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皇权富贵】报告教官,我喜欢你(上)

敲喜欢!

清醉小可爱😏:

教官丞×学生昊






8月末,秋老虎凶狠异常。 
 




烈日骄阳下的操场传来阵高过一阵的口号声,军训的日子,又苦又累。 
 



黄明昊正在队伍中悄悄的转移身体重心,活动一下脚腕,站军姿导致的腰酸背疼,腿乏脚软真不是人受的。偏偏黄明昊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哪吃过这些苦,体质本就较差,还没两天身体已经这也疼那也疼了。这十分钟也他妈太长了吧,黄明昊在心中暗骂。 
 





“请各班排挑选两名优秀学员到主席台前集合,参加特训队伍。” 
 
广播中传出了命令。特训?就是更累更严呗,谁去谁倒霉。黄明昊在心中默默祈祷千万不要中这真·狗屎运。 
 




“黄明昊、XXX,你俩去吧,去那好好练,别给我去人!”








教官刚才眼神往这一瞥,黄明昊就意识到准没好事,果然!平时划水偷懒被记住了,这下就来报复了。黄明昊是一万个不愿意,在班内都够受的了还去什么特训,那不就是去送命吗。




可当他抬头对上那道狠厉的目光后......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贪生怕死呢! 
 



那眼神像是在说...你要是敢反抗我就让你 直站到明天。  














黄明昊蔫头耷尾地和另一位患难兄弟一起向主席台走去,认命了。要是现在晕了就好了,就能去睡觉不用训练了,黄明昊暗想。唉,苦啊——






主席台是个近两米高的大平台,黄明昊赶到时台下已经聚集了许多同学,都是命苦的孩子啊。台上站了两名教官,应该就是这次军训活动的两位营长和连长了,其中瘦挺高削的就是总教官范教官了吧。




逆着光,看不清他的脸,平日里黄明昊远距离讲评的时候黄明昊也由于近视啥也看不清。只知道这教官严厉得不行,平时几句话就把所有班排治得服服帖帖。不会是他带我们吧,黄明是心中一阵哀嚎,看来是真的活不过今天了。








“名位同学,恭喜你们经过个班选拔进入特训队,我们队将会在军训最后一天展演时,在所有领导家长同学面前展示,是很光荣的事情。所以各位要打起精神,积极训练, 听到了吗。”




“听到了!”




“我们今后的训练就由范教官来带领,大家多听话少吃苦。开始训练!”




“是——!”








那个高瘦的身影走下生席台,在散乱的人群前站定,端正挺拔,面庞白皙,实在不像一张风吹日晒的军人脸。




 “一分钟时间, 按身高排出5x6的方队,开始。”




范教官的声音清冷平缓却掷地有声,一团学生赶快比较着身高排列起来,过程十分慌乱,你踩我一脚我撞你一下的,总算结果还算比较整齐。




“超出了20秒,每人20个俯卧撑。”




那声音又缓慢地说着,似乎惩罚只是家常便饭。一群人不感反抗,都乖乖地做了。








黄明昊从前认知里的教官,都是小麦色的健康肤色,身材敦实壮硕,嗓门很大,气势挺足。可这范教官却全然不同,外表像个文弱书生,可是轻轻几句话就散发出强大的威慑力让空气都变得沉重不少,严肃异常。




黄明昊虽然没吃过什么苦,性子却很倔强,见大家都挺直了腰板,也端正了站姿,不就是训练吗,谁怕谁。










开始还是常规的军训项目,稍息立正 跨立 转身什么的,尽管要求更严格也是能接受的。可后来开始了齐步 正步 跑步的训练时真是苦不堪言。需要互相配合调整, 协作起来确实不容易。




范教官很注重细节,要求处处规范。手摆到什么位置,脚抬多高,一步运多大,他都要一个人一个人的细扣,有时一个动作要摆好久。黄明昊这时才看清在人群中走动指导的范教官,眉眼清秀,鼻梁挺拔,嘴唇微薄,眸色较浅,可是对视时却有种望进去的感觉。






“这位同学,向前看, 身体微倾不用这么大幅度。”






眼前的人嘴唇轻启,黄明昊感觉心跳声也随着一声大过一声。直到帽沿被压下,眼前突然一黑他才回过神来,我靠这人眼睛有妖力吧,怎么跟定身咒似的,连忙晃了晃脑袋扶正帽子。






“对不发起教官,走神了。”




“三十个深蹲。”




“是”
















“手臂前摆25”° ,与腰带平齐。”




“脚离地15厘米,都抬高。”




“转身不要晃, 要不出来站军姿。”




“口号声喊出来, 把嗓子打开。”




“步伐不齐,加练两遍。”








一天折腾下来,大家都筋疲力尽, 黄明昊腿软到几乎站不住。拖着沉重的身子胡乱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时,黄明昊惊喜地发现自己今天竟然活下来了,我果然还是有无限潜力的吗!


......




潜力个屁,快他妈累死了。




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的前一秒,黄明昊还在无数次问候范教官全家,真是个人面兽心的大变态。




















“好运来那个好运来~好远来那个幸福来~好运...”无比喜庆的歌声在自边爆炸,吓得黄明昊差点把这破老年机扔到地下去了。 
 
这军事基地不让带智能机,断网两天的网瘾少年黄同学已经快疯球了,被扰了清梦更是烦躁不已,一翻身又睡了过去,全然忘记了这是昨晚还清醒时没的闹钟。 
 
同宿舍的同学也被吵醒了,开始收拾收拾准备去吃饭,见黄明昊起床气挺大也没继续叫他,一行人去了食堂。 
 








黄明昊是被回来的舍友叫醒的,一看表,离集合时间还有十分钟,迷糊少爷在皱着眉头愣了几秒后,瞬间蹿了起来。完蛋了,起晚了!要是迟到了还不知道有什么魔鬼惩罚,赶忙匆匆洗漱冲出了宿舍。 
 
好在苍天有眼,黄明昊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到操场上竟然赶上了,范教官要组织所有班排还没有到特训队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黄明昊快虚脱了,一路狂奔肺快炸了,一连几个大喘气儿才缓过来。吃了口袋里随手拿的一包饼干,才算有点精神。 








“范教官来了,快站好!” 
 



那个身影还离队伍两三百米,大家就赶紧排队站好了。范教官是个狠人,惹不起惹不起,还是得乖乖听话。 
 
 
“大家早上好。我们今天训练balabala......希望大家能继续积极能合。我们先站15分钟军姿,站好了才开始训练,站不好就加时间。” 
 



范教官走到队伍中检查,大家个个都屏息凝神摆正姿势,生怕被纠出毛病。 










“这位同学,你帽子呢” 
 
又开始犯困的黄明昊被面前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说什么?帽子?完了出门太急忘带了。 
 



“报告教官,找不到了。” dbq这真的是善意的谎言,为了我的身家性命。 


 



 “叫什么名字,哪个排的。” 
 



“黄明昊,十排。” 
 




“你先带我的。”




 





黄明昊的头被轻轻压低,戴上了范教官的军帽。教官和学生的迷彩帽花纹是不同的,此时黄明昊颇有种鹤立鸡群的感受。 
 
教官的帽子似乎有点大,遮了些视线,范教官又轻轻抬起调整了一下,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黄明昊的额角。 
 



“谢 ..谢谢教官。” 












范教官侧头看着眼前低着头,有些局促不安的男孩,有点眼熟。好像是今早撞到自己的那个男生,慌慌张张的跑一下就撞到了自己怀里,头还挺硬,撞得生疼。说了声对不起就又一转头跑远了。这小子,又落我收手里了,要是这么道个歉就算了,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黄明昊此时心里也在疯狂打鼓,竟然没罚我还借帽子给我带?冷酷无情范教官难道不是该谈淡的来一句“两公里越野”或者 “蛙跳200米”这种吗。现在又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在想该怎么罚我吗?还是的发现可爱迷人Justin比他帅!




不过结果好像都不好...... 
 





头被敲了一下,黄明昊下意识得抬头看了一眼。 
 
“抬头,好好站着。” 
 


眼前的人说罢就转神去检查别的同学了。唔,真是个奇怪的人。




 







站完军后又训练了一个多小时,教官才吹哨让休息体息,黄明昊麻利儿的坐下了,只觉得头有些晕,看来是没吃早餐的原因。咕咚咕咚地喝了半杯水,又歇了歇才缓过来,低着头闭目养神。 
 



“黄同学 ,给你个新帽子。” 
 



黄明昊眼神迷离地抬起头,面前正蹲着范教官。头上的帽子被摘下,又戴了个新的,还是教官的款式。 
 



“我那个戴得比较旧了,戴这个吧。” 




说罢他把刚取下的帽子戴回了自己头上。


 



“哦好,谢谢教官。” 



黄明昊强打精神扯起嘴角笑了笑,范教官人还是挺好的... 












“嘟一一开始训练!” 








好个屁 














烈日灼灼,烫得人乏软无力。黄明昊只觉得头晕脑胀,视线都些模糊,视野突然下坠, 他只朦胧的看到了一个向自己而来的身影......
















再醒来时,外面天色已暗了。黄明昊捂着头挣扎地坐起身,好疼啊,随即意识到自己似乎中暑晕倒了。




“咕——”肚子轻声叫唤了声,控诉着饥饿,一天没吃饭了......起身想回宿舍找点吃的,却被床边椅子上坐着的人吓了个激灵。




“范教官?你怎么在这啊,也不说句话,吓我一跳。”




......没回声




“范教官?"




那人脸色阴沉的不行,半张脸隐匿在黑暗里看不真切,也不回话,不会是生气了吧。不至于吧,我就少训练了半天这也要计较啊。




半晌,黄明是坐在床上也没敢出声,肚子又催促起来真的的好饿。




“身体不适为什么不打报告? ”




寂静的医务室里终于又有了声音。




“啊?”




“为什么要硬撑着,晕倒了也不说。”






医务室里没开灯,黄明昊只能借着外面微弱的光看见范教官紧皱的眉头,眸色比白日暗了许多,看起来有些阴郁。




不想见他皱眉,很凶,不好看,笑起来才好看。




 黄明昊奇怪性地想着,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抚向他的眉头,缓缓的,却只触到了一瞬,面前的人就下意识的后撤了些。




黄明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行为的出格,不好意识地收回了手攥紧了衣摆。只是....不想见他不开心,不知为何。




“对不起教官,我...只是不想让您担心....”




为什么这么说呢,大概也是想抚平他的眉头。




“下不为例,以后身体有不适及时打报告出来休息,知道了吗。”




“知道了。”








这样,我只会更担心...














其实范丞丞坐在椅子上陪了一下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这个男孩在面前突然倒下的时候,心脏会骤然一疼, 连带着四肢都僵硬在原地。 直到他被身旁同学伸手在倒地前接住,才难以控制的将他揽到怀里,一把抱起送到医务室,直到听到只是身体虚弱,中暑了之后才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才稍稍缓解。




没心情去训练,找了个教官去替了一下,就专心坐在旁受着。 看着床上男孩苍白的嘴唇,眉头紧皱着,不禁伸手轻轻抚平。




这样不好看,笑起来才好,活蹦乱跳的才好。






心底涌上一丝累似愧疚的苦涩,为什么呢,或许是为自己先前想报复他撞到自己的想法,或许是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提早发现他身体不适,责怪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范丞丞不想承认,他心疼了...明明是今早才有了一面之缘的人,心却一直被牵着走。把自己的帽子借他戴,又回去让后勤处找了个新的教官军帽,明明有多余的学生的迷彩帽的,就是私心里觉得他与众不同。




是那个莽莽撞撞的身影,还是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又或许是他甜甜的笑...还是此时他苍白的唇。






范丞丞不敢再细究,他怕想清楚后无法却制自己。只是恰巧原定的营长有别的任务找他来替的军训,不该发生别的事情。没几日军训结束后,他就要继续回部队了。




可黄明昊的身体......一看也是不会照顾自己的小少爷。那就照顾他两天,等身体好了,能继续训练了就..... 






一切照就。














可范丞丞考虑来考虑去却忘记了




心动了,又怎么复原呢






————————————————————


下篇一定会有的,只是住校生大概要等到下次回家了




给个心吧




34szd❤

评论(1)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