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黄秘书的诱惑

太棒了吧!!

安静如泡芙:



秘书梗+先婚后爱






1.




 




公司里来了个新秘书。




 




还在上大四没有毕业,来公司实习一段时间,没有经过任何人力部门的招聘流程,范总亲自带进公司。




 




“方秘书,这是黄明昊”范总将人带到自己的资深秘书小方面前,又随手指了一个工位让黄明昊坐下,就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




 




方秘书跟了范总多年对自家老板的高冷少言习以为常,心里却惦量了一番。自从小老板范丞丞接手公司以来,第一次明目张胆不经流程地塞人进公司,想必这个新秘书的身份很特殊。




 




“嗨,我是黄明昊,你可以叫我Justin”黄明昊主动打了个招呼,笑起来乖乖巧巧的还友好地伸出手,这让方秘书心稍微放下来,至少看起来还挺好相处的。




 




可面对黄明昊时方秘书还是犯起了难,该给他安排点什么工作呢?秘书处又不缺人,每个人各司其职,倒也没什么多余的工作需要新来的人做。还好黄明昊也没等着他分配任务,收拾好工位便自顾自的拿出来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浏览。




 




样子还是得做好。




 




“有时间的时候看看,”方秘书找了点公司近期业务的资料放在黄明昊桌上,挺有眼力见儿的只拿了薄薄一叠,“慢慢看,不急。”




 




秘书们的工位在最靠近总裁办公室的那一片区域,而黄明昊被范丞丞随手指派的工位正好在方秘书旁边,最靠前的一排,于是范丞丞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看见单手托着腮呵欠连天的黄明昊。




 




那人眼下一片淡淡的青色,范丞丞想起昨晚自己半夜起床倒水喝,路过那人的房间,房间内温和的灯光和敲打键盘的声音透过门缝传出来。范丞丞虽然有时候也想管管黄明昊混乱的作息,可他也知道中文专业的黄明昊是个写手,灵感来了就没有办法。




 




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看着那人因为困倦的呵欠而发红甚至泛泪的眼角心里软成一片,如果不是在公司,他可能会揉揉黄明昊柔软微卷的头发然后轻轻拍拍他的头让他去休息,可现在范丞丞只能转身叮嘱方秘书“两杯咖啡”,便回了办公室。




 




接到指令的方秘书没有直接去,他早就过了做泡咖啡这种简单琐碎工作的资历。转头看了看身边心不在焉看着资料的黄明昊,想着就算是被安插进公司实个玩票性质的习的小少爷,既然都到了秘书这个位置上,泡个咖啡也不算过分吧。




 




这么想着便把这件事交给了黄明昊,好在黄明昊看起来也没有丝毫不乐意的样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就去了茶水间。




 




答应的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和方秘书猜的差不多,黄明昊确实是个小少爷,养尊处优惯了哪里会使用咖啡机呀。正准备回去请教一下方秘书,忽然又想起自己来公司的真正目的,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方秘书,方秘书”黄明昊白嫩的手在他眼前摇晃,终于唤回了他的思绪“发什么呆呢?”




 




“没事”,我没有发呆,我只是在思考,方秘书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黄明昊手里的咖啡杯。




 




20分钟前,范总吩咐他两杯咖啡。




 




15分钟前,小黄秘书走进茶水间。




 




10分钟前,范总走进茶水间。




 




而现在,两杯咖啡,一杯自然在范总办公室,而另一杯,正被小黄秘书安安静静地捧在手里小口喝着。




 




方秘书忽然产生了一种巨大而诡异的好奇,终于忍到下班的时候他问和他一路回家的同事:“一个茶水间里有一个总裁,一个秘书,和两杯咖啡,那么这两杯咖啡,究竟是谁泡的。”




 




同事无语地翻着白眼看他:“你做什么梦呢,总裁怎么会去茶水间。”




 




方秘书听了也觉得自己在做梦,总裁怎么会去茶水间?不过范总不一样,方秘书下意识地安慰自己,范总虽然总是一副高冷自持的矜贵模样但是其实很体恤下属…




 




“反正我们范总肯定不会去,”方秘书还没想完就又被同事自说自话地打断。




 




“那种闲得无聊的二世祖总裁倒还有可能会去茶水间泡妹,范总那么忙又那么正经,你说说范总接手公司几年,你就当了他秘书几年,他什么时候去过茶水间了?”




 




方秘书看着身边同事眼里流露出的对去茶水间的总裁的不屑和对范总的崇拜,把已经到嘴边的那句“他今天去了”给咽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小黄秘书自告奋勇地主动要求帮忙泡咖啡,方秘书觉得自己仿佛还没睡醒下意识地点点头。




 




没过三分钟范总也从办公室出来直奔茶水间而去。




 




过了一会儿向来眼尖的方秘书看到有人也向着茶水间的方向走去,身体比脑袋更快地拦住了那人:“你…你过一会儿再去吧。”那人倒也听话,没问什么就先去做别的事了。还好没问为什么,问了方秘书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又过了一会儿,范总和小黄秘书一人端着一杯咖啡先后从茶水间里出来,方秘书这个才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他才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昨天同事那句无心的“茶水间泡妹”。




 




他转头看了看正捧着咖啡杯像只小猫一样小口喝着咖啡的黄明昊,半只手藏在衣服袖子里,软乎乎的可可爱爱,萌得他忍不住想要捂胸口,忽然就有点明白为什么日理万机的总裁愿意浪费时间在茶水间了。




 




真的很想泡啊!




 




我说的是泡咖啡,信我。




 




2.




 




突如其来的决定总有缘由。




 




黄明昊和范丞丞坐在范妈妈两边陪她看电视,倒是一副挺温馨和谐的画面,但范妈妈心情却好像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




 




范丞丞的手机响了起来,即使是休息日,总裁也还是没那么容易逃脱工作,向妈妈和黄明昊示意了一下起身去阳台接电话。




 




范妈妈见儿子离开,叹了一口气有点难过又有点着急地打开了话匣子“明昊啊,你们都结婚半年多了,怎么还…”




 




刚刚吃饭的时候,范丞丞耐心地给黄明昊剥了几只虾放进碗里,按道理来说本应是一副贴心的好丈夫形象,可是连范夫人都知道,明昊不吃海鲜。




 




“丞丞不是故意的,”黄明昊知道范夫人在说餐桌上的事,把剥好的橘子放进她手里哄她:“我只是不爱吃海鲜,又不是海鲜过敏,没事的。”




 




范夫人最喜欢黄明昊懂事的样子,可又觉得心疼。




 




黄明昊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从小就会撒娇讨长辈喜欢,长得又乖巧可爱,亲近的长辈没有不把他捧在手心里的,不知道怎么的,这么好的小孩就栽在自己那个不懂事的傻儿子手里了。




 




黄明昊和范丞丞的婚约是两个小孩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定下的,本来只是两家关系亲近说的玩笑话,等黄明昊成年后准备履行婚约,范夫人忽然就觉得天上掉馅饼了砸得她头晕目眩。




 




且不说黄家家大业大,和黄家联姻的商业效应会有多令人惊喜,就黄明昊本人,范夫人都不知道幻想过多少次能有这样一个乖巧懂事又会撒娇的宝贝儿子了。




 




订婚前她拉着黄明昊的手,犹豫了好久还是忍不住对黄明昊说“千万不要委屈自己。”




 




然后她看见黄明昊眼睛亮亮的,笑着回答她:“我不委屈。”




 




那个时候她知道,黄明昊是真的喜欢自家儿子。




 




可自家那个傻儿子呢?




 




范夫人想起想起范丞丞对待结婚这件事的态度——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声音也懒懒散散地说“也行”。




 




范夫人看他这幅模样就想起自己最近看的肥皂剧里那些渣男,气得她想骂一句“大猪蹄子”,可温柔好修养的范夫人这么多年哪里骂过人,更何况对着自己亲儿子,憋了半天还是气不过,对着范丞丞狠狠骂了一句:“你这只小猪!”




 




毕竟是自己养大的猪,范夫人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对着面前水嫩嫩的白菜叹气:“都怪丞丞。”说完还不甘心的瞪了一眼正在阳台上打电话,什么都不知道的范丞丞。




 




黄明昊也随着范夫人的目光望过去,阳光下的范丞丞真的好耀眼。今天不是工作日,范丞丞穿着一身休闲装,宽松的衣服也掩盖不了范丞丞优越的身材,阳光柔化了他锐气凌厉的侧脸线条,少了一点平日的清冷多出一份少见的温润。




 




这样的人是自己的结婚对象,黄明昊忍不住冒出点沾沾自喜,可惜只是名义上的,喜悦过后又觉得空虚落寞。




 




他收回目光,也收起自己那些小心思,安抚地对范夫人笑“不怪他。”




 




但他俩之间的氛围明眼人都知道,说好听点是相敬如宾,说直接点就是没有感情。




 




“您也看到了,他忙。”




 




范夫人心想,能有多忙,当初范丞丞他爸创业的时候凡事亲力亲为,连个能搭把手的人都没有,可不比范丞丞忙得多,但陪自己的时间,约会的小心思,可一点都没少。这些她又不能说出来,免得更伤黄明昊的心。




 




“我又不懂公司上那些事,没办法帮他分担,平时自然缺少了点沟通,我也有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




 




黄明昊的话忽然让范夫人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黄明昊又接着说“可能秘书都比我更懂他”话里带着淡淡的失落和自嘲。




 




范夫人脑中的想法忽然清晰了,正好范丞丞也打完电话回到客厅。




 




“明昊也大四了,该实习了吧”明明说的是黄明昊的事,范夫人的眼睛却一直看着范丞丞。




 




范丞丞点点头,这点事他还是知道的。




 




黄明昊还有个哥哥,也是懂事暖心又有担当的孩子,早早的就做好了继承了公司的准备,黄明昊也乐得自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大学选了中文专业想要成为一名作家,现在读到大四,已经是某个知名杂志的签约写手了。




 




“就去我们家公司实习吧,给丞丞当秘书。”话一出,范丞丞就愣了,可范夫人却没给他任何反对的余地“明昊本来就是学中文专业的嘛,做秘书也刚好,就这么决定了,周一你带他去上班。”




 




说完又温温柔柔地想黄明昊解释:“多体验点不同的工作对你的写作也有好处,你觉得呢?”




 




范丞丞也向黄明昊看过去。黄明昊垂下眼睑,浓密的睫毛颤了颤,接着点了下头,在范丞丞看来就跟平常的每一次一样,黄明昊总是乖乖巧巧,不会拒绝。




 




黄明昊自然不会拒绝。




 




他很少主动,所以他和范丞丞结婚半年了感情都没什么进展,但当他一旦主动了,那么不管多么迂回曲折,只有是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3.




 




范丞丞在某天吃着营养师送来的午餐时,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黄明昊在吃什么?




 




公司其实是有食堂的,只是食堂有点小,如果不提前下班过去的话,需要排很久的队。味道也并没有特别好,所以很多人会选择点外卖或者去附近的餐厅吃。




 




范丞丞自然也不会去食堂吃,作为总裁他不可能提前下班,也不可让排队浪费他宝贵的午休时间,更不喜欢搞特殊化,所以刚开始一直是让秘书替他点外卖作为午餐,直到和黄明昊结婚。




 




刚刚和黄明昊结婚的时候,黄明昊让人给他送过一次午餐,口味偏淡,算不上特别好吃,但荤素搭配得宜,家常饭菜不油不腻,让人吃起来很舒服。




 




那天下午他回家,看见黄明昊在厨房里忙碌,他本来觉得黄明昊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心里有点惊讶又有点其他复杂的感觉,毕竟两人的关系如此,小少爷为他洗手作羹汤他不可能不触动。




 




黄明昊整理好一切喊他吃饭,他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才反应过来中午那顿也是黄明昊亲手做的。黄明昊做得不算多,范丞丞扫光了所有饭菜,还是满足地坐在桌边打嗝。




 




看着范丞丞这幅和在外面高贵冷漠完全不同的形象,黄明昊终于有了点结婚的实感,这么点小小的满足都能让他的心情像碳酸水一样幸福的冒泡泡,他起身收拾盘子被范丞丞喊住,“我来收拾吧。”




 




像是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应一样,黄明昊嘴角越来越忍不住上翘。




 




可惜黄明昊这些小心思范丞丞一概不知,在接过黄明昊手中碗筷的时候看到他的手上贴了好几个创口贴。




 




黄明昊的手有点肉肉的,白白嫩嫩看着特别柔软可爱,那几个创口贴也相应的特别刺眼。




 




范丞丞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把所有碗碟进厨房放进洗碗机的时候对黄明昊说:“以后别做这些了。”




 




黄明昊愣了一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范丞丞打开洗碗机的开关,“妈妈之前就给我推荐了一个营养师和一个做饭阿姨,她找的人你应该也会满意,以后不用为这些小事浪费你的时间。”




 




黄明昊原本并不觉得为他和范丞丞做饭是浪费时间,被范丞丞这么一说,忽然觉得好像自己真的在浪费时间。




 




那些雀跃的气泡一瞬间脆弱地破灭,他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




 




“好。”




 




 




“范总”方秘书在外面敲门。




 




方秘书极少在范丞丞午休的时间打扰他,只是这份文件是上午范丞丞叮嘱过尽快去改完交给他看的。




 




范丞丞仔细的看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才签了字。方秘书接过文件的时候听见范总忽然问他:“你吃饭了吗?”




 




手一抖文件都掉到地上。




 




方秘书慌慌张张地捡起来,不怪他大惊小怪,不苟言笑的范总什么时候和员工聊过这些话题。但既然范总问了,他也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还没,马上去吃。”




 




“那黄明昊呢?”




 




方秘书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要打听小黄秘书,突然就觉得合理起来。




 




“他也还没吃,等我一块去吃。”




 




“你们…中午都吃些什么啊?”范丞丞有点尴尬,他不是会和员工聊家常的人,但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下去。




 




“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便当或者饭团加热一下,小黄秘书好像比较喜欢吃泡面。”




 




黄明昊经常只吃一碗泡面,方秘书觉得这样不营养劝过他几次也没用,黄明昊虽然已经是成年人了,但长得面嫩,性格又天真单纯,看起来总像个孩子,方秘书心疼他又不好管着他,这下范总问起来了,正好趁机告个状,找个人管他。




 




果然范丞丞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方秘书又想起来一件事。公司中午午休有两个半小时,很多部门上班时间晚中午不会午休,但秘书处是和总裁一个作息,总裁办公室有隔间的休息室可以午睡,他们也都买了折叠床放在转角的更衣室里。




 




“小黄秘书中午就在工位上趴着睡一会,每次起来的时候腿都麻了。”




 




换个人可能不会和总裁说这些,但方秘书跟着范丞丞也好几年了,他直觉范丞丞会想知道这些。




 




“好,我知道了,赶紧去吃饭吧。”




 




方秘书点点头,礼貌地转身离开。




 




方秘书走了,范丞丞紧锁的眉头却仍然没有解开。他看着自己面前营养师送来的营养午餐,想起那次黄明昊亲手给他做的午餐,虽然都是些简单的家常菜,但是三菜一汤荤素合理营养均衡,一看就是花了心思而不是敷衍了事。




 




想起刚刚方秘书说小孩只吃一碗没有营养的泡面,范丞丞就觉得心疼。




 




明明是挺乖的小孩,怎么这么会照顾别人,却不懂得照顾自己呢。




 




4.




 




后来的午休时间,方秘书就再也见不到小黄秘书的人影了。




 




又恢复到一个人去吃午饭的状态难免有点小失落,但下午上班时看见小黄秘书脸色红润睡的饱饱的样子还是觉得欣慰,也心照不宣地没有去问对方中午去哪了。




 




结婚半年多黄明昊和范丞丞也一直是分房睡的状态,可总裁的休息室再舒适也只有一张床,想起方秘书说小孩每天中午趴在桌子上睡到脚麻,范总就不可能放任他这么委屈下去。




 




黄明昊倒是没什么不自在的样子,他脱了外衣和长裤往床上爬。范丞丞背对着他换睡衣,听见背后的动静,稍稍偏头就瞥见黄明昊修长白嫩的双腿,耳根都红了起来连连咳嗽了几声让自己冷静下来。




 




“对不起哦,穿着外衣裤不太舒服,我明天会带一套睡衣过来。”




 




范丞丞点了点头,换好了睡衣也躺上了床。




 




本来就是总裁一个人的休息室,摆放的自然也是一张单人床,虽然算不上狭窄,但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躺上去还是难免的肉贴肉。黄明昊感觉到了范丞丞的僵硬,他既然决定了主动出击就不会逃避,翻了翻身手臂主动揽上了范丞丞的腰:“对不起哦,床好像有点小。”




 




范丞丞听了黄明昊的话笑了,“床小了,你道什么歉。”




 




黄明昊没回话,只是紧了紧手臂更加贴近他。范丞丞被黄明昊亲近顺从的态度安抚,也放松下来。他感受着身边的温度,慢慢想起来,刚结婚的时候他们其实是睡一张床的。




 




和自己的伴侣睡一张床自然是理所当然,但范丞丞总觉得自己和黄明昊只是契约关系,在他看来对方只是个过于懂事的孩子,因为家里的关系才委曲求全和自己结婚,所以自己那些自私的欲望和亲密的幻想自然不能强加于无辜的黄明昊身上。




 




结婚之前范丞丞也有过两三个乖巧的固定床伴,订婚的时候就都清理干净了。




 




但成年男人总会有欲望和需求,特别是在起床的时候看见黄明昊柔软细腻的发丝和白皙修长的后颈,克制住自己把眼前单薄身体拥进怀里的冲动,范丞丞冲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然后冷静地做出了分房睡的决定。




 




黄明昊好像睡着了,范丞丞稍微撇撇头就能看到他安静柔和的睡脸,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这半年多来,范丞丞也清晰的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的疏远,但从前他只觉得习以为常,好像两个人本来就该是那样。




 




可是现在,黄明昊把头埋进他的肩窝,柔软的头发贴着他的下巴,手臂紧紧拥抱着他,那种姿态是亲密和全身心的信赖,让范丞丞心软又陷入无限的后悔。




 




范丞丞也翻了身面向黄明昊,克制不住地回抱住对方,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白白浪费这半年的时间,明明一开始,听就应该利用他们的关系牢牢抓住这个人。




 




黄明昊被范丞丞的动作弄醒过来,还迷迷糊糊地以为是到点儿要起床上班了,可是身处一个过于温暖的怀抱让他一点也不愿意起来,把头埋进范丞丞胸口黏黏糊糊地撒娇:“老公,再睡一会。”




 




黄明昊闭着眼睛,他看不见范丞丞耳廓都红了起来,却能感觉对方越来越紧的拥抱和清晰加速的心跳,嘴角弧度更翘,甜蜜地又睡过去。




 




 




方秘书敲敲总裁办公室的门,按捺住心里的焦急。




 




“进来。”




 




“范总”方秘书很少手上什么都没拿的进入总裁办公室,语气也不如平时的镇定“负责写今晚媒体活动讲稿的崔秘书今天没来上班,电话也打不通…”




 




这项任务上个星期就交代下去了,小崔平时办事还算靠谱,谁也没想到这次临时出了问题。




 




范丞丞却没太放在心上,“明昊不是在吗,让他写。”




 




方秘书这才想起来,黄明昊也是中文专业的高材生,写个讲稿应该不是问题,可现在离晚上到活动还有五六个小时,讲稿写出来再修订,范总也需要时间来熟悉,谁也没法保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写出一份完美的讲稿。




 




范丞丞像是看出了他的忧虑,“先让他写吧,他可以的。”语气间带着无法忽视的信任和骄傲。




 




方秘书点点头,转身正准备带上门又听见范丞丞的声音,“写不出来也没事,这个活动我去讲,是给主办方面子,我不讲,甚至不去,也没人能说什么。”




 




意思就是,让黄明昊写但不要给他任何压力。在范丞丞身边呆了这么多年,方秘书总能第一时间明白范总的意思。




 




一个小时后方秘书带着黄明昊和他洋洋洒洒迅速写完的讲稿进了总裁办公室。




 




范丞丞接过讲稿来看,看完就赞许地向黄明昊挑眉,又笑着给了方秘书一个眼神,那样子就好像拿着自家孩子满分试卷去参加家长会的三好学生家长。




 




5.




 




黄明昊和刚来的几天委屈巴巴的可怜模样有了很大变化。




 




嘴角总是微微上扬着勾出甜蜜的弧度,本就细皮嫩肉的现在更是说不出的容光焕发。而范总也肉眼可见的对他更加照顾,甚至对其他员工也更加宽容温柔。




 




方秘书见他俩这样心里也开心,甚至主动打趣调笑黄明昊。




 




“Justin,你有没有看过一部韩剧叫《金秘书为何那样》?”




 




“方哥,你还看韩剧呢?”黄明昊心情好,顺着方秘书的话反过来调笑他。




 




“那可不,这剧可好看了,里面秘书和老板谈恋爱呢!”




 




看着方秘书不怀好意的八卦笑容,黄明昊心里躁动不安的顽劣因子越发不安分,他这段时间和方秘书关系越来越好,这时候也想逗逗他。




 




黄明昊垂下眼睑,语气里尽是小心翼翼的落寞“偶像剧真好,现实里哪有老板会和秘书谈恋爱的呢?”




 




黄明昊故作伤感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唬人,方秘书一时也慌了手脚,“可…可是范总…”他正想说你看范总对你多好,却被黄明昊打断。




 




“范总他结婚了啊,方秘书你忘了吗?”




 




瞬间方秘书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呆呆地愣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他忽然想起范丞丞无名指上的戒指,那么低调却不容忽视,他想着这些天黄明昊跟范总一起吃饭午休享受范总的温柔,却也同时忍受着这样的煎熬。




 




看着黄明昊消瘦的背影,他忍不住心疼,却不知道黄明昊背过身去,只是为了偷笑。




 




 




办公室最不缺的就是流言。




 




特别是像秘书在总裁休息室午休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便能引起潮水般的流言蜚语。




 




大部分人不像方秘书那样能够真正接触到总裁和新来的小秘书,也不会像方秘书这样为他们守口如瓶又操碎了心,那些人将事不关己的闲话说的越来越难听,当然他们不会,也没有机会在总裁面前说,可在黄明昊面前,就总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那天黄明昊送一份报告去市场部。市场部嘴碎的人向来多,正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新来的秘书是怎么爬上总裁的床,一见话题的中心本人过来了,纷纷噤声四散。黄明昊也没打算计较,放在报告就准备走,且听见背后传来猥琐的声音。




 




“屁股还挺翘,难怪敢爬上司的床。”




 




黄明昊忍着心里的恶心准备离开,却听那人越说越过分:“范丞丞也是个不要脸的,家里有人了还在外面乱搞,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他倒好,搞起身边的秘书了。”




 




黄明昊转过身,他很少有这么生气的时候,双眼不见平时的笑意幽幽地看得对方脊背发凉,声音漠然又冰冷“你说什么?”




 




那人被他的眼神弄的发怵,但他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了,总觉得这种小屁孩只是虚张声势便鼓起勇气和他对峙“我说什么了,我说的哪里不对吗?是你没爬范丞丞的床还是范丞丞还不够不要脸?”




 




话音刚落一拳就直接打在他脸上,那人完全来不及躲闪双眼一黑就这么直直地倒了下去。黄明昊并没有放过他,一脚踩在那人的胸口,再说出和刚刚一样的话时就显得格外令人毛骨悚然:“你说什么?”




 




那人早已晕眩的说不出什么话,旁边的人都慌了却也没人敢去拉他,有人慌慌张张地报警,也有人打了楼上的电话,范丞丞来的时候黄明昊正站在那人旁边看他在地上打滚,眼神就像在看一堆垃圾。




 




“怎么回事?”范丞丞问,周围却没一个人敢回答。




 




他把黄明昊拉过来圈进怀里,语气温柔一边安抚一边开口询问“怎么了啊?”好像黄明昊才是那个受到惊吓和伤害的人。




 




黄明昊也回头去看他,眼神早已换成了懵懂无知的脉脉含情,嘴角往下扯了扯满是委屈和无辜地开口:“他说你坏话。”




 




范丞丞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帮黄明昊整了整头发,还对他说了句“谢谢”,然后就把人带走了。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范总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们知道,这个小秘书以后是不能招惹了。




 




6.




 




“我要跟你离婚。”




 




范丞丞正好好地喝着汤,一听这话汤都喝进气管里,呛得他咳了半天才见好。




 




黄明昊见他呛到吓得不行,拿着纸巾紧张地站在他身边给他拍背,等他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才红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跟他道歉:“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吃饭的时候说这个。”




 




范丞丞看着面前的人心里又酸又软,又痛苦又矛盾。




 




这么乖巧懂事又体贴的人啊,本来就应该获得更多的爱和自由。




 




他知道如果黄明昊真的想要离开,他应该尊重黄明昊的选择,这是他早就做好了的打算。可是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尝到了被黄明昊亲近和依赖的甜头,就像罂粟一样让人上瘾,让他舍不得放开那个人。




 




他想说“不行”,却猛然发现这半年多以来,自己似乎一次付出都没有过。




 




他总觉得有那份婚姻关系在,黄明昊就不会那么轻易离开,他就还有数不尽的日子可以和黄明昊一起度过。现在却发现,这份关系是多么脆弱,只有黄明昊想结束,他甚至没有任何立场反对。




 




范丞丞说不出“好”,也说不出“不好”,只能茫茫然问他:“为什么啊?”




 




黄明昊看着范丞丞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又是自责又是忍不住的欣喜,心里再怎么五味杂陈,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该演的戏也还是要演。




 




“都怪我不好,是我的错,是我把你的名声都弄的不好了,你明明什么错都没有,他们怎么能够那样说你。”黄明昊语气里又是自责又是愤慨,却让范丞丞一瞬间心里盈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对眼前人的心疼。




 




黄明昊的懂事简直戳到他心尖上,所有事都是以他为前提为他着想,让他产生一种在黄明昊的眼里永远都只看得见自己一个人的错觉。




 




“更何况”黄明昊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让范丞丞的心都揪了起来“和你结婚,本来就是我一厢情愿…”




 




他剩下的的话都被范丞丞堵在嘴里,范丞丞倾身吻上面前的人,换着角度亲吻,像是想把满心满眼的爱意通过唇齿的交缠传达给对方,告诉对方,从来都不止是一厢情愿。




 




黄明昊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柔情吓到,却又不忍推开,僵硬着脖子和他接吻。范丞丞抬手,抚上对方的脖颈,轻轻捏着他的后颈温柔抚弄,终于让黄明昊放松下来,恍惚又沉醉。




 




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根细细的链条,范丞丞轻柔地把它扯出,从黄明昊脖子上解下来。一只和范丞丞无名指上一模一样的情侣对戒穿在链条上,一直被黄明昊塞在衣领里,沾染着黄明昊心口的温度。




 




范丞丞将那只戒指温柔地戴在黄明昊的无名指上,又去吻黄明昊的嘴角,“不要离婚,明天和我一起去公司,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合法伴侣。”




 




黄明昊点点头,主动凑近范丞丞,一边亲吻一边把对方往沙发上带,“那我也想再做一些合法伴侣应该做的事情。”




 




范丞丞当然听懂了他的暗示,却装作不懂的样子想听很黄明昊更加直白大胆的言语,果然黄明昊没有让他失望,即使眉眼间已经绯红一片,还是把嘴唇贴近范丞丞的耳朵,在他耳边轻轻地说:“老公,我想跟你上床。”




 




范丞丞直接抱着他去了床上,两个人嘴唇黏上就分不开,黄明昊越亲越觉得幸福,觉得这些日子装乖卖惨都值得了,忍不住就贴着范丞丞的嘴夸他:“你好甜啊。”




 




“没有你甜。”范丞丞把他拥得更紧。




 




装乖也甜,卖惨也甜,装睡、撒娇、扮无辜统统甜得不行。




 




更不要说诱导着妈妈把自己安排到公司做秘书,威胁崔秘书不让来上班趁机展现自己的才能,装作不经意把自己在范丞丞办公室午休的消息放出去,这些花里胡哨的小心思黄明昊不说,范丞丞就装作不知道。




 




可他其实都知道,还美得不行。




 




毕竟在他看来,这些都是让他甘之如饴的来自黄秘书的诱惑。



评论

热度(4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