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胡胡胡胡萝卜°

皇权富贵♡
糖库本库♡

【夏末冰茶】不过期罐头

爱而不得啊唉

爱钱女士:




现实背景延伸向 | 
退居十八线的爱豆昊✕流量顶峰的影帝丞 | 
千万种故事结局请勿上升 | 




1.



忘记,憎恨,分离。
这些从来都不是爱情最坏的结局。
错过才是。



2.



黄明昊接到那个电话是在初夏微醺的风里,窗外的树叶淘气地跑进了屋里覆上了那人照片。男孩瓷白的脸上一双眼瞳黑得像墨,看不清情愫,可目光落在照片上时却暗含苦涩,记忆里的日月星光冬春秋夏,爱意来得波涛汹涌。躺在门口的猫喵的一声打破了男孩的思路,他顿了顿开口道。


“算了姐姐,我就不去了,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范丞丞不会想见到我的。
一个人啊一旦决定退出对方的生活,除非刻意,否则直到生命尽头都很难再碰面了,黄明昊深知这个道理,三年前退团单飞三年后在家抠脚全都是他自作自受。
可最难过的,不是当初的梦想没能走到最后,而是一刻也不曾拥有过他,但却觉得失去了千万次。
范丞丞啊。


电话线的无线电波能不能传达信息黄明昊不知道,匆匆忙忙地挂断电话,只觉心里空荡荡的一片,这种失落感不是靠话语可以填满的。
再忍忍吧,过完这个夏天,就能忘记他了吧。
黄明昊这样祈祷着,不安又怯弱。


乐华七子出道七周年的演唱会黄明昊还是缺席了,这让团粉格外失望,尽管都是在养孩子的年纪了,当年的很多站姐还是抽空买了黄牛票。
看着舞台上的六个男人时间一晃回到了那年,廊坊大厂的全时,周五晚上的八点整,小路上堆着薄薄的一层雪花,昏黄的灯光下七八个少年勾肩搭背的日子。


就是那年啊,情窦初开又独自烦闷的一年。


“Justin我以后买下整个全时送给你,里面所有的魔芋爽都是你的,我还会给我们家tintin找只门当户对的母猫,对了你不是也挺喜欢五百万的吗等以后我们搬进大宿舍了我也养一只狗,这样我们就猫狗双全啦~”


少年的情话总是不要钱似的,是啊,因为这些话都只是说说而已,他清楚的知道,知道范丞丞做不到,他也知道,不该沦陷其中。
这温柔挠人得要紧,他无力挣脱。
每次听到范丞丞这样说的时候,明明嘴上吐槽得不行,可笑意却从眼角眉梢漫出来。
原来爱和胃疼一样,无法假装啊。


很多时候黄明昊在想,要是没有发生那件事就好了,他还能留在范丞丞身边,朋友也好,队友也好,甚至陌生人都好,能光明正大的看着他,陪着他,都比现在好上数百倍。
可是他明明这么喜欢他,这么喜欢啊。



3.



一座神庙即使荒芜,仍然是祭坛。
一座雕像即使坍塌,仍然是神明。


即使心知肚明,无爱可失,大智而愚昧,只因他愿意。


故事走向的转折大概发生在初秋,说是大概黄明昊自己也讲不清楚,那人生得好看又善讨喜,从到公司视察的“领导”到同期练习生再到出道队友,他是他最玩得来的朋友。


“Justin我们今天要不要去三里屯逛逛街?听说supreme上了许多新款诶?”
“好啊走走走!安排上了!”


起初以为是志趣相投的朋友,可偶然一场演唱会,被公主抱的黄明昊实在无法理解那拼命跳动的心脏,像是开瓶的啤酒咕噜咕噜地冒了几个泡。
而后又在睡梦中恍惚想起大厂初雪的那天稀稀零零的,大厅里灯火通明,小路旁的少年们打着雪仗,他逆着光走到自己面前说了句什么。
什么呢,男孩生性爱玩,堆雪人堆得正开心,分不出心来,也没多在意。
到底是什么呢,怪好奇的。


“justin……你可不可以……和我交往试试看?”


这个人是谁呢,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眼睛大大的,和范丞丞的丹凤眼可真是不一样,头脑风暴寻找了一下相关记忆才勉强知道名字。
Jeffrey?中文名什么来着?记不真切,男孩甩了甩手心的水滴,雪花在体温里融化了,增添了几分凉意。
明知是冷的,为什么还要触碰呢,黄明昊当时不知缘由,三年以后面对范丞丞才哭笑不得。


“对不起啊,我不喜欢男生,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我觉得我们还是当朋友比较好。”


大厅门口的少年一时也怔在那里,没有迈出一步,良久,他看着小男孩又蹲下去玩起了雪花,而任由同样面红耳赤的Jeffrey逃离了现场。
尽管只是一晃神的,黄明昊也觉得范丞丞今天不太正常,说什么为了舞台效果一个晚上都没回寝室,大冬天的也不知道他在哪儿睡的,有没有凉着。
男人之间问这种问题似乎有一些矫情,励志当男子汉的黄明昊当然不可能问这种问题啦。


只是看着少年“独自沉默”,除去缄口不言,仿佛没有更好的方法。
没有回寝室的那个晚上范丞丞根本没有去练习室,狗屁的舞台效果,不过是独自走在四下无人的昏黄路灯下,忽地抬起来,看见了皎洁的月光和快要消融的爱情。


他们都是故事里的逃兵,在最后的战争里,不战而败,落荒而逃。



4.



“你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我想我们可以试试。”
“这份资源可以给范丞丞吗?”


人们总是相信眼睛看到的,红色便是红色,黑色自然不会变成白色,年少时最易动怒,为冲动贴上了爱的标签。


心悸自知无法自拔,终究在一个雨天里,一床棉被里发了酵,噼里啪啦的雨声里,二十六度的空调房里,四目相对,十指相扣。
明知这爱没分寸,黄明昊还是开了口。


“范丞丞我想和你试试”
“试什么?”
“我们做吧”


谁先开始的早就不重要了,温存的快乐里谁还管谁先伸出的舌头,被收紧的床单沾染上了石楠花香,藏不住的不仅是禁恋。


朋友和男朋友的区别差的可不只是一个字这样简单,出道一年团队凭借着居高不下的热度参加了很多颁奖礼,每每不怀好意的人递向黄明昊的酒通通被大明星的弟弟拦下。
大明星的弟弟当然惹不起,人们也都识趣地不再靠近。
决裂和分歧大抵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方在绝望中涅槃重生爱得毫无保留恨不得将之揉进身体里,一方在惊喜中全然接受爱得明朗磊落却慢慢发现恋人的缺点。
范丞丞哪里都好,就是太霸道了。


“你昨晚去哪儿了?”
“昨晚你不是和我一起出席的晚会吗?”
“我说的是中间那一个小时,你是不是和那个凤英房地产的老板在一起了?”
“我靠范丞丞你不是吧,那个秃头老男人都能让你吃醋你是不是对自己太没自信了?”
“我不管!你以后不准离开我三米。”
“好好好……受不了你咧”


爱情是最经不得反复的情感,再爱都抵不过互相猜疑。
平行水面之下一方似乎都快要忘记自己艺人的身份。
水面之上盘旋的老鹰伺机而动。


频繁的热搜虽说给团队带来了持久的热度,也让公司高层颇为不满。
范丞丞替黄明昊挡酒不是一两天了,多少资源都在酒杯间流失了。
搞得好像你两真在谈恋爱一样,开什么国际玩笑。


“Justin你明天晚上见面会结束以后去见一下王导吧,这次他手上有个男三剧本,对你开拓演艺圈很有好处的。”
“啊…可演戏不是丞丞想做的吗?哥哥怎么不把这个机会给他呀?”
“哎~人家王导就是钦点了你啊。”


万分不解,然而剧本的确实打实的好,近年小说翻拍成网络剧的模板数不胜数,按照这小说的热度男三的人设倒是个圈粉神器。
小算盘在心里打起,暗暗地想给自家醋罐子备上一份生日礼物。
却没想到那年生日都没能和范丞丞一同度过。


演唱会本来就是体力活,连着唱跳几首歌体力消耗实在太大,用力地向着台下鞠了几躬,回到化妆室的少年们只想简单的卸个妆赶紧躺平了。
偏偏黄明昊一个人被经纪人哥哥拉走了,范丞丞快步地跟了上去,突然被来后台视察的杜妈拦住了。
一切似乎太诡异了,少年静默着皱起了眉头,一句话毁掉了一对恋人。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怎么这么不堪呢,明明都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不知道这一去意味着什么,或者就算知道,也要为了所谓的前程去上这一次呢。
那我呢。


范丞丞不可置信地看着那纤细的背影,怒火中烧,头一回甩开了杜妈的手臂,在低声责骂声中冲出了体育馆。
凌晨一点的酒吧里,周围震耳欲聋的dj舞曲吵得人心烦躁,坐在角落里的男人大口大口的喝着56度的烈酒,很快聚集了看戏的路人。


“哇,这不是那个什么范冰冰的弟弟吗?”
“对对对,就是他,范丞丞吧”
“是吧?他们最近出道可火了,我一个远方表妹还去看了他们演唱会呢。”
“不是吧,难道失恋了出来买醉?这可是大新闻啊赶紧拍!”


可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的男人却自顾自的抽泣了起来,清亮的双眸中忽然间水汽弥漫,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揉碎似的,委屈又不安的缩成了一小团。
说不喜欢的是他,说试一试是他,最后不顾他丝毫感受一心求潜的人也是他。
可是,可是啊,他除了难过更多的是心痛和无能为力。


无权去把惊扰你的心捧起赠与你,即使有话想讲已经讲识过的字用完。
范丞丞的爱是妥协是宠溺,是看着黄明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当初那样东西是他自己,后来变成了一个好剧本。


他怎么怪他啊。
他怎么舍得怪他。



5.



黄明昊回来得很晚,一推门才发现范丞丞也没睡,一股脑地黏上去趴在了他脸上。小猫的爪子讨好般地揉了揉少年的碎发。


比你更爱你的爱太没分寸



“我们分手吧。”
“好。”


感情的结束,大部分都是不爱了或者不想爱了,可结束也分好的和坏的,而最坏的结束从来都不是不见,而是想念。
初见误终身,再见忆余生。


他没问为什么,他没说为什么。
他以为这是解脱了他的负罪感,他以为这不过是少年一时兴起的闹剧。


先逃跑的那一方是懦夫,黄明昊决定自己来当。



6.



“Justin请问今年为什么也没参加乐华七周年演唱会呢?听闻你和范丞丞不合是不是真的呢?关于当初同队友范丞丞得到王导剧本一角走红的机遇有没有觉得可惜呢?”


台下的闪光灯照射进了黑漆的眼瞳,轻车熟路的“前辈”却突然哑了嗓子,眼神里的不知所措一晃回到了九年前的夏天。


“你好,我叫黄明昊。”
“你好,我叫范丞丞。”


“我以后一定要站上最大的舞台唱自己写的歌!”
“嗯嗯!我们一定要一起出道啊!”


“感谢今天来到现场的粉丝们,我是你们的忙内Justin。”
“以后也要一起走下去啊~”


闪烁的灯光下,所有的心不甘情不愿,所有的不舍委屈,在这一刻爆发了,男孩无力地蹲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明明前一晚还温存诉爱,说着要永远在一起的话题。
究竟是从哪一分哪一秒开始,人生渐渐背道而驰了。


年纪轻轻的十八线小爱豆活生生地哭了大半个小时,台下的媒体记者还以为问题太过犀利刺激到了这位朋友,早早地散了场。


诶,果然,十八线没有什么大新闻,下次还是拜访范丞丞好了。


能够重新开始吗?


黄明昊不知道,就想当年不知道分手的原因,就算去年偶然猜到了,可没了说出口的勇气。
当年他频频跑去王导公司只是想要说服王导给范丞丞一个试镜机会,出乎意料的,这位外界盛传名声不好的导演倒是挺通晓是非,最后答应了黄明昊的请求。


范丞丞也在黄明昊退团以后怄气参加了试镜,一炮而红。
可故事似乎只能这样延续下去,结局也未能被再度改写。
那个雪天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少年在人迹罕至的大厂里说的话啊,到底是没人知道。


是什么呢,都不太重要了。


爱是互不相同又殊途同归的,我想你无牵无挂去做想做的,我想你随心所欲不被我束缚。
黄明昊想,过完今年这个漫长的夏天啊,和范丞丞就是认识十年的好友了,等他再准备一下下,再坚持一下下,稍微不那么喜欢他了,就去见他吧。


他共他相识三千天无名无姓,共他去到最远,是友情。


藏在雪花里的那句话,是我喜欢你。

















END







(豆豆有话说:求求了,敏感词别搞我了!)













评论

热度(1285)