去。


 


紧盯着脚下的石桥台阶,黄明昊一阶一阶的数着,几乎每数一步就会从睁圆的眼里滴下一滴眼泪打在石板台阶上,一滴接一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他不停小声吸着鼻子,可就是不愿眨一下那一直含着水的眼,倔强的连眼睛都开始难受的发疼。


 


黄明昊在数到二十的时候顿住了脚步,现在回头的话定然看不到那人的背影了,弯曲的桥型会彻底的遮挡住桥的另一面,站在这一面就完全看不到那一面的长街,更加看不到长街上的身影。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既没有往前继续走一步下了桥,也没有回头转身。


 


 


 


那只怀表分明是那人亲手送到自己手上的!凭什么便宜他还给他!


 


我要去把表抢回来顺便砸了他的订婚宴!我怎么能眼看着静雅小姐嫁给这样一个衣冠禽兽无耻之徒!


 


黄明昊越想越生气,吸了吸鼻子,伸手往脸上一抹,擦掉了脸上的泪痕,一回头却被站在背后的身影吓得猛然后退了一步,没谨防自己正站在台阶上,瞬间踩空的人差点就要摔倒,好在被人搂住了腰,还没从这一系列变故反应过来的人就已经被人抱在了怀里。


 


因为一个台阶的高度,黄明昊的脸刚好贴在穿着黑西装的人的胸口,他愣了片刻后,马上就直起了身,果不其然就看到这张熟悉又讨厌的脸。


 


 


 


“为什么哭?为什么回头?”


 


范丞丞捧着少年略带潮湿的脸颊,眼底不知是因为心疼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就像被蒙了光影的暗月,一片复杂的暗色。


 


“我——”


 


“因为你在乎我。”


 


没有听黄明昊的回答,范丞丞立刻就打断了他的话,却被通红着眼眶的少年矢口否认。


 


“我没有。”


 


“你吃醋了。”


 


“我没有。”


 


“你喜欢我。”


 


“我没有。”


 


范丞丞突然笑了,望着眼眶通红的倔强少年,双眸里满溢的都是笑意和宠溺:“好,你没有,我有怎么办?”


 


“我喜欢你怎么办?”


 


猛地抬起头,黄明昊一眼就撞进了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此时正带着笑意看着他,温柔的眼神仿佛破冰暖流挟裹二月细风,能包容他一切的不安与放肆,原本憋着一股气的人舌头瞬间就打了结。


 


“你你你……我我……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的事,你这个小神偷啊,偷走了我最宝贵的东西。”


 


“你的表已经还给你了——”黄明昊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他怔怔的想着那块表刚才明明已经还给他了,都没有想到怀表明明是他送到他手上的,根本算不得他的偷的。


 


“不是表。”范丞丞拉起了黄明昊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处,深眸专注的看着眼前人。


 


“是这里。”


 


 


 


猛然把手抽了出来,黄明昊转身就走。


 


“黄明昊!”完全没想到人会是这个反应,范丞丞慌忙追上了前面走得飞快的人,一把拉住已经走到桥边柳树下的人,被握住手臂的人也没挣扎要抽出,也不愿回头看他。


 


“静雅小姐在等你,你该回去了,而不是在这里对着别人开这种玩笑。”


 


这一句放低音线的话显得冷淡又疏离,却听得范丞丞唇角扬起了笑意,他拖长了声音。


 


“嗯——我大哥大嫂的订婚宴,哪里会有人有空等我啊。”


 


看到少年瞬间就转过头来惊讶的看着他,范丞丞笑意更甚,又忽然敛了笑意认真起来。


 


“我从来不开玩笑。”


 


 


 


眼前人已经望着他愣了半晌的神了,虽然这双圆圆亮亮泛着微红的眼一片发怔的看着他,这让范丞丞觉得身心愉悦,但他总也忍不住想要逗出小野猫的小爪子。


 


“你在我脸上写了那四个大字,现在全上海滩都没有姑娘愿意嫁给我了,至于我究竟是不是不能人道——”说到这里时,范丞丞放轻了声音故意凑到黄明昊的耳边,满意的看着白皙的耳廓瞬间被热气烫成了嫣红色。


 


“——就只有真正知道的那个人来嫁给我了。”


 


“谁要嫁嫁、嫁给你!”黄明昊双颊早已从粉白色变成了满面的绯色,他带着几分羞恼的瞪着范丞丞。


 


“可是你聘礼都收了。”


 


“你胡说什么!我收了什么!”


 


范丞丞握起了黄明昊的一只手,把带着微凉的怀表放在了他的手心,然后就直接握紧了他的掌心,不给他有一丝的机会拒绝。


 


“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霸道。”黄明昊垂着眼不满嘟囔了一句,却抵不过嘴角勾起的笑意。


 


乖顺下来的小野猫尤其的让范丞丞心疼又心痒,看着就嫣红柔软的双唇,因为被贝齿轻咬过,就像沾了这塘桥边柳树叶子上的晨露一般,还有这双刚才掉过珍珠的双眼,睫毛都被淋湿了,正无辜的耸搭着。


 


轻吻忍不住落在这双总是能勾了他魂儿的眼上,又辗转着吻上了柔软的红唇,是他所熟悉的专属于少年的清甜,是整整勾了他一个月的柔软甜美。


 


感受到少年的双臂搭上了自己的脖颈,范丞丞睁开眼看着黄明昊乖顺的闭着眼,睫毛却有些轻轻地忽闪着,不轻不重的挠在范丞丞的心上,就如两人顶上被微风吹拂而起的柳枝。


 


 


 


柳枝因微风而起,如我因你眼梢微动而乱。


 


 


 


本欲加深的亲吻却转而又落到了眉眼处,范丞丞恨恨的开口威胁:“以后不准再从我身边逃跑,不然我就……”


 


“就怎样?反正我跑了你也追不到。”乖顺不到一刻的少年偏偏不服着软,顶了回去。


 


“那我从现在开始就把你这个小偷心贼用绳子永远绑在身边,一步也不准离开。”


 


“哼,霸道。”


 


“就是这么霸道。”


 


腰间的禁锢愈紧,灼热的气息打在了自己耳畔,黄明昊就是没看到,也知道现在这人眼中定是满满的强势傲绝,蹭了蹭脸侧因为穿着西装而不甚柔软的肩侧,少年眼底笑意漾开。


 


哪里用得着用绳子,你早已经把我牢牢的绑在你身边了。


 


分明你才是那个偷了我心的贼,我逃跑了三次都不仅没能逃掉,反而步步深陷,我这个神偷甘拜下风了。


 


 


 


一阵微风似是裹挟着远处的桂花糖糕的香气袭来。


 


吹皱了塘桥下杨柳边一河潋滟的水。


 


 


 


完。


 
















dbq,我还是对wuli春卷下手了


 


这篇文断断续续的码了很久,文笔未够笔下单薄不够来讲述一场乱世下轰轰烈烈的爱情,还是选择了轻松而纯粹的相恋,希望你们会喜欢。


 


本来说今天让总裁跟小白兔修成正果,但没想到这篇贺文能写这么长,没有花会尽快更的


 


中秋节快乐♡


 






------------------------------------------


下一位老师: @四时春城 



评论

热度(2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